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58、竟然成了三(十三)

正文 358、竟然成了三(十三)

 热门推荐:
    对于郝美桦毫无章法的张牙舞爪攻击法,童心兰三两下就化解了。

    压制着郝美桦的手臂,童心兰说道,“这位,女士,请别再无理纠缠,这里是公共区域,如果你想闹事,不仅是对我的生活在成困扰,还会打搅附近的住户,到时候我们集体控告你,想必你也会很麻烦,如果你若想继续下去,我不会奉陪,我会直接将你交给警局处理,如果有什么误会,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说。”

    郝美桦想要挣扎,但是童心兰压着她的麻痉,使得她浑身使不上力气,只好如困兽般发出不甘的嘶吼,气急败坏的说道,“说,说就说,我就不怕说,你个狐狸精,抢我男人,我才不怕。”

    “这位女士,我想你可能认错人了,这里的人都知道我的男朋友是从老家追我追到这边来开画室的,当初他的爸爸妈妈还送他来的这里,拜托大家多多照顾,大家都知道他没有结婚,我实在是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童心兰自然不会在口角上让人抓住把柄,不认识就是不认识,这个郝美桦别想一来就靠着原配的身份站在道德制高点,让舆论败坏罗新岚的名声。

    听到童心兰的话,周围的人都用看疯子神经病的眼神看着郝美桦,是啊,大家都知道罗新岚和他男朋友的事情,相亲之后,那男孩子就从老家追了过来,父母还亲自过来照顾了那个画家一段时间的,对待罗新岚那是当成了新媳妇看待的,而罗新岚也对老两口礼貌有加,对那那孩子也是不错的。

    这样谈婚论嫁的时候,这种中途跑出来闹事,说罗新岚抢了她老公的女人不就是神经病了么?

    “这位大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吧?”

    “就是啊,罗姑娘和她男朋友感情好着呢,整天在一块,怎么可能抢你的男人啊。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见此,郝美桦才反应过来自己因为顾忌着自家的名声,所以没有说清楚,原本她想着打这个狐狸精打个措手不及。让她害怕自己,知难而退,离开自己老公,她离开了,老公自然还是自己的。反正第三者肯定是心虚的,不用说谁家的,罗新岚肯定知道说的就是徐彦辉啊。

    现在看来不行了,周围的人都以为只是疯子,这可要不得,硬的不行来软的,郝美桦一反刚才的泼妇状态,浑身无骨似得就要坐到地上,哭泣到,“你都有男朋友了。为什么还要来抢我男人?你别说你不知道,我男人就是徐彦辉,你个天打雷劈的,你要是离开我的男人,我就不不来找你麻烦了,你要多少钱,我都能给你,求求你把我男人还给我吧!我孩子们还需要一个爹啊,你这是要*死我们娘儿四个么?”

    随着郝美桦的话,从通道旁边响起了孩子的哭泣声。刚才孩子都被她带来的人抱在角落里玩耍,现在却都哭泣了起来。

    见到这些,童心兰不仅没有同情心,反而有些厌烦。不是因为自己被郝美桦攻击了,童心兰才讨厌郝美桦。

    而是这个女人真的就是那些发现了自己老公出轨不追究自己老公的责任,单方面将问题归咎于第三者的那类逃避问题的懦弱女人,赶走第三者,就真的能解决问题了么?

    当然,童心兰不是帮第三者说话。那些第三者自然是可恶的,应该被打击报复的。

    可是现在问题的根本还是在于这个。

    罗新岚根本就不是主动的第三者啊,郝美桦的老公也不是因为受不了诱惑才在外面乱来的脆弱男人,而是他到处主动的去骗人,郝美桦一个个去攻击、一个个去打击、一个个去伤害,就真的能让那渣男回心转意?

    上一世罗新岚是和渣男在一起了,客观事实上是对不起郝美桦了,但是这一世,罗新岚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她连报复都还没有去报复徐彦辉呢!和徐彦辉说的话都不多。

    真是哔了狗了。

    而且,郝美桦的话,还有她将孩子都带来的事情,更加确定了童心兰猜测的事情,郝美桦不是对于罗新岚的事情一无所知,她是有准备而来的。

    这个时候,宗云飞也赶来了,看到这副场面,立马想起罗新岚对自己说过的话。

    当时相亲的时候,罗新岚有说过公司有几个男的追过她,有个男的就叫做什么徐彦辉,不就和刚才这个女人说的她老公的名字相同么?

    “这位大姐,别激动,听你说的名字,我想起一件事,你可能搞错了,我听我女朋友说过,那个徐彦辉追过她,但是她没有答应,而且那徐彦辉如果结婚了,为什么还敢追求我家新岚?你要是没法证明你是徐彦辉的老婆,我想我们还是去警局比较好,你这样败坏我女朋友的声誉,我是要追究你的法律责任的,我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就是那徐彦辉追不到我朋友,所以故意派来败坏她名誉的?”宗云飞突然之间说的话,倒是让大家都产生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可不就是这样么?追不到喜欢的女孩子,就派人来败坏人家的声誉,还当着人家男朋友面前,这是多大的仇恨啊。

    这时候小区的保安也全部来了,童心兰将被塞了嘴巴的郝美桦交给了保安之后,其余的小混混也只好抱着孩子跟着保安去物业办公室了。

    宗云飞走到童心兰身边,关心道,“新岚,没吓到吧?”

    “没有。”童心兰摇了摇脑袋。

    童心兰看着在前方有些距离的保安,又看了看路灯照耀下藏在y影中宗云飞的轮廓,鬼使神差的问道,“你真的相信我没有做那些事情么?”

    “你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我从小就认识你了,你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宗云飞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

    “我们小时候可不熟。”童心兰想了想罗新岚的记忆,两人的父母的确是一个学校的,以前还住同一个小区,但是因为两人接受的教育不一样,一个上普通的学校,一个从小就上艺术班,所以,两个孩子没有太多的交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