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61、一入宫门(二)

正文 361、一入宫门(二)

 热门推荐:
    “诶,什么时候小岚子才能长大呢。 ”

    在童心兰往院子里走的时候,听到宫女这般叹息道。

    忍着回头看她的冲动,童心兰提着纸包回到了屋里。

    屋里是大通铺,小太监什么的根本就别想拥有自己的房间了,有个一席之地已然不错。

    和糙汉子都挤过汗臭的帐篷,和一群太监睡同一个屋子,童心兰更是没有心理障碍。

    童心兰不知道委托者平日的为人处世为何,但是她知道在宫里是需要打点人脉的,无需那个小宫女提醒,她也会将桂花糕分给其他不当值的小太监吃。

    其余的小太监收了她给的桂花糕,开开心心的跑去一边分享了,童心兰让大家别叫醒她,便窝进被窝里看记忆去。

    一个长相俊俏的男人出现在童心兰眼前,仔细看,便能看出他面白无须,脸颊轮廓比较柔和没有刀削的棱角,整体看上去有些像现代那些没有男人味的韩星,不过他比那些娘娘腔小鲜肉的眼神多了一丝杀气。

    这一丝凌厉的杀气,让童心兰都觉得心颤,是沾染了多少的鲜血,才会让人拥有这样的眼神。

    “哼,不错,竟然不怕杂家。”男人挑起兰花指捋了捋鬓发。

    因为知道对方是太监,童心兰接受能力好了很多,如果带入对方好看的脸,这样的情景其实还是比较善心悦目的。

    “那,我就给你说说我的要求吧。”委托者后来应该成功登上了高位,所以带着一股傲气,即便有请求,也不似以前遇到的委托者那么柔弱。

    “你说吧。”童心兰做了个请的姿势,男人挑眉转身,娓娓道来。

    男人未入宫前叫做魏莘岚,家父是乡里的先生,享受着村人的尊敬和爱戴,而他从小也接受了孔孟教导。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这般下去,将来他长大也许能考上功名,最差大不了回家当个教书先生。

    但是命运就是这般无常。

    魏莘岚的父亲有个同窗好友叫做高粱生,两人当年一同上京的时候曾经给未出生的孩子订过娃娃亲。

    之后魏莘岚的父亲未中科举,高粱生早早的就中了。

    魏莘岚父亲自然是又努力了好几次,但是还是中不了。

    早年的娃娃亲约定不知道是否还有效。反正高中的高粱生在外地为官,两人通信也困难了起来。

    但是在之前还能通信的时候。魏家知道高家生了个女儿高如月。

    高粱生因为家父去世,需要回乡丁忧。

    回乡,两个有同窗友谊的人自然是要聚聚的,但是期间也没有提过儿女的亲事,毕竟这个时候两个孩子都还很小,魏莘岚7岁,高如月6岁。

    大人相聚,孩子就玩到了一块。

    同时跟在一边的伺候高如月的女孩子就是高如月的丫鬟,9岁的冬梅。

    之所以这里就要说说冬梅。因为冬梅就是送桂花糕给童心兰的那个宫女,也与魏莘岚的心愿有很大的关系。

    冬梅作为高如月的丫鬟,从小就是尽心尽力,任打任骂。

    高如月作为一个大家闺秀是不合格的,但是她作为一个千金小姐是合格的,因为她十分娇蛮。

    女孩子对着异性总是懂得隐藏自己的不足,将自己完美的一面表现出来。即便当年她才6岁。

    但是,正因为才6岁,高如月将大小姐的搅蛮任性发挥到了极致,即便是当着魏莘岚的面,也是对冬梅呼来喝去、并用尽各种手段捉弄冬梅。

    当年还小的魏莘岚三观也还没有完全形成,而且。出于礼教,古代主仆阶级分明,他也不会去干涉玩伴怎么对待她的丫鬟。

    虽然一开始觉得不好,但是后来看着高如月越来越懂得礼教、知书达理起来,魏莘岚反而觉得她成长了,对于这个父亲说过是自己娃娃亲的女孩子,更加喜爱了。

    两年的时间很快就过了。高粱生又入京了。

    两个孩子在没有告诉父母的情况下,也约定好将来一定等着对方娶嫁自己。

    魏莘岚10岁那年,魏父等到了高家的推荐信,说是能帮魏父在寻个官职,免得他在乡里耗费光阴,也帮帮同窗。

    这是一件好事,谁不想做官呢?这是每个读书人的最终梦想,而且这个时代,被官员举荐入仕,也不是丢脸的事情,而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魏父自然收拾妥当就急匆匆的上京了,因为离去的匆忙,并未带着家人,只说在京中安置妥当之后再派人来接两母子。

    魏莘岚很开心,高伯父这么帮自家,以后他也要好好努力挣个功名,让自己配得上高如月才是。

    魏莘岚和魏母等了许久,却没能等来魏父一星半点的消息,直到2年后,才等来了魏父因为犯错被斩了首级的消息。

    魏母因此气急攻心,两眼一翻就被气死了。

    魏莘岚不信自己的父亲会犯错,在安置了母亲之后,就带着被亲戚瓜分后所剩不多的银子独自上京找高家,希望能知道父亲因何事被处斩的。

    一个从未离开过郡县的孩子长途跋涉是很艰难的,经历了许多磨难,走了一年多,魏莘岚终于到达了京城。

    此刻的魏莘岚与乞丐无异,但是他眼里充满了希望,马上就能到高府了。

    因为看过父亲和高粱生的通信,所以他知道高府的位置,径自寻了过去。

    但是很不幸,浑身肮脏的他根本进不了高府,他也没有信物证明自己是高府主子的熟人。

    后来还多亏了出门帮如月买糕点的冬梅看到了他,经过通报之后,才将他带入了高府。

    魏莘岚进府之后,高粱生对他还是很不错的,还十分愧疚,当年不该将魏父引荐入京为官,魏父太过清廉正直,被奸人陷害,最终丢了性命。

    魏莘岚对那未见过的奸人恨之入骨,发誓要好好读书。将来做官为父亲报仇,还父亲一个公道。

    此举,受到了高粱生的赞扬,直夸魏兄有后了。

    看到这里,童心兰并未看出有什么问题,只觉得魏莘岚童年坎坷,还好他父亲的同窗是个好人。如若遇到一个坏人将他赶出高府,孤苦伶仃的魏莘岚只能当个叫花子。

    事情似乎在往好的方向发展。魏莘岚也便复习着孔孟之学,边等着高粱生帮自己物色一个先生教自己读书。

    因为心中有着心事,再加上现在两人年级也大了,魏莘岚并未去过后院看高如月,只想着将来中了科举,到时候再见她才对得住她。

    变故再次发生了,皇帝要选秀,高如月满足入宫选秀的标准,这是谁也阻止不了的。

    也不能这么说。如果高粱生说高如月已经订了亲,那高如月还是可以不入宫的,但是他没有说,为什么没有说,魏莘岚不知道,他也干涉不了,对方是长辈。还是收留自己的长辈。

    在高如月入宫之前,魏莘岚见过她一次。

    满脸稚气的少女脸上充满了不安,站在花园中的她,就像是一朵快被露珠压弯的娇花,魏莘岚实在是不忍心给她施加压力了,只是关心道。“如月,害怕么?”

    “害怕。”高如月点了点头,垂着脑袋不敢直视魏莘岚的眼睛。

    也许,是因为无颜面对自己食言的男子,亦或者是不敢说出自己不去,不去又怎么对得起父亲。魏莘岚是个浪漫又善良的少年,他此刻的想法就是这般。

    但是童心兰在这里。看出了不同,高如月不看他,不仅仅是因为愧疚,具体是什么,童心兰还看不出。

    “听说,皇宫很大,里面的人却不是很友好,你要照顾好自己,别让自己受苦受欺负了,以后,我可能再也没法陪在你的身边了。”既然对方要入宫,魏莘岚只能祝福了,官员的女儿入宫参选,并非都能当上妃子,没有被选上的还可能留在宫中当宫女。

    魏莘岚的心情是复杂的,自己的未婚妻要入宫了,他反对不了,只能祈祷她能好好的,但是祝愿她当上妃子便是希望她成为被人的女人,这样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到,但是想着对方做不了妃子,又将受苦做宫女3年,对于被高家和他一直都呵护着的女孩子来说,是多么的难以接受。

    他很纠结。

    “我也希望岚哥哥一直在我身边,我想永远做那个被你保护着的妹妹。”高如月突然抬头,用泛着泪光的眼睛盯着魏莘岚深情告白道。

    “如月!”魏莘岚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如果他有能力就能保住自己喜欢的女人了,奈何,他太小了,现在连个举人都不是。

    高如月并未再说什么,抹着眼泪带着冬梅回了院子。

    魏莘岚至此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还年少的他也没法借酒消愁,只能跑到池水边发呆。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在后面假山处响了起来,魏莘岚并未乱动,只听两人说道。

    “给我说说今日出府听了什么评书?”一个好奇的女声问道。

    “那我给你说说,那将书先生今日说的是前朝太后的故事。”一个小厮回答道。

    “哇,宫闱密闻,他不怕砍头啊?”女人又问道。

    “你笨啊,都说了是前朝的事儿,和当今圣上没关系,这可不是乱议皇帝的后宫,不怕的,你到底还要不要听?”小厮似乎有些恼了,威胁道。

    “要听,你快给我说说。”丫鬟哀求道。

    魏莘岚原本是打算悄悄离开的,他是正人君子,受过孔孟教导的,才不会去偷听人家的悄悄话呢,但是听她们说要讲一下评书的内容,他倒是也想听一听是什么,也许能化解一下自己的忧愁。

    只听那小厮说了个在童心兰年代电视剧里用烂了的故事。

    无非就是前朝太后入宫选秀,一痴迷于她的男子自宫入了宫里伺候左右,陪伴着她经历风雨、抵挡了后宫的明枪暗箭、保护着他心爱的、却无法碰触的女人走过了一个又一个陷阱,最后,男人帮助心爱的女人登上了太后宝座。

    原来古代还真的有这样的故事啊?

    童心兰听了小厮讲的故事,心想,在魏莘岚喜欢的女人要入宫的这个时候听到高府的丫鬟小厮说这样的故事,会不会太凑巧了一点啊?

    巧合得就像是有人故意安排讲给魏莘岚听的一样。

    这个家伙,不会天真的听了这么个故事,就自宫入宫了吧!

    如果自己的委托者真的这么干了,她倒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人家东方不败自宫是为了练就武林绝学,他这样自宫的话,恩,好吧,如果为了值得的女人自宫,去陪伴一生的话,童心兰还是会为他感动的。想想那些有了老婆还乱来的渣男,这样为了心爱的女人自宫相守的男人,再笨,童心兰还是佩服。

    经历了父亲被奸人陷害、母亲气死,还有亲人欺凌这些童年经历,魏莘岚自然不会像那些天真、心里只有爱情的公子那么冲动,为了爱不顾一切。

    所以,魏莘岚当时只是感慨了一番故事里男人的深情和付出,自己自愧不如。

    毕竟,魏莘岚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追求,再说了,选秀还没有开始呢,高如月万一落选,只需要在宫里当3年宫女的话,他还能利用这三年努力学习,考个功名,用自己的官爵来迎接高如月出宫。

    见此,童心兰放了心,并未觉得魏莘岚是个无情的人,为了女人自宫入宫,他父亲的冤情怎么办?那才是不孝啊。

    但是,童心兰就更加纳闷了,这么个内心坚强的男孩子,最后怎么还是入宫了?

    在高如月入宫等待参选之后,魏莘岚心情虽然低落了很多,但是还是有好好读书,他强迫自己好好看书,到时候如月是当小主还是宫女,他再着急都没有用。

    备选的时间过得很快,终于到了选秀的时间。

    魏莘岚看不到选秀的现场,童心兰想象了一下,大概和那甄x传选秀的时候差不多吧?

    经过一天忐忑的等待,高府终于等来了消息,高如月落选了……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bkhl323235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