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80、一入宫门(二十一)

正文 380、一入宫门(二十一)

 热门推荐:
    “哼,当我愿意看到你,你怎么变成了这样的人,又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怪我,我讨厌你。请大家看最全!”见魏莘岚底气十足,高如月心里一惊,失宠的太监哪里能在外这么说话,难道他又被德妃重用了?那还是稍微挽回一下吧,再说了,冬梅还有用,说这句话,下次好让冬梅继续关心她,问她到底怎么了。

    说完这句话,高如月委屈的看了一眼冬梅,扭头就跑,她才不是落荒而逃,这样还能让冬梅觉得她真的很可怜。

    “如月……”冬梅到底还是不忍心见高如月伤心的,伸手就要去拉她。

    “冬梅,由得她去吧。”童心兰拦住冬梅,冬梅还有些不乐意,觉得刚才魏莘岚说话还是有些过分了,如月都伤心了。

    童心兰知道她从小照顾高如月现在还有一iǎn脱离不出高家丫鬟的角色,因此拉她到一边说道,“冬梅,别为他担心了,你还是为你自己担心一下吧。”

    “怎么了?我惹什么麻烦了么。”见魏莘岚一副严肃的模样,冬梅终于回过神,要知道在宫里很容易丢掉小命的。

    “刚才如月叫你学做粤菜,你真的会去学的吧。”童心兰没有回答冬梅,反而看着她,也不怕泄漏刚才自己偷听她们说话的事儿。

    “我,我。”童心兰的眼神太过严厉,冬梅是想要狡辩也没有办法,刚才的确是心软了,差iǎn就答应了高如月的要求。

    “如月说。她就是为了回家讨好老夫人,也不会传授厨艺给别人,这,应该不会对御厨造成什么大的伤害吧。”

    “你傻啊,她最初说的是什么?想要做菜给她主子吃,你没答应,她后面才编的谎话,冬梅,你不是她高如月的奶妈,不是她的丫鬟了。你没必要为她的各种任性要求负责。”童心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冬梅。这姑娘怎么就那么傻,高如月说什么就信什么。

    说道理,冬梅不会听,现在童心兰觉得还不是将高如月真面目告诉她的时候。因为高如月即便是有野心。但是现在也还没有危害到冬梅。人就是没有危害②∴ǐng②∴iǎn②∴小②∴说,.♂.@< s="arn:2p 0 2p 0">s_;<>到自己,就不会觉得有多么严重,在她看来。高如月想当皇后那是值得鼓励的。

    但是,若这条路上会踩着她爬上去的话,冬梅或许才会避开高如月了,所以,童心兰引导道,“冬梅你好好想想,为什么高如月别的菜她不学,偏要学粤菜?”

    “不是老夫人她们喜欢吃么?”其实冬梅也不是很清楚高如月外婆口味,毕竟没有生活在一起。

    “错了,高如月她是打听到陛下喜欢吃粤菜,所以想要学的。”童心兰根据记忆,大概能猜测高如月是打探到了皇帝的口味了。

    “什么?打探陛下爱好,这,可是要砍头的。”御膳房里警告过大家不许泄漏陛下用餐习惯和爱好的,虽然为了不被人探知,做菜都会多做很多,那就是为了掩盖陛下的爱好被人打探到,因此冬梅还是很懂宫规的,只是遇到高如月这个曾经自己服侍的小姐,就会无理由、无底线的去满足她要求。

    “所以,你别犯傻,仅仅是你去偷学御厨厨艺,被人发现的话,你也只能重回洗衣局了,别忘了,你和高如月她们是不一样的,高如月就算现在只是一个伺候小主的宫女,但是至少她的小主不会害死她,不会陷害她,因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即便高如月犯了小错,她的小主也是会护着她的,不会让她吃亏。而你,还有我,我们是没有靠山的。”

    “怎么会,你不是已经得了德妃娘娘青睐了么?娘娘肯定会护着你的啊。”冬梅不解道。

    “你不知道么?我已经被德妃娘娘厌弃了啊,我被关了一周的禁闭,现在被放出来,也见不到德妃娘娘了,说不定哪天,就要被打发回训练所了,我这样被四妃这样妃位的娘娘重用过的太监,以后谁还敢用?那不是和德妃作对么?呵呵,这还多亏了高如月所赐呢。”童心兰终于找到机会黑一把高如月了,也让冬梅知道,自己已经被高如月利用了一次了。

    “如月哪里有那么大本事。”虽然觉得魏莘岚说的很严重的样子,但是冬梅还是一副你别驴我,我读书少的表情看着童心兰。

    “她的本事大着呢,你还记得小林子么?”童心兰就知道冬梅信高如月比魏莘岚多一iǎn。

    “记得啊,对了,小林子在永和宫怎么样了,不会出事了吧?”冬梅以为魏莘岚提到小林子是因为他也出了差错。

    “你还不知道啊,你那么关心小林子,我还以为他荣升之后会第一时间就来找你告诉你好消息呢,你不知道么?他现在已经ǐng替我的位置,伺候在德妃身侧了。”童心兰对着冬梅耐人寻味一笑。

    “这,这也太快了吧。”冬梅虽然觉得魏莘岚说得有些阴阳怪气的,但是也知道主子不会莫名其妙就突然疼宠一个下人的,尤其还是宫里的娘娘,当初小岚子被德妃重视那也是有个过程的,而且她也知道魏莘岚是识字懂文化的,然而小林子的话,以前被美人退还给了训练所,后来美人愿意要,若非她帮忙,或许连在御膳房帮忙都没可能。

    虽然小林子识得两个字,但是与魏莘岚相比,那还是差得很远的。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你自己都说的那么没有把握,也知道这速度太快了,却拒绝去相信心里的猜测。”

    叹了口气,童心兰忧心说道,“冬梅,我们都被高如月利用了。”

    “小林子,是高如月故意安排到你身边的人。”

    “什么?我只是个御膳房宫女罢了,能有什么利用价值。再说了,小姐要我帮忙的话,直接开口,我肯定也会答应的啊,干嘛这么做。”

    “因为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沛公啊,她知道你心地善良,所以故意让小林子接近你,而那时候,我正好在替德妃娘娘寻替代我伺候书房的太监,所以……”童心兰说到此处便不说了。只是幽幽的看着冬梅。让她自己去想。

    冬梅按着童心兰的思路思考下去,哪里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表情忧伤了起来。

    童心兰知道自己目的还是达到了,对于冬梅来说。被如月利用还是很伤心的。最伤心的还是不被如月信任。如月对她耍花招了,因为如月不是一直说她们是宫里关系最亲近的人么?需要帮忙的话,她和魏莘岚就真的不会帮如月了么?她何须欺瞒两人。让小林子接近她,让她将小林子推荐给魏莘岚,从而让小林子顺利的接近了德妃,现在小林子又将魏莘岚取而代之。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高如月又得到了皇帝陛下爱吃粤菜的消息,是谁告诉她的,这根本就不用猜的,肯定是现在能够伺候在德妃身边的小林子啊。

    得到了有用的消息了,高如月又来找她,让她去偷师学粤菜做法。

    “如月她,何须如此呢?为什么她就不信任我,要这么利用我们?她不知道,这样是会害了我们前途,更甚者,会害死我们的么?”冬梅真的非常伤心,即便前段时间已经被高如月态度伤害了一次,但是她还是觉得是自己心态不对,不管现在高如月还是不是她的小姐,至少,她们也是最熟悉的人,在宫里互相帮助一下也是应该的,如月不喜欢听她教导,也是她引导方式不对,如果她自己以前是小姐,现在被自己曾经的丫鬟指导,她也会不开心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毕竟小林子的出现并非两人闹了不愉快之后,那时候两人的相处还是比较和睦的,可那时候,高如月就已经准安排好了小林子来接近自己了,那时候还是魏莘岚刚刚被提拔到德妃娘娘身边伺候的时候吧。

    那,要培养一个对自己忠心的太监,肯定不是一两日的,而且据冬梅的了解,小林子入宫的时间还比高如月和她都早。

    这也是一开始,冬梅没有将小林子和高如月联想到一起的原因。

    那,到底是高如月收买了小林子,还是……

    冬梅觉得继续思考下去太可怕了,无论如何,高如月想要的,都不会是她现在表现的那么淡然,什么都不想要。

    “冬梅,你觉得是宫里好,还是宫外好?”冬梅脸上的表情就是猜到了什么,却不敢相信,但是长痛不如短痛,童心兰继续问道。

    对着魏莘岚,冬梅还是敢说心里话的,“虽说都是伺候人,伺候宫里的贵人貌似比在宫外伺候老百姓更高贵,但是我们这样的宫女,却没法离开皇宫,一辈子不得嫁人生子,到老,只能和你们这些太监一起孤独长老,老死在这红墙内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在外,有钱了,或许还能给自己赎身呢。”

    “是啊,那你知道为何自己会被卖到宫里来么?”就到了撕开伤疤的时候了,童心兰有些不忍心,但是有魏莘岚这个更悲催的存在,冬梅或许不至于那么痛不欲生。

    “老爷生死不明,夫人也病倒了,无法主持高府,夫人家里人来接她回娘家休养,没了主子的高府需要减少开支,我伺候的小姐也入宫了,成了闲人,自然就被高府给卖给了人牙子,后来遇到了挑卖宫女的嬷嬷,我就入了宫啊。”冬梅仔细的思考着每一个环节,也没发现有什么毛病啊,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其他府邸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卖家奴的。

    “那,冬梅是不是觉得入宫能够见到高如月很开心,觉得这就是缘分,一开始是不是还想着以后要好好的伺候她?”

    “……,是的。”能在宫里见到如月,冬梅是真的很开心。

    “那你在宫里遇到我,有没有很开心?”童心兰继续引导着问道,有时候自己想的,要比别人说的更有说服力。

    “肯定开心的啊,我们能在宫里遇到,这,就是,缘,分……”说到后面,冬梅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一家子人,竟然有三个都入了宫,不是入朝堂做官,而是都在后宫,有太监有宫女还有一个拥有秀女资质的小姐。

    如月和她们这样买进宫做粗活的宫女不一样,如月虽然落选了,但是她是秀女,如果以后被皇帝陛下,亦或者其他王爷番王看上了,她是能做妃甚至当皇后的。

    她们这些低微的宫女,即便被皇帝宠爱,最多也只能做到美人,除非生了皇子,才可能当上妃嫔。

    若说高如月是正常的当选了小主,她作为高如月的贴身丫鬟进宫当宫女的话,那是很正常的。

    但是,如月落选了,她还是被塞进了宫,而魏莘岚明明是个立志考科举,将来要为魏父查清冤案的书生,竟然也入了宫,冬梅以前纳闷过,却没有仔细询问,怕伤了魏莘岚的心,现在被魏莘岚这么一问,这么一联想,冬梅觉得一股寒气从脚板心窜上了心头。

    如月到底是想做什么?

    想到这些时日,魏莘岚来对自己说的话,冬梅抬头对着童心兰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所以,一直引我别傻傻的什么都听高如月的?”

    “如果一开始我听她的,现在,她肯定不会这样骗我,肯定什么都给我说,小林子的事情也……”也什么,冬梅说不下去了,到时候,她会为了小姐一起骗魏莘岚,将小林子送到魏莘岚身边的吧。

    “不,我没有一开始就知道,我一开始只是有着猜测,你知道的,一开始,我除了伤心、觉得丢了读书人的脸面,无颜见父母,就是一副不想活了的模样,若不是遇到了你,你来开导我,我还振作不起来。”童心兰开始忽悠了,不能让冬梅觉得自己也算计了她,这样会让小姑娘以后连她也不想见,不听她的意见的,那她以后还怎么护着不听她话的冬梅?未完待续。

    ps:  感谢:妮子喵

    赠送了礼物100起iǎn币平安符

    妮子喵

    投了1张月票

    洁

    赠送了礼物10起iǎn币

    洁

    赠送了礼物10起iǎn币

    201109091529

    投了1张月票

    姽婳少主

    赠送了礼物10起iǎn币

    姚如冰投了1票

    本书来自:bkhl3232351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