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74、一入宫门(十五)

正文 374、一入宫门(十五)

 热门推荐:
    安慰了冬梅,让她不会对高如月产生疏离之外的其他情绪,童心兰没有想利用冬梅和高如月来一场三好和金铃那般进宫后主仆相杀的宫心计想法。

    冬梅心里虽然依旧失落、委屈,但是经过童心兰的安慰之后,觉得小岚子说的对,既然入宫了,大家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高如月已经不是她的小姐了,高如月也没有将她当做交心的姐妹,她没有必要还那么尽心尽力的为她着想,将来应该多为自己打算。

    心境变化不过一瞬,冬梅说完了自己的事情,还是想起了小林子,就算高如月不提,她也是会关心这个可怜的太监的。

    “小岚子,谢谢你了,若不是你,我可能会做错事,变得不像自己。今后在宫中,我的朋友就只有你了,如月她,哎,我也尽量少和如月来往的,即便见面,那就按照宫中的规矩来,这样也不会被人寻了差错,也是为了她好。”

    “对了,小岚子,小林子现在怎么样啊,今日能看看他么?我也好久没见过他了。”冬梅擦了擦眼角,问道。

    “小林子很好啊,不愧是冬梅看得上眼的,他真的是十分勤劳,将永和宫小花园照顾的井井有条,嬷嬷们也是对他赞赏有加,说是将来为他在德妃娘娘面前美言几句,将来小花园就让他做主了,你瞧,有付出,就会有回报的,不得不说,小林子在整理花土上还真的有一手,到了这里,也没有被埋没,将来,你也不要担心他了,谁的路都是自己的走的,我们也不是他的父母,走到哪一步,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童心兰满嘴都是对小林子的夸赞。听得冬梅心里也是热乎乎的,其实冬梅也懂,高如月说冬梅将小林子当弟弟,其实冬梅还没有那么不靠谱。因为关心一个人,就真的认了人家当弟弟,感情还没有到那一步呢,最多是觉得小林子像弟弟,这么关照一个普通朋友罢了。

    而高如月左一口弟弟又一口弟弟只是想给冬梅戴高帽。让她自己联想。

    现在童心兰这么说,冬梅心里也放心了,毕竟是自己关照过的人,进宫后她也见得多,不一定救了谁,那人就会回报你,她帮小林子是处于好心,却也没有真的图回报,若是真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心机在里面计算着得失,魏莘岚也不会这么惦记着帮冬梅了。

    说白了。冬梅只是个傻姑娘,有点善良,却也不是精于算计的人。

    “你说得对,一入宫门,我们的任务就是伺候好主子,只要伺候好主子,主子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乱砍头,所以,只要小林子照顾好主子,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经过童心兰刚才的安慰。冬梅也想开了许多。

    送走了冬梅,魏莘岚又去了一趟永和宫的小花园,果然见到小林子正在准备花肥。

    照料花朵可不是轻松的活计,这些花儿珍贵异常。品种不同,需要日照的时间不同,需要的温湿度不同,需要的营养肥沃度也不同,虽然永和宫不缺太监,但是有童心兰“帮忙”。让小林子得了之前照料花园的太监青眼,自然是将配置化肥的配方给了他,这样的器重对于一般的太监来说是好事,但是对于别有居心的小林子来说,那是真的承受不住,对自己的任务耽误的厉害。

    小林子,继续忙碌吧。

    轻笑一声,童心兰回到德妃身边伺候。

    “小岚子,刚才又去见那御膳房小宫女了?”

    在给德妃捏脚的时候,德妃突然问道。

    就知道在宫里其实没有什么能隐瞒得住的秘密,童心兰手下活计也没有停下,抬头对德妃真诚一笑,说道,“是啊,那宫女,小的在入宫前便认识了,说不上多熟,但是在宫里,也算难得的老面孔吧。”

    “哦,他乡遇故知啊。”德妃原先是躺在贵妃榻上,这时换了个姿势侧卧,顺便换了只脚让童心兰捏。

    童心兰不知道德妃自己的消息源查到了多少消息,但是她始终坚持不再德妃面前说谎的准则,刚才德妃的语气听不出太大的情绪,童心兰还是小心翼翼的,也没有继续说话,不知道如何接,和宫里的人说话,就是累,更何况是和这种猜不出心思的后宫女人说话。

    “本宫许久未曾出宫了,小岚子入宫不久,虽然不是京中人士,离得也不太远,京郊啊,本宫小时候也想出去看看呢,但是家教甚严,家父愣是不许我去看,听说京郊风景也是很美的,今日无事可做,干脆,你就给本宫说说你的家乡吧,以解本宫儿时愿望,如何?”撑起身子,德妃斜眼撇了一眼童心兰,眼里不容拒绝的意味非常明显。

    要说,魏莘岚哪里是京郊人士啊,进京后就被高家父子锁在高府,除了府里假山人工湖,哪里还见过别的风景。

    就算之后被李天高带去了京郊,他也没有心思查看附近风景如何啊,童心兰就算要胡诌,那也是编不出符合的。

    真的胡诌,那不是在可能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的德妃面前作死么?

    拒绝也是不行的,童心兰哀伤的垂下头,说道,“娘娘,家乡的景色一直都在小的心里挥之不去,*之无奈离开故土,却,小的心里实在难过,现在一想着家乡的山山水水还历历在目,我却回不去了呢。”

    “回不去了,怎么会呢?本宫给你令牌便可出宫了啊,京郊也不远,一日够你来回啊。”德妃也没有追究童心兰没有正面回答她问题的意思,毕竟刚才的话,也不是真的想听小岚子说什么故乡风景。

    现在见小岚子似乎想要说她想听的话了,德妃瞬间眼神也专注了起来,她最容不得的,就是被自己器重的人撒谎骗自己,利用自己,既然刚才小岚子没有忽悠自己,现在是要说实情了么?

    童心兰见德妃没有因为自己岔开话题就生气,也放心了,长期的铺垫,露出小小的马脚。就是让德妃先派人去调查自己的身份,免得自己贸贸然说出高家父女对自己的利用,去投诚德妃,德妃反而会怀疑自己在利用她去报仇。或者有其他的目的。

    到时候,德妃肯定还是会心里不爽的。

    让德妃自己去查,现在德妃这么问了,她在借机说出来,就好多了。

    “一日。哪里够呢?”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童心兰似乎是认命似得用告罪的眼神看了德妃一眼,放开德妃的脚,从贵妃榻上挪了下来,慢慢的跪在德妃面前,叩首在地,长伏不起。

    “今天可不是什么大日子,小岚子为何行此大礼啊。”德妃见此,觉得小岚子还是识得大体的,让陈嬷嬷加了两个垫子。也坐了起来,看着趴伏在地的小岚子。

    “娘娘,小的曾说过,入宫,是入得莫名其妙,小的也不知从何说起了。”哎,委托者的要求,让童心兰也没法走装*路线,好好伺候德妃什么的,那就不可能脱离德妃的眼线。要去报仇,还是逃不开德妃的视线,不如让德妃知道的好。

    现在,童心兰还没有开始动手。没有损害德妃利益,没有动用德妃的势力、资源、威望的时候告罪,德妃还不会那么生气,将来若是动手后再来揭开这些,德妃就算不追究他的隐瞒、不气愤自己被利用,也不会留着“小岚子”在身侧伺候的。这样就没法完成魏莘岚的心愿了。

    马格吉,魏莘岚肯定是脑抽了,当太监上瘾了,让她来帮她伺候利用过、有愧的德妃,呜呜呜,德妃黑化好恐怖的说。

    这也害的童心兰在德妃面前一直都乖乖的,小心翼翼的,不敢妄动,就像是个真的太监似得用心伺候德妃。

    用0561的话来说,这就是任务者的专业性了,找到这样的任务者,真是它0561慧眼识人才!

    “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啊,没事,本宫有的是时间,你从小时候开始说,我也有耐心。”德妃此刻是端庄的,童心兰知道她的表情越是正式,她就越生气。

    “娘娘,小的并非有意隐瞒,只是,只是小的也是稀里糊涂的就入了宫,因此,小的心里一直都难以释怀,也不知道能找谁说心中的委屈和疑惑,遇到冬梅后,我又有了希望,想问问她是否知道些什么线索,看看能否慢慢查出原因,小的也想知道这都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小的是不敢因为自己的私事就打扰娘娘的,也怕自己都说不清楚,引得娘娘心烦,现在既然娘娘说到了这里,小的也不想骗您,不然心里也会不安的,娘娘对小的那么好,小的怎么能欺瞒于您。干脆,直接说了算了,到时候,即便是死,小的,小的也,死而无憾了。”

    童心兰知道不能一来就状告高粱生父女,因为即便是德妃的人查到了什么线索,也不可能查得那么细致,能让德妃猜到高家人意图,现在,只能让他慢慢来引导德妃去获得真相了。

    “哟,瞧你哭得可怜的,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德妃私自惩罚下人呢,别哭了,擦擦眼泪,将你的委屈都说给我听听呗,或许,我一个开心,主动帮你查查呢。”

    果然,听童心兰说不愿意欺瞒于她,德妃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在德妃的人查来的消息里,虽然小岚子有许多看不通透的地方,但是也猜得出他不是故意针对她来的。

    挑选太监的是陈嬷嬷,她想找管理书房的太监也不是别人撺掇的,小岚子即便有什么秘密,不说也能理解,但是就怕小岚子因为那些秘密,将来会犯错,既然是她德妃宫里的人,到时候出了事儿,总会让人抓了把柄攻击她,德妃是容不得这样的潜在威胁的。

    当然,如果猜错了,小岚子就是一环扣一环的要加害她的话,她也不会让这等小人暗害了去,要如何惩罚小岚子,就看看他待会儿如何说吧。

    德妃双眼微微一眯,有点像猫儿似得狡黠一笑,“趴在地上吸灰尘呢,抬头回话吧,看你趴着,我累得慌。”

    是啊,德妃是挺累的,坐在贵妃榻上,想要看清楚童心兰的表情怎么会不累?不看清她表情,一会儿可怎么知道小岚子说故事时候的情绪波动呢?

    童心兰知道德妃的意思,也不矫情,伏趴着说故事,德妃不会相信她的,因此,她赶紧谢恩端正了跪姿,开始半真半假的说自魏莘岚的故事。

    有胆子抖露这些,童心兰也是仗着记忆里,知道德妃虽然黑化很恐怖,但是德妃就是莫名的比较宠小岚子,后来即便知道小岚子利用了她是别人的人,也没有直接杀了小岚子,只是抽抽鞭子而已。

    或许是书香世家的千金小姐,对识字能管理好书籍的人有好感吧,谁知道呢?

    所以,童心兰才敢现在在一切都还来得及,没有利用德妃势力做坏事之前说出来,到时候德妃应该不会太生气吧。

    故事说得有点长,童心兰是完全站在上一世什么都不知道的魏莘岚的视角来讲的故事,并未开启上帝视角,因为她需要的是德妃相信她现在是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的小岚子,对于一切是真的懵*……

    听完了童心兰说的故事,德妃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盯着因为跪得太久有些颤颤巍巍的童心兰低声说道,“哦,竟然这么可怜,明明是个有前途的书生,竟然因为一连串的遭遇,进宫做了太监。”

    那一句话,说的语气没有太大情绪波动,就像德妃面见低于自己妃子请安时候的应对语气似得,不过接下来,她突然眼神犀利的问道,“小岚子,你委屈么,恨么?”

    小岚子是恨的啊,但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岚子为什么要恨呢?

    看来久居宫中的德妃听了童心兰那没含有什么引导意义的话,就猜出了什么呢,现在,德妃也是在试探童心兰是否真的只是感到疑惑想要知道真相、还是在利用她德妃去报仇。

    未完待续。

    ps:  感谢:i洁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i洁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i洁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i洁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冰色丷

    投了1张月票

    清酒如歌

    投了1张月票

    璇舞之珑投了2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