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292、大师,我美么?(九)

正文 292、大师,我美么?(九)

 热门推荐:
    慕容婉玉之所以会对戒色大师刮目相看,当然不仅仅因为对方是个帅和尚,主要还有一种棋逢对手的兴奋感。

    这可是封建迷信的古代,这个整天打坐、念经、超度所谓亡灵的和尚竟然不信鬼神,不会被她那些花招吓唬到,反而从中追寻到了一些线索,差点查到了她的身上,所以她才会逗着这个戒色大师玩儿吧,童心兰如此猜测道。

    自古药物都是双刃剑,即是毒也能是救人命的灵药,戒色大师对毒的研究十分在行。

    上一世他只是听到哭泣的慕容辛兰询问老天,破碎的说出家中人中邪而亡的情况便猜测她的家人恐怕是中毒,并非什么中邪而亡。

    只是当时郭羡蓉以及其他下人的尸体已经被焚毁,因为那被找回来的道士说中邪怨恨而死的人会死不瞑目,唯恐会尸变,变成吃人的僵尸为祸京城,所以是一点证据都找不到,一众受害者的尸体就那样被破坏了。

    现在她唯一的希望便寄托在戒色大师身上了,童心兰脚上生疼,跌跌撞撞的进了禅院,拦住小沙弥问道,“小师父,请问戒色大师在么?”

    “戒色大师在隔壁护国寺,这位施主找错寺庙了,阿弥陀佛。”小沙弥双手合十抱歉的说道。

    “你别哄我,我知道戒色大师平日就在这边参禅,小师父人命关天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果不是遇到紧急情况,我也不会来打搅戒色大师的修行的,求求你,带我去见见他吧,我给你跪下了。”童心兰现在也是着急啊,她现在也是慕容辛兰,明知自己母亲就要死了,哪里还能冷静。

    小沙弥手足无措的看着就要往地上跪去的童心兰,伸手去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女施主,跪不得,跪不得啊。阿弥陀佛。”

    “悟行,让她进来吧。”正在两人处于胶着状态的时候,一个低沉又磁性的声音从大殿后方传来。

    童心兰抬眼望去,大殿后方玉兰树下一个身着袈裟的背影挺直而立。

    绕过小沙弥,童心兰追了过去。站在背影身后说道,“戒色大师,求您救救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她,她中毒了,我知道您通晓医理,求您务必随我前去救救她,拜托了。”

    就在童心兰情不自禁又要跪下去的时候,对方转身伸手做了个虚扶的动作,单手作揖道。“我自当随你前去,施主请带路吧。”

    童心兰惊讶的抬头,只见这个和尚的确如慕容辛兰记忆中那般好看,一般来说有头发的人能掩藏很多脸部和头部的缺陷,还能凹造型,这样被修饰过的脸才会更帅,所以平头和光头很难出帅哥。

    但是平头和帅哥才是检验帅哥的最佳发型,这个戒色大师脸颊如雕刻版俊逸,却不会显得刻薄或者太过刚强,反而让他看上去十分坚毅。充满了男人味。

    或许就是因为他太帅了,戒色大师的师父才会给他取个戒色这样有点暧/昧的发号吧。

    童心兰是真的没有想到戒色大师真的会这么好说话,虽然在记忆力看到的,那个大师也是对慕容辛兰很好。听她这个陌生人倾诉,后来更是去她家帮她证明她不是灾星降世。

    但是,她只以为戒色大师也是想验证那些人的不自然死亡,有侦探追寻真相的精神才会帮忙的,可是现在看来,他似乎是性格太好了。遇到有困难的人,都会出手帮忙的性格么?

    不管如何,既然对方答应了,童心兰赶忙站直身子,就要带戒色大师回国公府。

    哪想到起身太快,童心兰的脑袋一下子撞倒了弯腰虚扶自己的戒色大师下巴上。

    啊,闯祸了!童心兰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有没有伤到你?我只是太着急了。”

    “无碍,令尊有难,我知道你心中焦急,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帮你的,带路吧。”戒色大师揉了揉下巴催促道。

    戒色大师的话让童心兰安了心,转身就往外跑去,遂不知,跟在她身后的戒色大师的眼神越发深邃。

    原来戒色和尚已经看到了她越发殷红的鞋袜上,那一看便是血y浸透了鞋袜,染红了鞋袜才会这般。

    若非这般,戒色大师也不会都不问清楚对方是什么病症、家住何方,就这么快答应和她去看她母亲的病了。

    那小沙弥早已经备好了药箱就要递给戒色大师,童心兰知道那是戒色大师一会儿要给母亲看病使用的东西,提前一步接在了手里,谨慎小心的抱在怀里,一窜就来到了马车跟前。

    “大师,你先请。”童心兰邀请到。

    戒色大师也不客气,迈步登上马车。

    童心兰在小枝的帮助下上了马车,马车的车夫已经被童心兰事先吩咐的小枝给支走了,所以现在驾车的就成了童心兰,她不能让外人知道她带了一个大师回了国公府。

    之后,一行人又急匆匆的往国公府赶回。

    虽然小枝很是好奇自己家小姐什么时候学会了驾车,但是也有可能是以前那些姐姐陪伴大小姐的时候,大小姐跟着几个弟弟学的驾车也不无可能,小枝也没有多想,毕竟不是从小跟着慕容辛兰一起长大的丫鬟。

    路上,童心兰将郭羡蓉所中之毒的一些特征说与戒色大师听。

    戒色盘坐在车厢里,听得十分认真。

    到了国公府,童心兰用从朱嬷嬷处多要来的那块令牌乘着马车从后门进了府。

    马车不能进内院了,童心兰抱歉的递了一条女士用披风给戒色大师。

    没办法,男人进了后院,又不知道会被人传成什么样子了,她也不想让慕容婉玉盯上戒色法师,这样或许会再一次的害死戒色,这样的话,童心兰都觉得自己有罪了。

    戒色大师看了看与自己袈裟差不多颜色的红艳艳的披风,微微摇了摇脑袋,还是认命的披在了身上,从马车上下去的时候,童心兰还小心的在身后将帽子给拉上,盖住了大师锃锃发亮的大光头。

    “戒,恩,大师,多有得罪了,请别介意啊。”童心兰尴尬的笑了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