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30、战马的心愿(十二)

正文 330、战马的心愿(十二)

 热门推荐:
    则依次因为两人越走越远,童心兰也没能听到两人后面谈了些什么,但是回来后计柏轩的心情很不错。

    大战之后,鬼子那边也需要修身养息吧,所以根据地里的人们难得的有更多的时间去种地了。

    计柏轩自然也从战士变成了庄稼汉子,而童心兰却没法从战马转职为拉犁的牛,因为马儿和牛比起来,太娇气了,劳累之后吃的东西比牛多,而且耕地的纵深也不够,犁浅了有时可能绝收。

    所以,这个时候,战马们就被嫌弃了,但是,对于战马们来说也是难得的可以休息的好消息了。

    童心兰却不开心了,除了训练的时间能看着计柏轩,其他时间,计柏轩都有了事情要做,没法盯着计柏轩和秋彤啊,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在马厩里,鞭长莫及啊。

    沁蓝记忆里,关于计柏轩被枪决的时间并不是很清晰,只知道是计柏轩被人叫做连长之后不太久耳朵事情。

    现在,计柏轩都已经当了连长3个多月了,童心兰很担心,一个错眼,意外就发生了啊。

    小黑看着不断踱着蹄子的童心兰,关心的问道,“小白,你怎么了?最近你很是焦躁不安啊。”

    “我很担心计柏轩,啊,就是我的主人,但是我又没法看着他,我好怕他会出事。”童心兰忧愁的垂下头,感受着自己的无力。

    “哦,这样的感觉我也会有,上次我也焦躁不安了,然后我的主人就中弹了,小白,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和我一样,是上天眷顾的宠儿,拥有不一样的灵感,所以,你担心你的主人的心情我能理解。看在我们都是不平凡的马儿的份儿上,我就帮你一把吧。”小黑给了童心兰一个放心的笑脸马脸,然后昂头开始嘶鸣起来。

    童心兰还没从那张搞笑的马脸里脱离出来,就听到小黑开始了吼叫。

    不知道小黑在叫什么。但是童心兰能够感受到它身上瞬间释放出来的一股气势,让她有一种想要趴在地上的感觉。

    果不其然,周围马厩里面的马儿听到小黑的嘶吼,纷纷发出鸣叫迎合它。

    马儿们都说着,“这么强烈的气势。莫非是马王么?”

    “肯定是马王,不知道马王有什么吩咐?”

    “诶!这里也有马王么?”

    童心兰莫名其妙的看着马儿们,想来刚才之所以听不懂小黑的嘶吼,是因为自己不是真正的马儿吧,即便她继承了沁蓝的记忆,也没能继承到马儿基因里的印记,所以不会懂得马王的一些暗语。

    小黑吸引了所有的马儿的注意之后,昂首阔步的走到栅栏边,将自己脑袋探了出去,让大家都能看到它。

    这时候。小黑才说道,“兄弟们,姐妹们,我们虽然来自不同的草原、来自不同的马群,但是我们之所以来到这里都是因为我们有了自己心甘情愿跟随的主人,我们都是一样的。”

    “我曾经是个马王,但是在这里,你们的王、我自己的王,只能是我们的主人,我不是谁的王。但,即便我们各自有了主人,我们也应该团结,这样才能让我们的主人在战争里活下来。”

    “现在。有个小伙伴预感到它的主人或许会有危险,然而我们只能被困在马厩里,见不到自己的主人,只能干着急。这样的预感,我们从降生那一刻能感受了吧,如果以后。你们预感到主人会有危险,却也无能为力,那时候该怎么办?”

    “那个时候,我们就需要互相帮助了,现在,你们帮助了它,那么将来,说不定我们就能帮到你的主人,主人的存在,就是我们生活的保证,朋友们,你们愿意帮助这位朋友么?”

    小黑语毕之后,马儿们有的赞同的点了点头,有的发出嘶鸣点赞,有的沉默一番还是觉得小黑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不愧是马王,想的就是比我们周到。”

    “跟着主人的时候,主人就是我们的王,主人离开之后,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一个引领我们的王才行,我觉得刚才那个兄弟很聪明,很适合领导我们诶。”

    “是的,是的,我们马儿可是团结的种群,不能分散开咯。”

    童心兰瞠目结舌的看着小黑发表了一番演讲,就收获了一批的小弟。

    要知道,不同的马群还真的不会登对的,甚至会是抢夺资源的敌人,现在竟然因为小黑的一番话就愿意跟随。

    小黑到了这里也不知道有多久了,跟它来自同一个种群的战马也牺牲的牺牲、转移到后勤工作的也有,留下的还被打乱了编制,之前只听它自诩为马王,她真的没有想过马王,竟然并非带着马儿吃个草,遛个弯这么简单。

    马王也是需要演讲能力的呢,以前还以为马王只是身材最矫健的那个才行呢。

    小黑还真是个厉害角色呢,恩,仅限于单纯的马群里。

    童心兰道了声谢,小黑就说道,“团结就是马群发展的最根本稳定因素,大家虽然离开了草原,却还是爱好团结,我感到很是欣慰。”

    “那么现在,我就说说怎么回事吧,沁蓝的主人相信大家都见过了,以后你们多多关注一下他,你们也可以让你们认识的马儿、骡子打听打听,看看他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后咱们回来马厩的时候,就一起说说看当天的收获,直到沁蓝的主人安全的渡过了这段时间,以后,无论谁有了不好的预感,咱们都需要这么互助,好不好?”

    “好!”

    “太好了!”马儿们是真的觉得小黑的建议很棒,左右不过出门的时候与别人聊天说说八卦而已。

    童心兰没想到,这些马儿竟然都能成为自己的眼睛,这样,她就不用担心信息网不全面,自己像个瞎子一般一抹黑。

    “对了,再拜托大家帮我监视一下秋彤,恩,就是花瓣的主人,那个总是去死亡边境溜达的女人。想来你们听过她的传说了,拜托大家帮我盯着她好么?”反正都拜托这些马儿了,何不多做一个要求呢?

    “竟然是那个女人,她去死亡边境是会害死花瓣的吧。”一匹马惊讶的说道。

    “是啊是啊。去到那里的两脚兽,不仅自己会丢掉性命,还可能会害死咱们的兄妹呢。”

    逃兵亦或者叛徒要离开大后方,若是被发现了,肯定会被追捕的。发生了战斗的话,难免会伤及战马,可惜了那些战马了,它们什么都不懂,也没有派系,只是勤勤恳恳的驮着主人奔跑罢了。

    获得了一众马儿的允诺,童心兰可算是安心了许多。

    之后的时间里,每天大家回到马厩的时候,童心兰就能从马儿们的嘴里知道计柏轩的事情了。

    有的马儿是从相熟后勤马那里知道的,有的是从干农活的骡子、驴子那里知道消息的。

    至于为什么马儿能和驴这两个不同的物种也能互通语言。童心兰是不知道原理了,不过以前的世界里,马儿和驴子都能交媾生下骡子,想来交流也是没有障碍的吧。

    骡子是马的后代,那交流更是不成问题了,因此童心兰也就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每一双马儿、骡子、驴子的眼睛就是一个监控器啊,相当的好用,这个时候人马脉网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

    综合了大家看到的消息,童心兰就能猜测今天发生了什么。

    比如那个秋彤想要申请做情报人员,但是被组织否定了。这个消息是来自与首长的马儿相熟的一个马儿。

    秋彤被拒绝之后有些伤心,回到抗大之后,众多同学安慰她,安慰她无论在哪里做什么工作都是在为抵抗鬼子做贡献。不要伤心。这是来自n多与后勤部队马儿关系好的战马的消息网。

    秋彤四处碰壁没了办法,还是只能将主意打到了计柏轩的身上,天天往干农活的计柏轩身边凑,男拉犁,女播种,看起来和谐无比。这是来自众多与骡子、驴子关系好的马儿的消息网。

    童心兰不知道秋彤到底想要利用计柏轩做什么,计柏轩虽然是个战斗英雄,但是这个根据地最不缺的就是英雄了。

    计柏轩也仅仅只是一个连长罢了,秋彤能利用计柏轩什么呢?计柏轩自己离开根据地也是需要申请的,有了批准和任务才能离开啊。

    这天,与花瓣相熟的后勤马儿相熟的战马回来之后,告诉了童心兰一个消息,似乎花瓣的主人有异动了。

    “沁蓝,那个拉货的黑斑告诉我,花瓣的主人好像决定和你主人分手了,花瓣的主人说,说你的主人对她离开这里没有帮助,决定分手,然手找个资历更高的,能帮她离开这里的人谈对象。”

    人类有什么心理话不哈对人说,那就会对自己的宠物说,当然有些人会闷在心里或者对着死物说,但是这个秋彤显然是个愿意对着宠物说话的主,动物是不会明白主人的话里的意思的,但是童心兰知道了这些消息就很有用了。

    “啊!原来是这样的,终于到了这个时刻了。”童心兰谢过带来这个关键情报的战马,看了看天色,一般那两人有什么私下的话,都是打架忙完之后,找个僻静的地方谈。

    以前她们会骑着马出去谈,现在不知道是白天忙得太累了不想骑马,还是秋彤觉得总是走那么远会让人怀疑便不愿意骑马出去了,这样,计柏轩也不会带着沁蓝出去遛弯了,导致童心兰现在这么被动。

    秋彤那么着急离开这里,立马私下里分手肯定是当务之急,因为这个年代不兴谈了一个男友又换一个男友,那只会让大家觉得这个女孩子人品不行。

    若是不分手、不悄悄解决,秋彤就没法光明正大的去找一个比计柏轩更加有权势、能够被她忽悠得帮她离开这里的男人。

    所以,既然秋彤和花瓣说了想法,那就是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分手了吧。

    或许就在今晚!

    童心兰再一次着急的看了看天色,这个时候,劳动之后的战士们已经吃过饭了,如果没有任务的话,就是自由活动了。

    既然没有人来带他们这些战马出去执行任务,计柏轩也没有来看她的话,那就是说,计柏轩现在,应该已经被秋彤带走说话去了吧!

    不行,如果这样,她就一定要过去看看情况了。

    心里担心的情绪越来越明显,不知道是不是沁蓝在催促着自己赶紧去找计柏轩。

    童心兰伸出脑袋,用牙齿去咬绳子,咬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将麻绳给拉松了,解开了自己的绳子,童心兰往后退了两步,纵身一跃,从半身高的栅栏上一跃而过,跑出去寻找计柏轩了。

    马尔们看着童心兰帅气的逃跑姿势,唏嘘起来,在遇到主人之前若是有这样的技术,它们早就逃跑了,现在,它们也不想跑了。

    “沁蓝,加油,你家主人肯定不会有事的。”小黑扯着嗓子在后方嘶鸣着。

    这个年代照明就靠火把和煤油灯了,马厩这边却是不敢点那么多火把的,就怕点燃草料,所以童心兰乘着夜色贴着y影角落,潜行似得逃离了马厩。

    他们会在哪里说话呢?

    这样私密的话,肯定不会在人来人往的地方说,既然没有带各自的马儿,当然也不会去太远的地方说。

    好吧,这次真的是推理无力了,童心兰悄悄跑去找到了拴在抗大马厩的花瓣,问了问它的主人可能会去哪里。

    “你家主人来找我主人,主人说湖边不错,去那里走走。”花瓣委屈的吐出嘴里的草说道,“主人都不带我去呢,花瓣好想出去溜溜弯啊,没想到你家主人也不带你出来玩啊,咦,没有两脚兽在你身边,你是怎么出来的?喂!”

    这个时候童心兰早就转身朝花瓣说的湖跑去了,这里只有一个湖,所以童心兰哪里还有时间和花瓣解释自己是怎么越狱的呢?

    这个时候,一路无话的两人,也终于走到了湖边。未完待续。

    ps:mimimoon

    投了 2张月票

    妮子喵

    赠送了礼物 10起点币

    星月流星情

    投了 1张月票

    绿色耳朵

    赠送了礼物 10起点币

    妮子喵

    赠送了礼物 10起点币

    妮子喵

    赠送了礼物 1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