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28、战马的心愿(十)

正文 328、战马的心愿(十)

 热门推荐:
    这次战斗让童心兰也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大战役,以前的各种遭遇战虽然事发突然、情况紧张,但是却并不似这般双方都做好了十足的准备酝酿出来的大战斗。

    当然,大战役之前,计柏轩也带着童心兰执行了几次突袭任务。

    那一夜,似乎月亮星星也感受到了这极致紧张的气氛,害怕的躲进了乌云里,都不敢冒头。

    野外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到。

    一个连队的战士,带着他们的几十匹马儿,俱是安静的趴在草丛后方。

    趴在地上保持着一个动作不乱动、不说话,不说人难受,马儿就更加难受了。

    因为马儿身上的味道更重,蚊子虫子都更喜欢往马儿身上凑。

    若是往常在马厩里,遇到这惹人嫌的蚊虫,马儿早就哼哼唧唧的甩着尾巴去拍它们了,表达一下自己的愤怒和反抗。

    可是现在,它们再难受,也保持着和它们的主人一样的动作,那就是一动不动。

    这是战士们长期训练战马的结果。

    虽然已经见过好几次战马们良好的纪律表现了,童心兰每次再见到的时候,都会拜服。

    亏得她是人的灵魂,在这些马儿的面前,除了人类的只是,完全没觉得自己能比它们优秀多少。

    优于人类的耳朵使得马儿们优先听到了敌人接近的动静,童心兰动了动耳朵,计柏轩立马就感受到了沁蓝身上肌r的绷紧,便猜到了敌人在靠近。

    听到前方侦查小队传出的有规律的蟋蟀叫声,计柏轩知道,敌人真的靠近了。

    他轻轻的摸了摸沁蓝的肚子,童心兰知道计柏轩是在提醒她准备战斗了。

    马儿趴太久了,突然站里也是会拉伤马儿的肌r的,所以战士们都会有这么个轻微的动作。

    一切的交流都是无声无息的,战马们也懂得主人的意思。

    冲锋号响起,所有的马儿腾的一下就站立了起来。蓄势待发的战士们熟练的跃上马背,冲向敌人。

    夜晚的战斗是最可怕的,也许有人说无论白天或者夜晚不都有人乱开枪么?那么夜晚和白天战斗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大的,白天。你至少能眼观八面耳听四方,晚上,这些优势完全就没有了,就是盲打,蛮躲。

    这些对于马儿来说。危险系数大增。

    童心兰还能靠着更加敏捷的听觉驮着计柏轩左躲右闪,躲开了好几次的危险,而其他的马儿虽然听力也不错,却没有那么好的预判能力,要么它自己中弹摔倒在地,要么就是骑在它们背上的士兵中了弹从马背上掉下来。

    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同情别人,童心兰自顾不暇。

    手忙假乱、胆战心惊的渡过一次战役,童心兰都会觉得生存不易,以前只觉得生而为人很艰难,现在才知道作为动物也是蛮心酸的。

    每一次的战斗都异常的惨烈。战况有赢有输,索性,童心兰和计柏轩都活了下来。

    但是童心兰并没有太多成就感,因为即便没有她,是以前的马儿沁蓝,它也是成功的带着计柏轩活了下来的。

    这些大战役之前的一连串没停歇的小战斗已经让童心兰身心疲惫了,然而时间不等人,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大战的时刻便来到。

    同样疲惫的计柏轩却引来了开心的事情,因为战斗中的英勇表现。计柏轩被提拔当了当上了连长。

    童心兰皱了皱马脸,想起计柏轩似乎就是当了连长没多久就被枪毙了吧。

    面对着自己的亲密战友忧郁的脸,计柏轩拍了拍马头,问道。“沁蓝,是不是太累了?最近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要不要好好休息休息。”

    “我也很累,但是战斗总会以我们的胜利来结束,到时候,我们就能回家了。沁蓝。你知道么,我现在是连长了,你开心么?”

    “哎,沁蓝你什么都不懂啦,不过,到时候回去见到秋彤告诉她这个消息,指不定她多开心呢?到时候,我回去就递交申请,请组织批准我们结婚,一准能成,到时候我就有媳妇了。沁蓝也替我开心开心就好了,可惜,你不懂。”计柏轩又开始脱离英雄形象,多愁善感起来。

    “呼呼呼。”我心累。

    童心兰喷了两口气,扭头不看计柏轩。

    然而计柏轩不知道的事情是,在他在前方战斗的时候,因为战事吃紧,许多战士受伤,仅仅依靠转移大后方容易造成救援不及时、以及敌人的围追堵截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面对这般医务人员严重不足的情况,经过组织上研究决定,从后方根据地调来了一批医生护士。

    作为积极分子,秋彤这次终于说服了带她的护士,带她上了战场。

    秋彤是个活在温室里的花朵,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尸山尸海、到处都是鲜血横流的尸体,这里就像是书里写的地狱,她曾经以为消毒水的味道就足够难闻了,哪曾想,那些消毒水恰恰掩盖住了她最恐惧的血腥味。

    这战场上的血腥味何止一星半点,甜腻浓郁的只凭借着味道就击败了秋彤,让她呕吐不止。

    比最艳丽的玫瑰花的颜色还红的发黑的血泊让秋彤浑身发抖、双体几乎站立不稳。

    这里是真正的战场,所听所看所嗅,给秋彤带来的感官,不仅仅只有那些文学典故里的厚重悲哀、报纸广播里歌颂的热血卫国思想,以前不懂得抛头颅洒热血是什么意思,直觉那个谚语用的十分的恰当,现在却发现十分形象。

    真实的解析战场以及那一句抛头颅洒热血,那就是,真的好些人脑袋都被大刀砍掉了,到处都是血啊,没有死掉的人,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都在哀嚎痛呼着。

    这里是地狱!我要离开这里。

    秋彤昏迷过去之前,脑海里唯独残留了这么一句话。

    在临时医院的帐篷里醒来,秋彤还有些迷糊,直到通过消毒水的味道还能嗅到那些难闻的血腥味。她又吐了起来。

    一回忆起战场上的画面,秋彤都吓得发抖。

    这个时候,秋彤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的胆小。平时口口声声看不起那些胆小不愿意上战场、抛弃祖国的男同学,现在发现,她其实也一样呢,她也产生了躲避逃离的心理。

    秋彤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胆小的,只是那种战场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上的啊。正常人哪里能接受得了那样的画面,哪里可能用杀了人换回的军功来炫耀呢!

    对,是的,她是个正常人,不应该呆在这个不正常的地方。

    那些同学说得对,这个土地已经被文明抛弃,她应该学他们奔向人类光明的灯塔,而不是呆在这里陪那些疯子自相残杀,成为一块烂r、成为一滩臭血。

    人类怎么能够自相残杀呢!应该大团结的啊,同学们都说那里是人类的未来。那里包容所有的种族,无论什么国籍的人,去了那里都是同一个国家的人了,就不会像这边一样,像野蛮人似得争夺地盘了。

    根本就没有意义嘛,不是么,大家都是人类啊!

    秋彤不断的自我安慰着,这样才不至于让她已经变成了她以前讨厌的哪一类人的事实给击败。

    自我欺骗果然是有用的,秋彤觉得自己没有那么难受了。

    安慰了自己,秋彤想起了自己以前敬佩的那个大英雄。她也完全没有敬佩之情了。

    他们是不同立场的人了。

    现在,秋彤想着计柏轩的时候,少了甜蜜和幸福,唯余害怕。

    计柏轩的军功都是靠着杀人获得的。虽然杀的是敌人,但是那也是活生生的人啊,对方也有家人,就这么死在了异国他乡。

    大家就不能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么?

    分什么你的国家,我的国家?

    多么狭隘的民族主义啊,团团圆圆吧。学学灯塔国多好,而且,那倭国都说了是为了建立大东亚共同繁荣才来这边的,为什么大家要这么仇视别人?

    如果好好的坐下来谈一谈,接受对方的意见,让那比我们更加先进的国家带领我们发展不是很好么?

    这些厮杀是没有必要的,大家能好好生活在一起的。

    秋彤觉得自己突然大彻大悟的想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那就是告诉大家,不要打架了。

    所以,她要先离开这里,出去写报纸,呼吁大家停止反抗,接受对方的帮助。

    正想到这里,一直带领秋彤学习的老护士葛岭掀开帐篷门帘,走了进来,打断了她的思路。

    跟在葛岭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和秋彤一个抗大的女大学生,她们也十分关心一起来支援革命的秋彤。

    她们异口同声的都关切道,“秋彤你醒了?”

    秋彤见别人状态都比自己好,有些尴尬,她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会不会被别人窥清。

    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秋彤说道,“还好,谢谢大家的关心。”

    秋彤的不自然,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不过她们都误会了,以为她和自己一样是在尴尬自己上战场的反应。

    妹子们纷纷安慰道,“秋彤,别担心,我们也吓惨了。”

    葛岭见其他妹子想不出什么来安慰,毕竟阅历少,说的东西恐怕也没法安慰秋彤,便道,“小秋不要害羞,你别看我们这些老护士在战场上去救人的时候是那么的英勇,就像我们不害怕敌人的子弹似得。其实,我们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和你的情况差不多,吓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还以为自己英雄就义了呢。”

    “以后慢慢就会习惯了,而且,你想想,上战场的都是为了保护我们国家、保护我们同胞亲人的战士,有些只是孩子呢,比我弟弟都还小,我就想着,若是我弟弟还在,我能及时救下他就好了,哎,所以,当他们生命垂危的时候,如果我们晚了一步,他们或许马上就会死去,你这么想,就不会有时间去害怕了。”

    秋彤被葛岭握住手安慰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流出了冷汗。

    现在的她,再也感觉不到大部队的温暖了,只觉得这里的人,都是战争狂人,想要拉着她去死,拉着她去抵抗进步。

    这个腐朽的国家,哪里值得大家去保护?这里需要的是外来的、先进的力量帮忙拨正引导。

    所有的改变无声无息,思想的转变,也只是一刹那,根本没有人发现有一个人,变了。

    计柏轩还傻呵呵的记挂着秋彤,想要杀掉更多的鬼子,似乎这样就能让战斗提前结束,赶跑了鬼子,迎来全国革命胜利一般。

    就是这样的冲劲,使得童心兰对计柏轩很是看重。

    她以前打国战,知道保家卫国的真正意义。

    计柏轩这样的好儿郎,平安活到战后,娶一个老婆回家种田,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当然,童心兰现在也不知道秋彤的思想发生了转变。

    计柏轩战斗在战场第一线,努力杀敌。

    不想呆在战场的秋彤,总是能想到办法离开前线的,毕竟她也不是那么紧缺的战场医生和经验丰富的战地护士。

    作为新人,她有足够多的办法,让人觉得她不适合战场。

    只要捣点乱。

    为了离开前线,秋彤,差点害得一个截肢的伤残战士死亡。

    因为这个错误,秋彤被调回了安全的大后方。

    当然,这个安全是对比前线来说的。

    秋彤现在一点都不觉得这里安全,只有洋人的租界才是安全的,因为鬼子不敢招惹跟家先进的欧美人。

    而她的家,就在租界。

    这是第一次,秋彤那么迫切的想要回到家里,虽然以前,她也听了一些同学的话,觉得家人都是崇洋媚外的资本家。

    管他什么资本家,那不过是那些没法出国的人妒忌他们家人罢了,因为他们没法离开这个危险的过去,去那光明又安全的地方。

    但是,想要回家也没有那么容易。

    根据地这里,进来就不容易了,出去更是有层层关卡,一是为了警戒、二也是为了防止逃兵。未完待续。

    ps:明天替换这一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