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264、除了我,谁会爱你(二十二)

正文 264、除了我,谁会爱你(二十二)

 热门推荐:
    ps:首先,橙子向大家道歉,没有提前说要发防盗章节,但是订阅的妹子也不要伤心,你们花的钱没有白费的,橙子替换上了正确的章节,但是还是要说一声对不起。

    再来,便是祝大家平安夜快乐,约会的妹子们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不要给男人伤害自己的机会。

    感谢:司慕浅沉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司慕浅沉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天庭明朝大侠分身

    赠送了礼物588起点币香囊

    天庭明朝大侠分身

    赠送了礼物100起点币平安符

    天庭明朝大侠

    赠送了礼物100起点币平安符

    司慕浅沉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正要报警,童心兰却想起报警可能给孩子带来的影响。

    本来孩子和她的家人都不知道孩子被这个男人如何过,如果报警了,即便姚成知被抓了现行,去坐牢。

    可这结局对于孩子已经遭受的那些伤害也无济于事。

    反而会让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孩子的家人在受到周围人的影响之后,将来会怎么对待妙妙?

    现代社会比以前开明了许多,但是也还是有许多嚼舌根的,妙妙心智残缺,却知道其他孩子嘲笑她所以不开心,那么那些大人的恶意也会让她不安。

    童心兰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她亲自去解决吧。

    让法律和警察来处理,势必要公布她接下来要录的视频。然而她并不想看着孩子被……,公开这样的视频,让孩子受到侵害的事情被公开审理,怎么看都会对受害者造成长久的伤害。

    而她只是个过客,帮这些孩子将这畜生打理了,还孩子一个清净干净的世界。

    这种人渣活着就是不断的作孽,算了。原计划取消。这种人不配得到公正的审判。

    放下电话,童心兰又看了眼视频,姚成知还在慢悠悠的脱袜子。这次是她计划不周了,她的确没法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受罪,就为了录下这样的视频报复姚成知。

    因此,童心兰从背包里拿了把刀就从房间里冲了出去。

    房门是往里开的。童心兰刚开门,外面一个黑影就窜了进来。并将童心兰逼退回了屋子。

    童心兰心中大惊,将匕首抽了出来就朝那人挥去。

    那人身手也不错,不是童心兰才锻炼了几天的体力能应对的,童心兰三两下就被那人反手压在墙壁上。

    “你是谁?”难道说姚成知发现自己在监视他。派人来干掉自己?

    不可能啊,监控的时候没有发现姚成知发现自己啊,童心兰挣扎了一下。却根本无法撼动身后男人束缚住自己的双手。

    “别动,我不会伤害你的。姚欣兰。”男人说话的时候,稍微放松了些许力道,让童心兰不会那么难受。

    他知道姚欣兰的名字,是谁?

    童心兰左右想不明白,只好顺着男人的意思说道,“你放心,你放手吧。”

    男人感觉到了童心兰的配合,放开了擒拿手。

    童心兰转过身,这才看清楚了刚才缚着自己的男人的模样,吃惊道,“你,你是那个警察?”

    “是的,我叫杨一诚,上次我们在派出所见过。”男人扯了扯刚才与童心兰打斗时候扯乱的衣服,回答道。

    “哦,我有事,如果你要告诉我姚志宏的情况,请你在这里等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怪不得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童心兰心里松了口气,她没心思和这个警察说姚二柱的事情,那个人的死活关她屁事。

    “等等,姚欣兰,我知道你的过去,也知道你在姚家村做了什么,姚长顺老村长的事情是你做的吧?”杨一诚拦住又要开门的姚欣兰,问道。

    “老村长怎么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请你让我离开。”童心兰不相信杨一诚有证据,即便有证据那又怎么样,她又没有杀人放火,难不成他还懂点穴?

    “姚欣兰同志,我希望你能好好的配合我,我知道你为什么追到这里来,你是追着姚长顺的儿子姚成知来的吧,你怀疑他就是当年侵犯你的那个人是不是?”杨一诚挡在门口,就是不让童心兰离开。

    “呵?几百年的没有破的案件,今日杨警官怎么旧事重提啊?”要说姚欣兰对于案件十多年都没有破没有怨恨,那是不可能的,童心兰心里的火苗“嘭”的一下子就窜了起来。

    “姚欣兰同志,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没有破的案子我们警察肯定是一追到底的,不算是十年二十年,我们总会给你们一个答案。”杨一诚当然听得出童心兰言语中抱怨的情绪,作为警察自然是要捍卫自己职业的。

    “十年,二十年?哈,黄花菜都凉了,你知道那些人犯下的过错,对于受害者是怎样的一种伤害么?一辈子,没日没夜,日日夜夜的噩梦,只要闭上眼睛,就是他们的狞笑,他们的粗暴,地狱似得梦境每天折磨着我,明明不是我的罪,但是承受折磨,承受风言风语的人只有我,他们呢,即便是坐牢了,能判几年?出来后还不是好汉一条换个地方还不是娶妻生子,亦或者继续祸害众生。”童心兰已经脑海里都是姚欣兰的噩梦,她激动的想将姚欣兰的痛苦述说。

    “这是法治社会,他们会得到法律的制裁的,你不要做傻事,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警察。”杨一诚见童心兰越发激动,双眼散发出仇恨又绝望的目光,让他的心也被拉入地狱。

    “啊,交给你们警察?你们有证据了么,能抓他么?”童心兰讽刺一笑。

    “总会找到证据的。”杨一诚想起总是没有进展的案件,捏了捏拳头,不太有把握,但是却保证道。

    “没有我做的那些事情,你能查到姚成知么?你们做什么都要按规章制度办事,追求法律上的公正与公平,但是对于他们这种人没用的,我见得太多了,他们需要的不是法律的制裁,受害者需要的也不是他们坐个劳枪毙就能补偿的,我们需要的是,让他们痛苦千百倍血债血偿”童心兰做律师的时候也见证了太多的受害者,当时的她只能站在法律的角度让那些凶手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受害者就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么?不能。

    当时她只是个旁观者,但是现在,她亲眼见证了案发的整个过程,也继承了受害者日日夜夜的噩梦,她对于受害者受到的伤害有了更深刻的感受,对于那些凶手的残忍卑鄙的理解,再也不是受害者加了情绪的述说也不再是警察验尸之后的一纸虽然公正却冷冰冰的报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