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39、战马的心愿(二十一)

正文 339、战马的心愿(二十一)

 热门推荐:
    这还是第一次发生经验老道的战士被战马拐走的事情。

    坂田军官有些惊愕,虽然想让大家帮忙将士兵追回来,但是上面下了命令让他们准时攻击神口村,他不能为了一个士兵就置军令于不顾。

    而且坂田十分相信自己的士兵一会儿无论是将那白马杀了走回去指挥所,还是终于挽回了c控权,都能回到指挥所,所以叹了口气,派了两个骑兵去追松下士兵,便带着其他的士兵执行原有的攻击计划去了。

    坂田并未将童心兰的逃跑看在眼里,他只觉得是马儿发疯罢了,根本不可能联想到一匹马儿会想跑去报信。

    童心兰边跑边颠马背上的松下,终于将他从自己背上摔了下来。

    坠马的松下直接就被摔晕了,童心兰听见后面有追兵追上来前来的马蹄声,所以也没有浪费更多的时间,抬起蹄子粘了松下的血就在松下的军帽上写下了从“汉j”那里听来的要被攻击村落的名字,随后叼起松下的军帽撒丫子就狂奔。

    被坂田派来追松下的士兵跑来的时候,就只看到昏迷在地的松下,不见了“发疯”的白马。

    他们赶忙将松下扶上马送回指挥部治疗,就没有去追跑掉的马儿,毕竟对于他们来说,人还是比马儿重要。

    因此,童心兰就这么突然的获得了自由。

    就是考虑到自己不知道这个村落在哪里,所以童心兰才会在匆忙中写了两笔村落的名字。

    不过,倭军走的那条路,肯定能通向那个目的地村落。

    因此,童心兰便寻了条山路,先是悄悄跟上了倭军的部队,随后找了个高地、从山上眺望,确定了前方的确有一个村落,或许那里就是倭军的攻击目的地。

    事不宜迟,童心兰加速奔跑。将倭军甩在了身后。

    在没有路的山里奔跑,可比在有路的大路小路奔跑困难许多,树丫子不断地划过童心兰身体,有时候还会有叶子扫过眼睛。童心兰一点也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

    这里虽然不是她的祖国,却有着和她祖国类似的遭遇,能做点什么,保护住村民,那就好了。童心兰如是想着。

    单枪匹马的速度就是比大队伍快很多,童心兰冲下山坡,就能看到村口了。

    童心兰提前嘶鸣了两声,村里立马就有人被她的声音吸引了,好奇的在村口观望。

    “这是哪儿来的脱单的马啊?比我们家的骡子好看多了。”一个村民抱手羡慕的说道。

    “能骑得起马儿的除了鬼子就是土匪,当然还有那边根据地的,无论是谁的,那都是个麻烦啊。”有个老头杵了杵烟杆,老学究似得摇头感叹道。

    “老秀才说得对,咱们就别碰它了。免得真的惹上麻烦了,麻子,你也别打这匹马的主意了,不论是谁的,肯定都是要还给人家的。”另一人对刚才说骡子的村民说道。

    “我怎么会肖想这匹马,我根本养不起,就算杀了吃,恐怕我也没命消化,我希望它是根据地那边的,千万别是鬼子和土匪的。要是他们的马,那就可怕了,我可不想和土匪、鬼子打照面。”麻子瞪了白马一眼,丧气的就准备往屋里走。

    童心兰这时候也跑到了村口。见有好几个村民看着自己,便将嘴巴里的帽子扔到了地上。

    “吁~”打着响鼻,童心兰不断的用蹄子跺着帽子旁边的地。

    “它让我们看什么?”

    “一块布?”

    “我看看。”麻子见此来了兴趣,小心的探身捡起帽子,拉开一看,却又吓得“啊”的一声就将帽子丢掉了。

    “怎么了。怎么了?麻子,一块布怎么把你吓成这怂样?一代不如一代啊。”老头吐着烟圈,摇了摇头。

    “是,是倭军的帽子,老秀才,你可别挤兑我了,你看了照样害怕。”脸上表情都快哭出来了的麻子打着哆嗦指着战马,意思是说,果然这是倭军的战马。

    “怎么好的不灵坏的灵啊?”

    “我们别碰它,我们是良民,应该不会惹上麻烦的,各自回屋吧。”其他人听麻子这么说,随着麻子的目光看向帽子,果然是倭军帽子常用的颜色,各个都害怕了起来。

    见村民们都选择了躲避,童心兰心里那个着急啊,倭军是来执行三光政策的,这些村民还乌龟似得躲在屋子里根本就是等死了。

    想起麻子刚才叫抽烟的老头秀才,童心兰又叼起被扔到地上的帽子往老秀才怀里塞。

    “哎哟,这马儿很喜欢老秀才的酸儒气息嘛,老秀才,你就养它吧,兴许倭军会感谢你的。”麻子见老秀才一副躲之不及的样子,根本就是现世报嘛。

    老秀才原本是不想伸手拿帽子的,但是童心兰一直将帽子往他手里塞,他又不敢打伤倭军的马儿,只好接过了帽子。

    童心兰松开嘴,点了点头,示意他看帽子。

    老秀才虽然没有明白童心兰的意思,却知道不能将帽子扔掉,帽子已经拿到手里了,他就把帽子撑开看了一眼。

    “帽子上有血字!”老秀才有些惊讶,这才仔细的看了起来。

    因为童心兰是匆忙中用马蹄子写的,所以字写得不是很好。

    毕竟马蹄子那可老大了,为了将村落名字写好,童心兰还不得不控制好力气,免得最后帽子上就只有一马蹄型的血印,所以能写下两个字已经不错了。

    “白……,洋……,白洋?那不就是我们村的名字么?”老秀才惊讶得烟杆都掉落在地,他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却不敢去相信。

    “帽子上为什么写我们的村名啊?”其他村民不明所以的问道。

    原来还真的是这个村,幸好,没有来错。

    松了口气的同时,童心兰也捉急的看着这群就是不愿意往坏里去猜测的村民。

    再不相信,你们就死定了啊。

    还好,老秀才憋完了一口气,捏紧帽子说道,“可能是某个英雄知道了倭军要来我们村,所以冒着生命风险也要来给我们报信,只是中途被倭军拦下了,只有他的马儿跑到了我们这里给我们通风报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