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269、除了我,谁会爱你(二十七)

正文 269、除了我,谁会爱你(二十七)

 热门推荐:
    警察对于童心兰的不配合十分头痛,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她没有闹出人命,而受害者还真的不追究她“故意伤害”的责任。

    虽然她在外面当着县电视台的记者“胡诌故事”造成了一定的不好的社会影响,但是童心兰知道这个世界并没有谣言转发500条就要负法律责任,所以她十分心安理得的对警察解释了她两边说法不同的原因。

    就是为了玩儿啊。

    是的,童心兰用上了无赖的手段。

    那个姚成知不就是仗着自己当年犯案的时候已经将所有的证据都毁了,受害者也死了两个,只有她这个当年也没有看清楚凶手模样的人的证词,也没有办法判他得罪,而这些年他祸害的孩子,真的要一个个去查,那也是不科学的,那些家长根本就不会配合。

    所以,姚成知才会耍无赖。

    他耍无赖,童心兰就跟他学咯,死磕。

    不然两个人可以互相告啊,一个告对方性/侵了自己,一个告对方对自己造成了极大的身体以及心理伤害,呵呵,童心兰可以不要脸,姚成知还要脸呢。

    即便姚成知将童心兰死磕进去了牢里,童心兰也坐不了多久的牢。

    再说了童心兰可有分寸了,那些蜜蜂实际上并不会真的让姚成知变成太监,这个只是会让他将来一冲动,看到变大的那玩意儿,就回忆起恐怖的经历,呵呵,折磨死他。

    所以,姚成知,在医院住了一周的院之后,那处就消肿了。

    他在县医院可是名人了,帮他敷药的护士们,相信电视台新闻的,莫不雪上加霜的加重擦药的手劲,即便是不信的。也觉得他这幅一直直立不会疲惫的玩意儿很搞笑。

    姚成知哪里会不知道自己被这些女人嘲笑呢,天生短小的他,最介意的就是比人嘲笑他那里短小了。

    在乡镇上中学虽然也住校,但是那时候的乡村孩子还不大懂这些东西。比较纯,而一去上大学就不行了,外面有放“科普片”的录像厅,多少学子在大学学习知识的同时,也不忘去录像厅取经啊。

    所以。大小、长短之对比,在大学里面就愈演愈烈了。

    兴许只要是个男的只要有机会都会比一比巴。

    上厕所的时候,一个扭头就能对比一下隔壁的了。

    亦或者,在公众澡堂里面洗澡的时候,低个头就能看到隔壁那兄弟的家伙。

    那种被同性男性嘲笑的滋味不好受啊。

    再说,同样去取经之后对男女之事开窍了的姚成知也欲/求不满了,他一开始也不是那么在意大小的,但是被学姐嘲笑之后,他对那些男同学比对胜利之后的笑容就更难接受了。

    相应的螺丝就要进同样大型号的螺帽,不然就是不配对的。姚成知在拧螺丝的时候突然明白过来。

    他的小螺丝就要配小螺帽,但是城里的孩子各个人精似得,他也没胆子在不熟悉的地盘做坏事,借助大学提前放五一劳动假日的时候,潜回了家乡,对遇到的姚欣兰下了黑手。

    这些年,他在小螺帽身上找到了自信和快感,他已经多年没有再次听闻别人的嘲笑了。

    护士们的笑容让姚成知想要弄死她们,可,他现在没那么容易冲动了。只能忍。

    他会落得如此地步都是姚欣兰的错,他要快点好起来,到时候去折腾姚欣兰,不要以为这次害了他。就能一辈子玩弄他,这次他不过是没有警惕之心才会落入了姚欣兰的陷阱罢了。

    犹如童心兰猜测的那般,姚成知在伤好之后,并没有状告童心兰的伤害罪。

    这时候,知道所有人都被姚欣兰和姚成知角力给玩弄了的杨一诚是在是看不下去姚欣兰继续折腾自己了,去监狱将她保释了出来。

    童心兰惊讶的看着杨一诚。她还以为自己会在监狱待个十天半个月的呢,即便是有人来保释自己,那也可能是被警察通知了的姚大鹏,却没有想到是杨一诚。

    嘛,姚大鹏总是在外面跑工地,警察通知不到他也正常,而姚欣兰的母亲顾春芳,她是肯定不会来接她的,这么丢脸的事情,顾春芳怎么可能会来。

    而姚欣兰的老公姚二柱也在局子里拘留着呢,呵呵。

    童心兰突然觉得姚欣兰真是可怜的要死。

    将童心兰带出了监狱,杨一诚带她到了一个面馆,叫了两碗臊子面,“吃吧,幸好你还有分寸,当时我还真怕你把他宰了。”

    童心兰不客气的拿起筷子拌着面,看着一脸寒霜的杨一诚说道,“怎么可能宰了他,这么快让他死,不是便宜他了?”

    “呵,你还当我是夸你怎么的,还飘起来了~”杨一诚分开一次性筷子,互相搓了搓,将筷子上的碎屑给磨掉,磨下好些白屑,“我都说了,这些事情交给我们警察来查就好了。”

    “在你们查出来之前,我不会让他轻松的,你们最好快点,可别到时候我已经玩死他了。”童心兰夹起一筷子面,开心的对着杨一诚就是一口咬下,似乎咬断的面条就预示着姚成知的未来。

    “你竟然敢威胁人民警察。”杨一诚由此联想起一些不太好的画面,脸色有些尴尬。

    “我才没有,我是在实话实说。”童心兰呼哧呼哧的吃着面,又给面里面加了两勺子红油辣椒。

    “那你就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好让我能提前阻止你犯下不可挽回的罪过。”杨一诚觉得父亲当年既然是希望破案、保护这些孩子的,那他虽然是赌气般的当了警察,现在也还是要继承更多父亲的没有做完的事情才算有始有终吧,就当他为当年太小不懂父亲犯下中二病的一丝弥补吧。

    童心兰夹着面条的动作一顿,想了想,扯嘴笑道,“一会儿,我准备去医院看看姚成知,感谢一下他的不告之恩。”

    “笑得怪难看,牙齿上有辣椒,你去看他,不会送毒苹果吧?”杨一诚也没有想到童心兰会真的告诉自己,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应对她接下去的计划。

    “当然,我要去告诉他,我现在过得很幸福,有个爱我的老公,才不是他说的嫁不出去呢。”童心兰邪气一笑,吹了吹原本就没了热气的面条,再次吃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