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29、战马的心愿(十一)

正文 329、战马的心愿(十一)

 热门推荐:
    作为一个手无缚j之力、又对根据地地形不是很了解的女生,秋彤瞬间觉得自己以前太天真太单纯,怎么就这样冲动的来到一个陌生又危险以及没有未来的地方的呢?

    没有办法,秋彤只能蛰伏下来,慢慢等待合适的机会,以待离开这里。

    这一次的战斗总计耗时2个月,最后我方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才赢得了胜利。

    计柏轩和其余的战士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后方休整。

    虽然前段时间的战斗让计柏轩很累,但是他想着一会儿就要见到许久不见的秋彤,心里就十分激动。

    计柏轩喋喋不休的对童心兰念叨着回去要怎么给秋彤一个惊喜,怎么给她幸福。

    听了一耳朵的唠叨,童心兰心情越发悲哀。

    秋彤的出现算是弥补了计柏轩生命中的缺憾,他们信仰相同,追求也一样,男的奋勇杀敌在第一线,女的在后方为革命作出自己的贡献,同时也支持男人的革命事业,两人实在是很般配。

    但是,为什么计柏轩会杀了秋彤呢?

    她一定要搞明白这个,希望是有什么误会,她不能继续这么无为的等待了,在等待下去,就要出事了,计柏轩已经当上连长,这又要回到根据地了。

    虽然归心似箭,但是不能脱队,所以计柏轩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队伍走了2天才回到了大后方。

    计柏轩解散了队伍之后,童心兰感受到计柏轩夹紧了马肚子,她就知道计柏轩想要加速了,肯定是想去找秋彤了。

    果然,计柏轩用马鞭轻轻的抽了童心兰一鞭子,扯着缰绳指向医院所在方向,小声说道,“走了,去找我媳妇去。”

    童心兰跺了跺脚步,有些迈不开腿。

    计柏轩疑惑的扯了扯缰绳。问道,“沁蓝,你怎么了?怎么不走啊。”

    童心兰反拧着方向,不想带他去见秋彤。

    “走啊。沁蓝,难不成你又生病了?”计柏轩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担忧的在马身上摸来摸去,又担心的贴向肚子去听心脏跳动的声音,看看是不是出了问题。

    见此。童心兰顺势便故意装病了,痛苦的咧着马嘴,站不稳似得往地上歪去。

    对不起了,小计同志,姐姐我实在是不放心你去看秋彤啊。

    久别重逢的时候,人类是最容易冲动的了,童心兰觉得还是缓缓他们见面的时间最好,这样秋彤听说计柏轩回来了也有个心理准备,计柏轩因为这一耽误,兴奋之情肯定也会冲淡许多。

    马儿的事情也可以分散一下计柏轩的注意力。让他别一根筋的陷入和秋彤的事情。

    见自己亲密的战友沁蓝突然软到在地,计柏轩心里十分害怕,沁蓝可是他的亲人、他的战友、他的朋友,沁蓝绝对不能有事!

    计柏轩拍了拍马脸,童心兰哪里会给他一丝反应,装作虚弱的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哎,这个时候也只能用一下那些白莲花的技巧了,童心兰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下。

    “这位战友,麻烦你帮我去叫一下兽医杨大夫。就说上次在他那里做手术的白马沁蓝突然晕倒了,叫他快来看看是不是上次手术没有做好。”计柏轩想要求救,却又担心离开后,沁蓝身边就没有人。只能拜托路过的战士去找杨永安了,至于去见秋彤的事情,紧张的计柏轩也忘到了天边。

    看着计柏轩抱着自己的马脑袋,害怕的像是个孩子,童心兰就越发的愧疚,却也无可奈何。难道现在自己站起来跑两圈给他看自己没事了?让大家觉得自己只是抽风?

    不行的,那样的话,自己就不是合格的战马了,可能会被分配去拉辎重。

    等了一会儿,杨大夫拿着诊疗装备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他急匆匆的跟着战士来到了童心兰身边。

    计柏轩的眼里又充满了希望,腾出一只手拉着杨永安的裤脚说道,“杨大夫、帮我看看,沁蓝是怎么了,怎么就突然阮倒了?”

    “哎哟,小计同志不要着急不要紧张,让我看看就知道了,你放手吧。”

    在计柏轩放开手后,杨大夫还是戴上了听诊器开始给童心兰看病。

    装病,童心兰最有经验了。

    虽然马儿的身体没法练习武功、c控真气,但是收缩一些肌r她还是会的。

    所以,在杨大夫检查过后,得出的结论就是上次的手术可能做的不好,留下了后遗症,让马儿会突然没了力气。

    听了杨大夫的话,计柏轩差点就冲上去打杨大夫了。

    幸好周围围观的战士们拦住了他。

    “计柏轩同志,别冲动,别冲动,看看杨大夫有没有根治的办法啊?”

    “是啊,你打伤了杨大夫,沁蓝谁来治疗啊。”

    听闻计柏轩回来的秋彤,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过来了,或许,她能利用计柏轩离开这里也说不定。

    所以,秋彤一过来就看到计柏轩想要打人的架势,心里更是坚定了要离开的决心,她还是劝解道,“计同志,打人是不能解决办法的,你看沁蓝多么痛苦,你怎么能把它扔在一边不管,去打医生呢?”

    计柏轩看秋彤来了,委屈从战友们手中挣脱,垂头回到马儿身边,说道,“秋彤,你不知道,杨大夫差点害死我的马儿了,一个手术都做不好,还当什么大夫啊。”

    “沁蓝可是大功臣,它带着我杀了好多鬼子呢。”

    童心兰知道计柏轩个性冲动,也是看着周围有许多战友她才敢装病的,不然还真不敢装,就怕计柏轩一冲动把无辜的杨大夫怎么了。

    心里默默的对杨大夫说道:杨大夫,对不住了,谁让我这次是个不能说话的马儿呢,能使用的手段实在是太少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帮助你劝解那些害怕打针吃药做手术的马儿乖乖听话,让它们不踢你、不踹你、不用马尾巴抽你!

    刚在心里道了歉,童心兰就发现了秋彤刚才的称呼不对了,以前她都是大方的叫计柏轩计大哥的。今天怎么态度冷漠了许多不说,还那么见外的叫计柏轩计同志!

    细细观察了一下秋彤的脸色,以及她看计柏轩的眼光,童心兰敢发誓。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在计柏轩离开的2个月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个崇拜又爱恋计柏轩的女孩子变了一副模样?

    莫不是计柏轩离开的两个月里,她移情别恋了?

    在童心兰思考的时候。杨大夫给她推了一剂麻醉药。

    杨永安决定带着这一匹白马回去好好检查一下,这段时间被战马踢太多次了,杨大夫都心里y影了,所以第一时间就给童心兰打了针。

    在童心兰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呆在单独的、铺着厚厚稻草的马厩里。

    一看就知道这里是兽医的诊所了。

    计柏轩竟然不在自己身边守护着,那说明,他肯定是跟秋彤离开了。

    今天计柏轩刚回来,想来秋彤不会立马就说什么吧?

    毕竟刚才秋彤似乎还是想假装对计柏轩热情的,只是童心兰经历太多,秋彤的演技在她面前完全不够看。

    咔塔一声。马厩的门被打开,计柏轩提着一个竹篮子走了进来。

    见童心兰已经站了起来,他开心的说道,“沁蓝,你醒了!”

    “刚才杨大夫说你没有什么大问题,可能是前段时间做了手术还没完全修复好,就去参加了连续两个月的战斗,你的身体跟不上这么强大的力度,回来就病发了,其实问题不严重。你要好好休息休息,好好补充营养。”知道沁蓝问题不大,计柏轩说话的口气都轻快了不少。

    “知道你要过一会儿才能醒,我就去找首长给你这个英雄马特批了10个大个儿的红薯哦。哈哈,炊事班班长看到我这样,脸都绿了。”计柏轩开心的将竹篮上的蓝色帕子掀开,亮出里面的红薯给童心兰瞧。

    “喏,你先吃一个,这次拿的可比上次拿的大多了吧。洪班长也真是的,上次怎么那么小气。”边喂着马儿吃东西,计柏轩边唠叨,这已经成为了一人一马的相处模式。

    说到最后,计柏轩终于说道,“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秋彤好像对我有些冷淡呢!”

    童心兰咀嚼着红薯的嘴巴差点惊掉了下巴让红薯掉出来,这个呆子对人的情绪竟然这么敏感,果然战斗英雄的第六感也是相当灵敏的呢。

    幸好自己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的反应呢,对了,本来沁蓝就比其他的马儿聪明,所以她来了之后,计柏轩也没有发现马儿换了芯子吧?

    果然,以前给自己规定的,接受任务到了委托者身上之后,尽量和委托者行为模式差不多的决定是正确的呢。

    “沁蓝是不是也发现了?”计柏轩见自家马儿一刹那的失神,十分暖心,自家的马儿总是能正确的感受自己的心情呢。

    “刚才她看了你就说医院忙,先走了,我担心你,就没追去,可能是我太累了,感觉错了。今天就算了吧,你也累了,我也很累,好好睡一觉,明天精神抖擞的去看媳妇,她肯定是觉得我今天太狼狈了吧。”计柏轩叹了口气,又摸出一个红薯塞进了童心兰嘴巴里。

    既然童心兰没有生病,只需要好好休息,那就没必要住单独的马厩了,喂完了童心兰吃独食之后,计柏轩带着它回到了马儿的集体宿舍――马厩。

    计柏轩也很累,再说,这些天和童心兰也说了很多心里话了,所以计柏轩将童心兰拴好后就打着哈欠回他的宿舍去了。

    童心兰看了看马厩,马厩里的马儿也换了好些了,但是聒噪的小黑还在,果然不愧是以前的马王,生存能力就是强,能征服他的骑士肯定也是个很厉害的战士,这样的组合存活率很高。

    感觉到自己一直很喜欢的母马的注视,黑马王跺了跺步子,说道,“嘿,小白,你终于回来了,听说你打针去了?害怕么,疼么,那个两脚兽有没有给你吃很难吃的药啊。”

    说着,小黑还想扭头去嗅嗅童心兰身上哪里的药味重,因为那里肯定有针眼,到时候它就能献殷勤的帮母马舔舔伤口啦,它可是照顾马群、照顾母马的一把手啊。

    童心兰踢了小黑一脚,说道,“我精神着呢,别捣乱,说得就像你回来很久了似得。”

    “可不是么,我回来很久了哦,我主人中弹了,伤的可重了,两脚兽们决定将他带回来治疗。所以他比你主人回来的早了一个月的样子吧,原本他们想留我继续在战场的,我是谁啊,我可是马王,我只有一个主人,才不会让其他人骑我呢,我将那些两脚兽都摔下马了,他们没有办法,就让我跟着主人回来了。”小黑骄傲的昂着脖子说道,身为马王的它,还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的。

    “一个多月,你竟然还在这里?两脚兽们没有把你送去拉货?”童心兰惊讶的看着小黑,难道马王有特权?

    “差一点吧。不过我主人醒了,大夫说他以后还能战斗,他拄着拐杖来看了我呢,让我太感动了。不过嘛,不愧是我马王看中的男人,就是够英勇,够男人,生命力旺盛,放在我们马群里,也是一匹骏马呢。”黑马毫不吝啬的夸赞着自己的主人。

    “他还找到了自己的母两脚兽,就是照顾他的护士哦。”所以说,照顾生病的异性,肯定能获取好感的嘛,黑马觉得自己此刻应该更多的关照一下白马才行,那就多说说白马的主人的事情拉进一下感情吧。

    想到这里,黑马说道,“对了,沁蓝,我认识你家主人的雌性的马儿哦,我听到了很了不得的消息呢。”

    我家主人的雌性?那不就是秋彤么?

    童心兰原本有些不想听一只马的絮絮叨叨,听到这里,却来了精神,好奇的问道,“你听说了什么消息?”

    “那小母马说,它家主人最近总是带着它去咱们这里的边缘呐,那母马胆子很小,没有沁蓝勇敢,它可害怕离开这了了,但是它主人最近老是去那边玩。”未完待续。

    ps:凌晨1点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