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260、除了我,谁会爱你(十八)

正文 260、除了我,谁会爱你(十八)

 热门推荐:
    凑巧的事情便是老村长姚长顺的儿子姚成刚在中间隔了好几届之后的现在,也当上了村长;老支书姚一贵的儿子姚强也当上了新支书。

    这样的事情在村子里来说也是正常的事情,毕竟村里人口也不多,有能力的人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大家在选举的时候难免也会选择家里有当村官经验的人,免得选个糊涂又没有经验的,到时候还是累得村里各项事务无法正常进行。

    当然,这个和童心兰重点关注他们没有关系,只是她特意留意了他们的现在的关系罢了。

    现在大家都关灯睡觉了,老支书家里说了些当年的事情,却没有童心兰关心的话题,之后他们便熄灯睡觉了。

    而老村长家里这边却没有这么和谐的气氛了,让小一辈的都各回各屋之后,老村长姚长顺拄着拐杖在院子里吧唧吧唧的抽着烟。

    姚成刚走到他身后,问道,“爸,你放心吧,这件事情闹不大的,肯定是有小孩子捣乱,咱们过去也没有看到发生什么事情嘛。”

    老村长放下叶子烟,对他说道,“恩,你要好好的将村民们的情绪稳定下来,免得事态闹得严重,眼看农忙就要到来了,不能让大家因为这些闹剧耽搁了农务。”

    “爸爸,我知道了,我又不是才当村长,你也退休那么多年了,还殚精竭虑的为村里人着想,又没有人给你发工资发奖状。”姚成刚开玩笑的说道。

    “做村长就要为民办事,我这一辈子,都贡献给了村子啊,哪里放得下,哎,想起了这些年的事情,有些睡不着,你先去睡吧,我出去走走。”姚长顺在家里也是说一不二的性格。姚成刚知道父亲当年任上发生了命案,现在都没有破,至今也放不下。

    现在被人提起,姚成刚也不敢打搅自己父亲出去走走。他父亲这些年只要一想起当年的事情,总是夜不能寐,时不时就会大半夜的出去走走。

    姚长顺对村里的道路十分了解,毕竟走走了60多年了,闭着眼睛也能知道下一步踏在哪里。所以姚成刚也不担心父亲会迷路。

    借着月光,姚长顺拿了个手电筒就离开了院子。

    见他离开院子,童心兰知道兴许自己引蛇出d的计划成功了。

    她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在全村各个角落都安装监控,这一路上是没法监控那老村长要做的事情了。

    所以,童心兰背着贴身背包离开了祖屋,远远的跟上了姚长顺。

    姚长顺绕着村子走了一圈的路,看起来就是按照多年的习惯在巡视村落,但是最后,他还是去了姚小翠遇害的地点。

    姚长顺对着翠儿遇害的地方跪了下去,“翠儿啊。你是真的回来了?你莫怪我啊,莫怪叔叔我狠心不抓那罪魁祸首,那孩子、当初、也只是个孩子啊,要是将他交给了警察,他就没有未来了啊。”

    “他是个好孩子的,学习成绩那么好,村里大人都叫你们跟他学习呢。要不是那杀千刀的录像厅放少儿不宜的碟子给他看,他哪里会做错事啊,翠儿,你没有未来。但是他会好好替你活下去,见识这个新世界,以后他死了,下来会好好的给你赔罪的。替你讲这些年的事情。大爷我今天就来给你告个罪,你就好好安息吧,不要再来扰乱村里的安宁,你看你父母为你哭的多惨啊,你怎么能忍心看他们悲伤流泪呢。”

    呵呵,果然这个村长知道一些事情。那个孩子会是谁呢?

    听他这么维护那个人的样子,肯定是他至亲之人。

    边听着姚长顺叽里咕噜的说着开导“翠儿”的话,童心兰眯着眼睛回忆起来。

    从姚欣兰的记忆里,将姚长顺家里人都梳理了一遍,突然她发现了一件事情,学习成绩好得让村里人都羡慕的人那不就是姚长顺的二儿子么?

    当年事发的时候,姚长顺的二儿子姚成知已经上大学了,算起来是大一下学期五月份的时候。

    如果是他突然回到村里犯了事儿,那么,的确不会有人怀疑他会出现在村子里,毕竟他当时应该是在远在市里的学校上课的。

    谁会想到一个大学生会悄无声息的回到村子里来做下这样的案件,村长发现了,但是他选择了保护他的二儿子。

    同期为官的村支书或许联想到了什么,但是处于一些原因没有将真相说出来,这也就能解释当初那些意外了。

    想到这里,童心兰趴在草丛里,憋着嗓子说道,“呜呜呜,成知哥哥害死了我,我为什么要原谅他,恨他,恨他~”

    骤然听到寒彻人心的女声说出仇怨的话语,姚长顺吓得一把坐倒在地,脸上竟是惊慌失措,“什么牛鬼蛇神在作怪,快快现出原形来,现在可是新社会,我们不信封建迷信的。”

    “村长叔叔,你也下来陪我吧,翠儿好怕,翠儿好冷,来吧,陪我。”说话的时候,童心兰使出三分力度,学着从柴十三那里学来的扔暗器手法,朝姚长顺的麻x扔去,索性戴了夜视镜,不然童心兰也没法保证在夜里能看得清关节。

    姚长顺只觉得背后突然被什么摸了一把,他浑身便发麻发冷了起来,他无力的趴在地上只有嘴巴还能说话,“翠儿,饶了叔叔吧,也饶了二哥哥,他早就已经改过自新了,知道对不起你,现在他也做公益事业,照顾孤苦聋哑儿童,是个大好人了啊,翠儿~”

    “他会不得好死,你也会遭到报应的。”听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童心兰也不准备继续逗留,就怕做多了会露出马脚,赶紧撤离。

    而那姚长顺,童心兰临走之前,将他敲晕之后又在他x位上扎了一针,让他口不能言、手不能写。

    做好了这些事情,童心兰甩甩手就走了,至于这个包庇犯罪分子、明知凶手却不说,让事态越发严重的老年人,她是一点同情心也没有的,就让他在这里躺一宿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