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18、大师,我美么?(三十五)

正文 318、大师,我美么?(三十五)

 热门推荐:
    李恪这样愿意用他九五至尊的命来换她的命,童心兰觉得心里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

    虽然,童心兰知道,李恪并不是因为爱她才这么做,可能他只是出自于佛家的一些因果报应、了解姻缘、除却孽缘的原因,以及替太后偿还孽债才会这么做,也不妨碍童心兰此刻为李恪感动的心情,因为李恪,真的是个好人啊。

    人生在世,有几人能遇到一个愿意用命来换自己命的人?而且对方还默默付出,不求回报。

    对了,她自己替换的那个毒药,女孩子服用的话,可能没多大的危害,转移到男人的身上,如果不及时*出体外的话,可能会造成体虚畏寒甚至更严重的毛病诶。

    必须赶快找到李恪才行。

    但是又不知道这家伙跑到哪里等死去了,该死的,这种闷马蚤男人果然还是有些小讨厌呐!

    真是欠了你的了,李恪!

    童心兰第一次暗恨自己做计划的时候,没有和李恪通气儿,如果一开始告诉他太后给自己下毒的时候,就说自己没有真的吃太后的毒药就好了。

    哎!

    童心兰也不敢用自己圣女的身份派人去搜寻李恪,那不是触当今新帝的霉头么?

    准备一番,童心兰便学着前两任圣女那般,去皇帝那里申请了微服出巡,深入民间,体验民情,为皇帝排忧解难。

    前几任圣女都有这么个先例,新帝自然不会反对,允了,还提出派人保护圣女。

    童心兰自然是拒绝了,当即就用神g那套技术将新帝忽悠了一番,新帝见圣女的确有本事,派人跟着她或许反而添乱,便没派人跟着了。

    离开之前,童心兰还去看了看慕容婉玉的情况,这姑娘每天都跟疯子似得演算着她新开发的各种公式。企图测试出这个世界的组成元素。

    哎,这也是另一个意义上的疯了吧。

    从一开始的假设都是站在错误的理解上,后面怎么去实验去验证,也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果了。

    更何况。慕容婉玉推翻的还是正确的世界规则,这个世界和地球的组成是一样的嘛。

    吩咐圣女宫的人将慕容婉玉关到了圣女宫牢里,除了提供一日三餐之外就不许提供任何矿石、以及其他圣品之后,童心兰就背着包包离开圣女宫,去找李恪去了。

    几经易容。终于甩掉了身后不知哪些势力派来跟踪的人,童心兰这才开始探听李恪的消息。

    从新帝那里知道,李恪那家伙自己给自己剃度又想当和尚,但是现在可没有寺庙敢收留他,他也不敢去人家寺庙,免得毒发死了后,连累人家寺庙有麻烦,毕竟他的身份还是敏感的。

    既然这样,依照那家伙的性子,他肯定会往深山老林走。自己建一个寺庙,然后独自等死。

    那么,符合李恪心里等死的圣地会是哪里呢?

    童心兰站在京城外通往不同方向的分岔路口,开动脑经,分析起这个世界的山河志来。

    短期内能到的,至少是“太后毒药”至死死期之前能到达的地方。

    还需要清静,了无人烟,因为那家伙太善良,害怕害了别人。

    再有,就是必须有一些特殊的意义。和佛啊、神之类的传说有关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也有好几处呢!

    不过,也不怕,反正那个药又不是真的太后的毒药。不会毒死他,就是会让他越来越怕冷……。

    哎,只能自己慢慢的一个个去排除了。

    三年后,童心兰终于找到了裹成粽子的李恪。

    怕冷还往海拔高的地方跑,到处都是积雪,真是作死。

    叫你悄悄的给我换血解毒。幸好不是太后的毒药啊,真要是太后的毒药,你丫的连感受寒冷的待遇都没有了,早就成了尸体了!

    童心兰心里碎碎念,嘴上也是不饶人。

    或许也是找了许久的人,火气也上来了,找到了人,心里又松了口气的原因,童心兰对着站在银装素裹松树下合十念经的李恪喊道,“喂,戒色大师,你找的这处墓地还真漂亮啊。”

    “慕容姑娘!?”李恪又是吃惊,又是疑惑,慕容辛兰是来找他的?

    “是我,找的我好苦,你这家伙做了好人就跑,让我这个报恩的跑遍全国山川大岳,终于找到你了。”

    童心兰话里虽然有些夸张,却也真的很辛苦。

    古代都是徒步跋涉啊,又不像现代能坐飞机、高铁。

    即便能坐马车,也需要是有人的地方啊,但是李恪可能去的地方哪里有马车。

    骑的马,都累死好几匹了,真是罪过。

    牵着驮着行李的马p,童心兰走到了李恪身前,李恪裹在身上的棉袄都落满了雪花,看起来就像个雪人,只是他的面容因为眉毛挂满了凝结的水汽,衬托得眉目异常有神。

    “你不好好做圣女,来找我做什么,你若是出了事,大荣可怎么办。”李恪为难的皱了皱眉头,在他心里,觉得圣女不该当枪匹马到处跑的,皇兄怎么也不多派些人手保护她。

    “这么关心天下,你还弃了她?要不跟我回去,我一句话就能让你继续当皇帝。”童心兰当然是打趣李恪的,这家伙心系天下只是因为他善良,并不是出于责任,哦,这么说也不对,要说责任,也只是出于身为大荣人的责任,而非皇族的责任,毕竟他打心里讨厌皇宫。

    “阿弥陀佛,女施主都叫我戒色大师了,那就别再打趣贫僧了。”虽然一开始是惊讶的,李恪还是很快恢复了往日的精明。

    “是是是,我错了,这位大师别这么警惕我,我来不是做坏事的,也不是来调戏大和尚的,我是来给你解毒的。”

    “你研制出解药了?”李恪是不会相信母亲会在三年后交出解药的。

    童心兰有些语塞,但还是将实情告诉了李恪。

    “对不起哈,要是早点将真相告诉你,你和你母后或许不会闹得这么生分。”童心兰还是有些心虚的,太后并不是她的复仇对象,她没有太花心思,当时她只是想在不危害自己的情况下将计就计的渡过那一关。

    “与你无关,正好了了贫僧尘缘,在此修行,甚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