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13、大师,我美么?(三十)

正文 313、大师,我美么?(三十)

 热门推荐:
    诸位皇子什么时候得到消息知道自己老爹死了,童心兰不知道,反正,在他们要求返京的时候,六皇子已经登基为帝了。

    他们已经错失了良机,无论是疏通关系私自逃离皇陵想要回京闹个明白的废太子,还是里应外合带着私兵闯出来的四皇子,正好因此被皇后以及新帝找到借口贬为庶人,让他们永远在皇陵守陵。

    看到两位兄弟的下场,其余三个皇子乖乖的按照先帝的命令的闭门思过到了足够的时间,这才回到京城。

    此刻什么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至于以为自己任务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就等着熬死慕容婉玉的童心兰,也遇到了自己意料不到的事情。

    那登基的新帝,竟然会是戒色大师。

    哦,他现在已经还俗了,不叫戒色了,他的俗家名字叫做李恪,正是小时候一出生便被先帝下毒,用以威胁皇后听话的那个棋子。

    这其中的恩恩怨怨,童心兰以前有些搞不明白,现在却似乎懂了,为什么那个国师侯训庭会那么支持慕容婉玉弄死戒色大师,也许,并不仅仅是因为恨屋及乌吧。

    现在,这一切的结果都是好的,戒色没死,不管他是以和尚的身份活下去,还是以皇帝的身份活下去,反正,慕容辛兰的愿望是达成了。

    国公府也没有被慕容婉玉害死一个人,好吧,小甜那丫鬟不能算国公府的人。

    虽然有些震惊,童心兰还是很快的就接受了戒色便是新帝的事实,参加了新帝的登基大典,童心兰又回到圣女宫开始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生活了。

    偶尔也去看看那越发神神叨叨的慕容婉玉。

    有些事情,童心兰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她做着圣女应该做的职务的时候,总会有个人默默的来看她一眼,却从未打搅她。

    李恪登基也已经有三年了。对于一个24岁的皇帝来说,没有子嗣已然是十分严重的问题了,更严重的是,他也从不纳妃。

    这一天。已经荣升为太后的皇后,让人将李恪请了过来。

    太后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喝了一碗汤药之后,让宫女擦干净嘴边的药渍之后,说道。“恪儿,娘亲知道你责怪我,你本一心向佛,不想再回到这个肮脏的宫里,你以为你一再示弱、一再的表示自己丝毫也没有当皇帝的意思,你的父皇、你的皇兄们就真的会放过你了么?”

    “当年,前任国师初接国师之位,为了稳定他的地位,也为了搞个大事件让朝廷重视他,便说代表你的星辰盖过了帝星的光芒。呵呵,这件事情无论真假,李祺那老儿自然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所以,他是真的想要弄死你啊,恪儿。”太后看着李恪古井不波的面容,心里发苦,没有母亲看到自己初生的孩子被人下毒还能不恨、还能不怨的。

    听她这么说,李恪果然露出惊讶的表情,“娘。他竟然是为了那个神g的话,为了这么个理由要杀我,而不是为了保住他心爱女人生下的大哥的继承权?”

    “恪儿,你在护国寺老主持身边成长的太过单纯了。娘亲当年也没有什么力量报仇、娘亲只想保护你,只能偷偷将你送去护国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人会猜得到,我竟然将年幼的你送到了寺庙里,还是皇城根儿下的寺庙里。那里没有r娘、没有宫女,没有人照料你,这些都是娘亲没有本事,娘亲害怕告诉你实情,到时候反而会害得你思虑过重,犯下大错。”

    “虽然占星之事已经许久不曾被人提起了,但是那些皇子背后的人根本就没有放弃过除掉你,这些年过去,他们早就查到你的身份,也做好了准备要除掉你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娘亲不能再一次看着你去死。”

    “我只能先发制人,将一切都扼杀在摇篮里,娘亲将一切的一切都做好了,你若是不坐上这把龙椅,你觉得,你哥哥他们,会放过我、会放过你么?”

    “这就是娘亲喝下剧毒,引我入宫,*我登基的缘由么?”李恪眉头紧皱,已经过去三年了,现在他还能记得那一夜,母后带着放了毒药的煲汤送去给父皇吃,两人同时吃下了毒药,同时毒发吐血。

    先帝李祺原本就被几位皇子气的不太舒服,吃了好些天的药了,吃了这个剧毒,毒发的比皇后快得多。

    李恪听说自己母后中毒了,当时,他还根本不知道是母后自己下的毒,还心急火燎的入了宫,中了计。

    母后这么做,为的就是一箭双雕。

    一是杀死先帝,二是骗他入宫。

    帝后同时中毒,同时病危,不会有人怀疑会是皇后下的毒的。

    而且,她早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只等着他进宫,顺理成章的将他推上皇位。

    李恪觉得心好累,虽然,或许他可能是第一个完全没有自己宫斗过,就搞死了父皇、废了太子皇兄、贬了皇兄、当了便宜皇帝的人。

    但是,他真的没有想过要当皇帝啊。

    小时候,他只想当好和尚,师父说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是不对的,是消极抵抗的,当和尚,那就该有悟性,去参透万事万物的根本。

    后来,遇到了慕容辛兰。

    那是师父说的他的劫难。

    现在想来,也只是他当时的一厢情愿,慕容辛兰每天都完美的执行着圣女的工作,毫无杂念,心也不在凡尘情事上。

    反过来说的话,他才是她的劫难吧。

    母后害了这个姑娘的一生啊,原本她是能在疼爱她的父母的打点下,嫁个爱她、护着她的夫君,生几个儿女,过完热热闹闹的一生。

    结果,却因为他没有接受母亲的计划,去成为那个真正的光芒盖过了帝星的星辰,那就是传说中的天神亲临。

    拥有皇子身份的他,若是真的接过了计划中主角的部分,一步步去完成了祈雨、聆听等等步骤。那将是什么盛况?

    他的荣耀将直*先皇,老百姓以及官员们对他的推崇能让他成为无冕之王,到时候无论先帝愿不愿意、先帝也只能退位给他。

    但是,当时他真的没有当皇帝的意思。拒绝了母后的计划,闭门在寺庙中念着心经。

    如果知道当初的拒绝,会害得慕容辛兰会被母亲选为任务的执行者,他最终还是难逃母后的算计成为皇帝的话,或许他当初会同意母后的要求吧。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默默的去看那个因为他的拒绝,失去了自由、只能守着神像的少女。

    自己当和尚的时候,并不觉得常伴青灯有什么孤寂可言,那对于从小就当和尚的他来说,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然而看着一个曾经活蹦乱跳、有着美好未来的女孩子,每天见完了拜访她的人就开始老僧入定,李恪觉得心里很难受,他多想替她承受这样的折磨啊。

    当然,童心兰并不知道李恪在想什么,她也并不觉得一个人呆着有什么无聊的。闭目养神的她,正好能梳理梳理这些世界的一些技能,太久不用容易忘记,看看能不能寻找一些出来,在今后的圣女工作里用用。

    “母后都是为了你啊,恪儿,母后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只盼着你好好的,母后也不说让你为李家开枝散叶,母后只是希望。在死前,能抱抱皇孙,母后希望你能够答应我,好不好?”太后激动的想要拉着李恪的手。结果动的太过激烈,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母后,我再想想。”李恪离开太后寝宫之后,太后沉默了几秒,最终还是让人去圣女宫请童心兰进宫。

    童心兰作为圣女,可以不搭理一切男人的邀请。但是同为女人的太后的邀请,童心兰还是接受了,不仅仅因为太后是女人,更因为她总觉得自己遇上太后这个老狐狸,总是有些事情很难意料,这个太后很聪明,童心兰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亦或者什么时候,她又会不会将自己给卖了,那最好的话,还是什么都不参与,躲在圣女宫执行任务就好了。

    “太后娘娘。”童心兰作为圣女,自然不必给太后行大礼,只是颔首便可。

    太后定定的看了童心兰两眼,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指了指,让宫女给童心兰搬来了一张软凳。

    “坐吧。”

    童心兰不客气的端坐好,不知道太后这次叫她来做什么。

    “你们都下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太后虽然身子不好,宫里的宫女们却没有一个敢懈怠于她,不仅仅因为她是皇帝的母亲,还因为,她很不好惹,心思猜不透。

    就连太后身边的宫女们都猜不透她的心思,更妄论和太后没见过几次的童心兰了,童心兰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太后叫她来干什么,莫不是,想让她给皇帝说说,天神对于被自己庇护的大荣没有了正统继承人表示担忧么?

    童心兰心里开着小差,宫女们也纷纷退下,关上了门。

    这下子,太后终于说话了,也拉回了童心兰的注意。

    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太后问道,“咳咳,慕容姑娘,你恨我么?”

    诶?太后这又是来什么套路!童心兰浑身的汗毛都吓得立了起来,“太后娘娘,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应该恨你?”

    见童心兰不正面回答,太后笑了笑,“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我都清楚的知道当圣女其实并不是什么好差事,毕竟没有神让圣女服务,那在这里孤单的度过一生,实际上就是当尼姑了,远离了你的父母,远离了你的朋友,你甚至失去了嫁人的可能性,你难道不该恨我么?”

    童心兰不假思索,便回答道,“太后娘娘,其实我很喜欢这样既清静又能帮助他人的生活,至于父母,知道我们大家彼此都活着,对于我们来说,这便是最大的安慰,以及最大的幸福。”

    太后听得懂童心兰话里的意思,她当初找上需要盟友的她,便是想要保住家人,所以现在她自然也会为了保住家人,安心的呆在圣女宫中。

    这些也都是在她的计划中的事情。

    皇儿从来没有对谁特别过,或许这样的特别,当时的皇儿自己都没有发现,但是她发现了,恪儿动心了,虽然他很快又将那样的小心思给压制了下去。

    但是这已经足够,那是能将皇儿从佛门死板的教育中挽救出来的一个努力方向啊。

    然而,太后却也害怕单纯的恪儿的会被心爱的女人给控制,所以,她又将童心兰送到了圣女宫。

    其实,恪儿会觉得接受上天坛去祈雨,也是太后意料之中的事情,不然当初她不会那么淡定的,第一时间就将童心兰给推了出去。

    最开始,太后觉得回到宫中,享受到来了皇帝的权利之后,恪儿会变成正常的人那般,纳入三千佳丽。

    好吧,最开始,太后压根就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她考虑了朝中那些皇子的支持者会如何的反对恪儿登记,想到了如何帮助恪儿适应与众大臣周旋,却唯独没有考虑到,恪儿会不近女色。

    那不都是男人最正常的需求么?皇儿当了皇帝这三年,竟然连宫女给他换衣服都不愿意,更别说纳妾了。

    哎!

    在李恪去缅怀自己失去的美好念经时光、去看看自己对不起的女孩子的时候,太后显然是误会什么了,太后觉得自己找到了李恪真正不碰女人的真相了。

    一切都是自己造的孽。

    慕容辛兰有手段、有智慧、还有这些和先代圣女、假圣女差不多的知识,这样的女人嫁给恪儿当妃子,她真的是十万个不放心。

    为了让自己免除后顾之忧,她才将童心兰推去当了圣女。

    然而现在,这就是害得自己儿子绝了碰女人心思的唯一动力么?

    可是,慕容辛兰刚才话里的意思虽然是说当初是为了家人存活的权宜之计,但是太后还是听得出,她是真的很喜欢那圣女宫里的生活。

    太后觉得自己若是再不管管,自己死了之后,恪儿恐怕真的会选个王爷亲王的孩子继承皇位,就躲去寺庙里。

    现在能将他弄出来的,只能是他唯一动过心,却又被她送去当了圣女的慕容辛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