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15、大师,我美么?(三十二)

正文 315、大师,我美么?(三十二)

 热门推荐:
    “老国师自命非凡,母亲当年的手段老国师是看不上的吧,他觉得你贿赂于他是瞧不起他,便决定顺着你给的机会给你挖个坑,让父皇对我忌惮起来。”李恪说道这里不是不伤心的,若是母亲没有野心,不去给他造势制造什么祥瑞,那他恐怕真的能在母亲的照顾下长大吧,可惜,母亲要的不仅仅是有个孩子,她仅仅是需要一个能当皇帝的孩子。

    “父皇不喜我,威胁你,你又生出一计,让我中毒更深,让护国寺住持同情于我,收留我。”

    “这些记忆时常折磨着我,我不愿意相信记忆里的事情是真的,可是,后来你找到我,见到你那一刻,我真的吓到了,你和梦中那个喂我吃毒药的女子,一模一样。”

    “我不愿意认你,不是因为当和尚太久已经断却了七情六欲,而是我真的害怕你。也许保持着距离,你时不时的派人带来些许问候,我还能假装,我有个关心我的母亲,这样其实挺好的。”

    “你坚持了那么多年,我都以为你真的只是想念我了,就像其他正常人家的母亲那么想念离家的孩子那么想念我,甚至不会伤害我了的时候,你又做了什么?”

    “你亲自喝下毒药、你害死了先帝,你这是在用你的命来威胁我啊,摧毁了我对你仅剩的那一点关心和期待。”李恪的表情是痛苦的,泪水此刻已经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平时没有太多感情波动的人,一旦伤心起来,那是说明,他真的很受伤,他真的已经承受不住了。

    “你是我的母亲,我怎么能看着你去死呢,你十月怀胎生下了我,虽然不知道当时你怀着我的心情是什么,你都是我的母亲,你的生恩。我自当要报答的。”

    “人家都说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现在我呢?我只是当一天皇帝,批阅一天奏章,我不喜欢这里。不喜欢皇宫,我只想回去继续当和尚。但是你不在意我开心与否,其实,如果你有许多儿子,你就根本不会在意是不是我当皇帝了。对于你来说谁当都一样,只要是你的儿子就行,可惜,父皇不给你机会。”李恪知道自己现在的话可能有些恶毒,但是,他就是不吐不快。

    “你现在呢,你又将无辜的人牵扯了进来,你已经害了慕容辛兰一辈子了,她和我一样,失去了自由。被困在职责这么个圈圈里,一切按照别人的规定行事。”

    对少女的悸动,其实消失的很快,毕竟李恪是个成年人,不可能会将悸动就误会为是爱情。

    现在,他对慕容辛兰的关注,不过是因为对方的确像师父说的那般,与自己的命运相关,桃花劫似乎已经过去,但是现在又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然而。对方不自由,却享受着一方小天地里的自由,她的心是畅翔于天地的。

    他是和尚,却似乎还没有一个小女子豁达。在宫中是最大的当权者,却感觉不到一丝轻松,原本心中有佛,处处皆可为庙宇,处处皆可修行。

    难道现在,他的心中就没有佛了么?为什么就不能像慕容辛兰一样耐得住呢?

    所以。李恪是羡慕慕容辛兰的。

    “可是,对于这么听话的慕容辛兰,母后你都还要去迫害。”

    “更可怕的是,母后,你现在可是太后啊,但是你却用天下苍生的未来来*我,母后,若我不答应你的要求,你不给慕容辛兰解药,她一死,圣女一暴毙,天下会乱的啊。而你却不管不顾,照着你一直以来的性子,想做就做了,你就是笃定我,肯定一定以及肯定会听你的,是吧!”李恪说道这里,已经泣不成声。

    “说的那么严重做什么,我是你的母亲,怎么可能会害你,不就生个孩子么?有什么困难的,生孩子又不用你生,生孩子、传宗接代,难道不是你该做的事情么?即便你不是皇帝,是个寻常人家的男子,你也该生孩子啊。”天后避重就轻的选择对自己有益的话题,闭口不谈下毒的事情,后宫才是她该c手的地方,现在她提出来,也不会落人口舌。

    “母后,这根本就不是我愿不愿意纳妃、愿不愿意让人生下皇嗣的问题啊,我觉得,你和父皇这样给孩子下毒的人,根本就不配有后代,我也不想生下孩子让他遭罪,这个皇宫太恐怖了,将母亲扭曲成了地狱罗刹。”

    “我将来即便有了孩子,无论是我将孩子抚养到能接替皇位的时候再次出家,还是你觉得我不听你话、你像对待父皇一般一碗汤毒死我,然后母后是不是也会将对付我的招式、对待慕容辛兰的方式去对待我的孩子呢?”

    李恪不得不如此怀疑,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上这样的道路,享受不到真正的自由和亲情。

    听到李恪说出这般的话,太后知道自己若是继续装无辜、装委屈是于事无补的,因为李恪现在肯定是有了证据,才会这么说,而且,她的打算也真的和李恪猜测的差不多,她心里也有些发虚。

    因此,太后装作倔强的模样,似乎破罐子破摔的承认道,“恪儿,是,母后是有野心,你的父皇不让我当整个后宫最尊贵的女人应有的待遇,那我就自己争取,让我的儿子给我争口气,难道就不能想不能做了?”

    “我的确给你下毒了,但是母后害死你了么?不是让你在住持方丈那里将毒素都解了么?你还学了一身的本事,在大荣国内都是一顶一的制药高手,将来后宫若是有想要对你下药的女人,根本就伤害不了你。你又聪明,又有本事,我一个行将就木、没有两日好活的人,怎么可能害得了你,更别说害了你的后人了,母后只是着急了而已,手段用的太激烈了而已。”

    太后捂着嘴,用看着闹别扭的儿子般的眼神,看着李恪。

    “母后,你知道你最大的漏d是什么吗?你都能拿出让我都看不出问题的毒药,我能信你真的余毒未了,活不长久了么?”李恪抽出太后手里的丝绢,上面的血迹触目惊心,但是聊天这么久了,红色血迹却始终没有变黑。未完待续。

    ps:感谢:司慕浅沉

    赠送了礼物 10起点币

    绿色耳朵

    赠送了礼物 10起点币

    god‘sgirl

    投了 1张月票

    司慕浅沉

    赠送了礼物 10起点币

    mimimoon

    投了 1张月票

    妮子喵

    赠送了礼物 1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