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93、一入宫门(三十四)

正文 393、一入宫门(三十四)

 热门推荐:
    高如月的手臂受了伤,对赵雪珍的说法是给她做菜的时候不小心被油烫了,赵雪珍哪里不敢动,这两日也没有让高如月做活,让她好好养生,闲了、有精神了才找她聊天。

    这时候,两人正在聊着天,就见太监拿着皇后的懿旨走了进来。

    懿旨到,赵雪珍所在的慧心宫一宫之主惠妃便带领所有侧殿妃子或者小主一起跪迎了懿旨。

    听到自己被皇后赐封了正五品的嫔妃,高如月哪能不开心,现在,这个功里,也就惠妃比她高阶了,其他的贵人、常在、答应这些小主,都得向她行礼了,比她得到赐封早又如何?还不是一群连皇帝圣言也没见过的怨妇。

    她和皇帝的感情可是不一样的哦!

    所有的一切,高如月都很满意,只是不是皇帝圣旨赐封,她还是有些失望,圣旨钦赐,才能显示她的不同,也能更好为将来拉仇恨,做上位的计划。

    但是不管如何,高如月知道自己成功了,成功上位,她还是很开心的。

    尤其是看着脸色忽的一瞬间变得苍白又摇摇欲坠的赵雪珍,高如月心里就一阵快意,当年若不是你将我的舞蹈献了上去,我怎么可能受苦这么久。

    她定能比偷学了皮毛的赵雪珍表现的更加完美,赐封绝对不是赵雪珍这么个小小的小主,当初恐怕能当上贵人,依照她的聪明才智,那,三年后的现在,她或许已经是四妃之一了也说不定。

    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抢走了自己机会。

    忽然得偿所愿的高如月还是记得不能嚣张的,对待惠妃等人还是礼貌的笑了笑,并接受了大伙儿没有诚意的恭贺,而面对赵雪珍的时候,她就没法不恶毒了。

    “我见姐姐如此面色苍白,难不成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被皇后娘娘赐封了。小主,我,你若是不开心,我怎敢接旨。”高如月上前拉住赵雪珍的手。又装作痛苦的抽离受伤了伤疤还未痊愈的右手。

    她这是讲赵雪珍树在了人前,即便大家看不惯她,妒忌她,却也更看不惯见不得人好的赵雪珍啊。

    大家私下里或许会拿宫女撒气,但是也不会将这样的人留很久就处理掉。留着这样的人在身边,就是蠢货。

    那不是激起别人的怨愤努力往你头上爬么?

    没手段还敢妒忌、害人、见不得人好,赵雪珍愚蠢的名头今日算是戴定了。

    而且,高如月若是不接旨,她们一宫所有人都会被皇后娘娘责罚的。虽然是皇后的懿旨,但是谁都知道后面还不是这个女人勾搭上了皇帝,才会有这么一道旨意么?

    只是大家觉得不是皇帝下的圣旨,就会心里平衡很多,那也只是心理安慰。

    一群女人纷纷上前暗卫高如月,或是劝说赵雪珍让她说句好话。没办法,皇帝的新宠就是有任性的资格,她们在这个当口还不会蠢得去得罪高如月。

    赵雪珍先前只是没想到高如月会被赐封,那就是说她勾搭上了皇帝咯,她一直都在骗她吧,说什么学做菜给她吃,肯定是借着这些时间出去勾/引陛下去了。

    这下,用不着其他妃子责怪她没看好自己身边宫女,赵雪珍自己也没法接受自己被人当了傻子利用,若是她管得严格一些。高如月没法出宫,或许,她就没法勾搭到皇帝了吧。

    现在听着高如月的这样说话,赵雪珍就知道以前什么关心她的话都是假的。演给她看的,高如月还记着仇呢,怪她当初偷学了她的舞蹈献艺了。

    呵呵,这是自己应得的惩罚么?

    但是,高如月的心思未免也太深沉了,竟然在她身边潜伏了2年多。还装好姐妹,呵呵,罢了罢了,既然对方记仇,那她现在服软或是不服软,显然对方都不会放过她的,留在宫中也不过继续当深宫怨妇,早日死了或许也干净,她才不怕高如月对付她呢,她早就延误了这样的生活了,曾经还觉得高如月是她唯一能解闷的姐妹呢,搞笑。

    赵雪珍惨然一笑,也没有恭贺高如月,扭头便回了自己厢房,只留下一句。

    高如月能真的不接懿旨?当然不会不接了,真的这么作,这里所有的妃子都会恨上她恃宠而骄的。

    高如月领了懿旨和赏赐,便从赵雪珍的房间,搬到了惠妃隔壁的侧殿,这也象征着她在这宫中排名第二的地位。

    之后便是和大家好好聊天了。

    得偿所愿的高如月还以为那边判案过程没有悬念,所以依照陛下这也得性子才会在案件落实之后就给她赐封了妃位。

    现在的冬梅,在她眼里,不过一个死人罢了。

    她根本不会为了冬梅花太多心思。

    只需要等着小林子给她带来最终的消息就行了,哦,对了,现在她是嫔妃了呢,月嫔,呵呵,她能正大光明的培养自己的手下了,以后再也不会遇到用人的时候捉襟见肘的窘境了。

    小林子,就留在德妃那里当棋子便可,这样的暗棋若是回收了,那就一点用处都没有了,她又不是没人能用。

    此刻起,小林子在高如月心里彻底沦为了上一世魏莘兰的角色。

    御膳房这边的厨艺比较,毫无悬念的场中各位大厨都赞同了冬梅并未偷学厨艺,尝过冬梅做的两道菜之后,连黄师傅也同意对方做的和他味道是不同的,并且还更好吃,虽然,闻起来味道是一样的,这也太神奇了。

    既然厨艺不同,那就说不上偷学手艺了,那某人对冬梅的指控便是无中生有,不成立了。

    审理的太监突然觉得有些拿不准上头的意思了,难道上面真的是要屈打成招么?但是上头言之凿凿的样子,让他以为这次没有悬念啊。

    他不敢擅做主张,只得找人去询问,因此审案的地方再次又御膳房转移到了内务府。

    大太监这个时候也已经将案件的进度禀告了回到上书房的皇帝。

    “哦,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柴崇俊摸了摸皇冠玉佩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想了一会儿,想通了各中关节之后,怒极反笑的说道。“那就宣月嫔亲自去对峙吧。”

    “皇上,这。”是否有些不妥?

    “没什么不妥的,让她去吧,被打了的又不是我的脸。我不怕被打脸,我要让那些想爬我床的女人看看,没那个脑子就别动歪脑筋,算计到我的头上,我才不会碍着面子就护着她们。自己承受这个冤枉气呢,皇后和德妃不也一起丢脸了么,呵呵,这两个女人,一开始就等着看我好戏了吧,哼。”皇帝气呼呼的将自己关进了上书房,大太监得了圣谕,自然就朝慧心宫去宣布命令了。

    恭贺高如月得到赐封的聚会还没散呢,当着这么些女人听到大太监让她带着证据去内务府审案现场的传话,高如月是一脸自豪。她还以为皇帝是让她亲自过去惩罚“伤了”她的冬梅呢。

    周围的女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这并不妨碍高如月感觉良好的觉得自己这么炫耀了一波自己受宠的程度,陛下就是这么体贴她!

    不急于一时和大家聊天,回来再细细说道,让这些女人羡慕妒忌恨去吧。

    说到证据,高如月就拿上了从冬梅那里拿来的冬梅亲自写出来的菜谱,换了嫔妃的衣服,又带着刚才惠妃赏赐的两个宫人昂首朝内务府走去。

    到了内务府,穿着嫔妃衣服的高如月接受了大家的见礼,这还是她当上嫔妃之后。享受到的第一波外面的人的行礼呢,高如月心里十分满足,这才仅仅是一个开始呢。

    “免礼,不知道你们要什么证据啊。”高如月明知故问的问道。

    “哦。是这样的,娘娘,虽然有了一些证据,不过,我们还需要一份原告能提供的证据证明这个贱婢偷学厨艺的罪责,免得她死鸭子嘴硬。死不认罪,有了证据,让她死个痛快不是更好。”审案的太监谄媚的说道,刚才已经从师父那里知道了大概的原因了,这个月嫔可能会成为上位时间最短的嫔妃呢。

    高如月见惯了太监对高品阶妃子谄媚的样子,因此没有听出这个太监话里另外的意思,皇宫这个地方,真的让人死,何必要什么证据呢?

    “腊梅,将这个给大人送去。”有了宫女自然就要用,她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怎么可能自己讲东西递给这个太监,高如月唤来惠妃赏赐的宫女,让她跑腿了。

    太监看了这个配方,的确是冬梅的字迹,并且和刚才冬梅c作的程序以及配方都是一样的,那就不存在冬梅刚才是临时发挥改变了菜谱的推测了。

    这个证据自然也传送到各有关活旁听的御厨手上观阅了一番,冬梅的嫌疑自然是洗清了,至于这个月嫔么?呵呵,想来也是个为了自己往上爬,往御膳房扣屎盆子的女人了。

    但是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皇帝既然让她来了,就是将来没好日子过了的意思,皇帝也真奇怪,今日提了别人,又来打这个女人的脸,是多大的仇恨啊。

    没人怀疑陛下是被这个女人骗了,而是觉得皇帝又在玩儿人了,杀j儆猴什么的,陛下最爱玩了,但是总有些女人不长记性。

    大家一个个沉着脸,没有投递给月嫔过多的神色,现在她还是嫔妃,等她不是嫔妃了再看看他们如何招呼她吧。

    “谢谢娘娘提供这份证词,实在是太感谢您了。”皇帝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并不代表下面的大太监真的敢这么由着他脾气来,因此他已经让人来打了招呼,带来了话,让审案的太监别将事儿闹开。

    高如月觉得太监的笑容有些奇怪,却也没想太多,只觉得可能是自己刚身份变化了看谁都觉得奇怪吧。

    又看了一眼冬梅,果然还是那么没用呢,死鸭子嘴硬又有什么用?

    “冬梅啊,偷学了别人师父的手艺,你就承认了吧,这样的事情,将来是万万做不得了,一会儿我会帮你说情的,去洗衣局好好改过自新,将来我会来接你的,我现在已经是月嫔了,只要你好好思过,将来我就会接你到我身边好好生活。”高如月一直当做是皇帝让她亲自来报仇呢,但是她还是得装大度啊,反正这些人要是真的因为她受宠听她的话没赐死冬梅,她也会开心的。

    反正,她将来有了手下,在宫中弄死一个宫女那还不容易啊。

    早说了,冬梅在她眼里,早就是死人了。

    “呵,月嫔,原来如此。”冬梅见高如月当了嫔妃还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魏莘岚说的对,高如月利用了她,达成目的之后就过河拆桥,还发挥了她的余热,让皇帝怜惜她。

    “呵呵,小姐果然长大了呢,比小时候更狠了呢。”冬梅觉得心如死水,当初被小林子取代了地位的魏辛岚,在猜出高如月算计之后是否就是这样的感觉呢?

    亏得她还一直帮高如月说话,试图劝和两人呢。

    她就是个傻子,好坏不分。

    “冬梅,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小姐我看到你变成这样真的好心痛,你就去洗衣局好好改过自新吧。”高如月设色讥讽的看着冬梅,温柔的说道。

    冬梅垂下脸,就是这样的女人,她曾经还打算在宫中护着她呢,她就是用着这样表里不一的样子欺骗了自己呢。

    “好了,今日的案件已经查清了,冬梅偷学厨艺的事情纯属~误会,现在误会已经澄清了,冬梅姑娘就别跪着了,回去好好洗洗睡觉休息休息吧,冬梅姑娘,你可得好好感谢月嫔娘娘,多亏了她带来这份至关重要的证据,才能证明你的清白。”太监落井下石的说道,他也看不得这些女人作啊,一个没有未来的嫔妃,他痛打落水狗真的没什么的,大太监给他的态度让这个审案太监如此坚信。

    这种让陛下丢脸的女人,陛下是真的不会再宠爱了。

    而且,一看就知道她肯定莫名其妙还得罪了德妃皇后吧,不然陛下也不会讲皇后德妃牵扯出来说一句,大太监心里门儿清着呢。

    但是高如月不知道啊,她现在一脸懵*啊!

    未完待续。

    ps:  对不起哈,前两日橙子电脑坏掉了,拿去修电脑那里修理去了,硬盘坏了……,今日补上前两日的假更了,今日的也更新了,一会儿我再来两更合成一章,4000字算是补偿一下假更的错误。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