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262、除了我,谁会爱你(二十)

正文 262、除了我,谁会爱你(二十)

 热门推荐:
    ps:一会儿替换正确章节,今晚的两章先不要订阅!明天再看,最近订阅掉的厉害,掉了近一半,橙子没办法,不然房租都交不上了,哎,希望大家支持一下正版吧,tat。

    但是现场人太多了,童心兰一个人也没法一双眼睛将所有人的面部表情都分析一便,只能录下之后晚上慢慢解析了。

    虽然谣言的传出势必会在这些受害者的家长身上撕开伤口,但是她有把握抓住那害人的畜生,到时候定然会给他们一个交代,撕开了伤疤,挤出脓疮才能让伤口恢复的更快。

    事情闹得太大,现任的村长、村支书兵分两路去翠儿、淑珍两边,让围观的村人各家人回各家,不要看热闹。

    “翠儿娘啊,孩子已经去了这么些年了,国家宣传的是破除封建迷信,你就不要相信那些人搞得鬼,回家好好带你现在的娃娃,这比什么都好,不要总是失去了才知道惋惜,是吧,回家吧,这些玉米也也快到了收成了,一点就容易烧山啊,意思意思的烧点钱纸蜡烛香,不要弄这个别墅啊、车子了。”

    “村长啊,你说的我都知道啊,但是翠儿好可怜啊,听到消息,我怎么能忍得住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这里啊,呜呜,我当年没有保护好她,让她受了苦,遭了罪,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么点事情了,孩子叫冷,我要再给她捎两件衣服,让她在下面过的好一点。”翠儿的娘也不过16年不见,现在哪里还能见得当年那壮实村妇的影子,看起来已然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想来这些年夜间想起翠儿的事情也是夜不能寐,愁苦悲伤,老的就快了。

    “警察同志这么些年都不给我们个答案,我家翠儿似得冤枉,死的苦啊,成了孤魂野鬼。阎王爷也不收啊,我这个做爹的也是对不起她啊。”翠儿她爹,一个大男人也是摸着起了皱纹的眼角哭嚎。

    周围看热闹的村人,年轻一辈的看得心酸。不忍接着看,而年老一些的则是嗑瓜子看热闹的架势,拉着自家孩子讲当年。

    “我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明天我再去镇上问问警察同志,看看最近有进展没有。翠儿她娘啊,你也不要哭了,你这一哭啊,我爹若是知道了,会自责的,他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任期里没有保护好村里的孩子啊。”村长姚富贵说道。

    “恩,知道了,老村长为我们好,当年带着大伙儿满山坡的抓坏人,摔坏了腿。他是个好人,我们这不是在责怪他,埋怨他,我们只是想在这里看看孩子啊,看看能不能感动阎王爷收了我们翠儿,让她去好好投胎啊。”翠儿他娘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自然是迷信的,现在一心只觉得孩子出来叫苦肯定是死的太惨,没法安生投胎才会出来哭。

    “翠儿啊,娘知道你死的苦。你就告诉娘,是谁害了你啊,娘去给你报仇,把那个混蛋抽筋扒皮。将你受的罪都让他体验一遍,翠儿啊,你就出来见见娘啊,太阳马上就下去了,娘就在这里等你,你出来啊。”谁也拉不走意志力坚定的翠儿家人。16年的执念,也不是村长、村人三言两语就能劝得动的。不烧钱纸蜡烛香,他们也能跪在这里等。

    大家听她说的渗人,天色也着实暗了下来,好些个人搓了搓胳膊,看了这么久的热闹,现在想想也没个意思,一拖一的带着身边么的人往家里走,不想再看这个注定只是闹剧的热闹了。

    童心兰再次在心里向这两家人道了个歉,她没想到她们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这也让她抓坏蛋的决心更足了,那两个孩子也是死得惨的,花骨朵般的年龄还没来得及绽放就被人强行折断,对比起来,姚欣兰虽然没死,看起来是幸运的,但是也一直活在噩梦里,她倒是巴不得像那两个孩子一样的死去,懵懂无知的死去,不用知道自己遭遇了怎样的侮辱的死去。

    童心兰也说不清楚谁比谁幸运,反正,现在姚欣兰也是如愿的死去了,这一切都是那罪魁祸首造成的。

    虽然翠儿他娘是一直哭泣着召唤翠儿,但是童心兰并不想吓唬她,没有放故弄玄虚的录音。

    到了晚上,翠儿他娘还是被闻讯赶来的娘家人强行带回了家,淑珍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

    事情进一步闹大,到了晚上,各家除了饭桌上聊聊,回到卧室之后也开始讨论了起来。

    这下子,童心兰重点关注的人家,也开始了窃窃私语。

    是的,童心兰怀疑的对象有几家,但是排除之后,现在重点关注的两家人便是当年的老支书和老村长家。

    倒不是说老支书和老村长有犯罪嫌疑,而是他们当年的做法,看起来是附和他们的角色,但是童心兰还是感觉的出不妥当。

    他们都似乎是知道什么,但是不想说,刻意在避开,看起来是在配合警察同志查案,但是……

    若说他们只是不想在自己任期上招惹大麻烦,但是村长村支书也不是总统、总理这些职务,看业绩看领导能力什么的,只要是村里被人信服的人,即便村里发生了这样的命案,只要不是他们自家人干的,是不会影响他们的连任的。

    尤其是当年的农村,但是老村支书就便显得不想沾手这件事,搞得十分胆小怕事的模样。

    给姚欣兰父母写的信也是含糊其辞,不讲究实事求是。

    他在怕什么?还是隐藏什么。

    是因为隐藏什么感到害怕,还是因为害怕才去隐藏秘密?

    是因为他自家人做下了这件事情,还是比他官儿大的人家里人干了这件事?

    而老村长家,当年则是表现的十分积极的,只是姚欣兰自己陷入了惶惶不可终日的情绪里没去分析这些,但是童心兰将她看到的都记在了心里,慢慢的分析。

    老村长家是很积极的,积极太过分了。

    的确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村长带领村民去漫山遍野的搜山是本职,但是听的那些村人说他好几次不带人、一个人独自巡逻村子、去山头看,甚至最后摔坏了腿。

    两个村里的最大领导,表现各异的啊,综合一下说不定才是正常的反应,但是这样子确实欲盖拟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