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436、挚爱冥妻(二)6更

正文 436、挚爱冥妻(二)6更

 热门推荐:
    汪喜婆也没并未想得到童心兰的回答,一把扯过帕子盖在了童心兰脸上。..

    对方话不多,但是童心兰也得到了一些信息,原来自己嫁过去是当妾的啊。

    虽然一般古代当妾的嫁衣都要避开大红,但是童心兰看了看自己穿的,的确就是大红的喜服,那,所以一开始没想到会是当妾。

    不知道 是这边不兴妾室穿粉红,还是怎么,预估错误了这一点,童心兰不敢再用以前的经验来判定了。

    果然,外面喜婆念唱到白家之后,所有的程序竟然都是按照娶正室大老婆的程序来的。

    踢轿、射箭、新郎抱新娘过火盆等等,这些应该都是正室才能享受 的待遇才对,怎么委托者这个当妾的竟然能享受 ?

    如果没有异常的话,那就只能说明有猫腻了,亦或者自己和新郎认识,对方非要按照这个规格娶她。

    但是童心兰感觉得到新郎白大少爷对她很是冷淡,除了抱着她过了火盆,之后都不太想靠近她,这就谈不上是熟人恋爱结婚的可能性了。

    妾室也能拜天地么?

    喜堂里,人不是特别多,应该都是白家的亲戚。

    拜父母的时候,却也没有拜女方的父母,只拜了白家老爷和夫人。

    这些东西,弄得童心兰一头雾水。

    之后童心兰就被送入洞房了,而新郎官也被他那些家人拉去喝酒去了。

    从喜帕下方看得出屋里没有人,根据喜婆的话。童心兰就知道 委托者家里应该挺穷的,所以身边也没有个伺候的丫头也不奇怪,所以她将喜帕给揭开了。

    屋子里张灯结彩的,也贴着大红的双喜剪纸,两根粗壮的红龙凤喜烛将整个装扮成红的房间照得更是火红一片。

    原本应该喜庆的,但是童心兰觉得胸口压着一块石头似得,压抑的不得了,她有点想吐。

    民国时的喜服不会特别累赘,所以,童心兰走到桌边倒了一杯凉茶喝了下去。希望将心里的慌张压下去。

    这些感觉肯定是委托者传递给她的。因为她除了觉得结婚的仪式有些不符合妾室,其他也没有什么地方感觉到不对劲。

    一般新郎都要应付恭贺的亲戚都会挺久的,所以,童心兰准备 看看记忆。这样就能搞清楚状况。而不是瞎猜了。

    但是。童心兰闭上眼,放松自己之后,却如何都看不到委托者以及记忆。

    这样的情况太不寻常了。以前的任务里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试了好几次,童心兰依旧看不到记忆。

    太糟糕了,能看到委托者记忆也算是开了金手指了,现在这个优势也没有了,看来只能靠自己寻找答案了。

    对了,0561呢?

    它不是得到主系统那个什么二分之一公仔膜后能随着自己到达任务世界了么?

    但是翻遍全身,也找不到0561.

    也对,随身的机会只有二分之一,这次,可能正好是不能随身一次。

    傻坐在屋子里根本没有意义,童心兰看了看屋子,这房子并不是古古香的土木建筑房子,而是有些类似上海滩那些公馆模样的小别墅内部。

    看来白家的确有钱,而且也追求时尚,亦或者有些地位。

    屋子里大部分家具都是十分新潮的欧式家具,但是床是古代金丝楠拔步床,雕花特别漂亮讲究,脚踏板都比大学时候架子床宽。

    床尾处,有个和床一套的梳妆台,还新装上了一个椭圆形的半人高大镜子。

    欧式装修房配上古古香的中式床和梳妆镜,这样的搭配,是这个时期中西结合的结果么?

    看着镜子,童心兰起身朝它走了过去,也看到了自己的脸。

    我擦,刚才不该吐槽喜婆脸上粉太多的,自己脸上何尝不是一层厚厚的白粉末?

    嘴唇上也涂上白粉末,红胭脂就点了点唇心,脸颊也有两坨圆圆的胭脂,这风格的妆面儿,肯定是那汪喜婆给她画的。

    刘海也没有什么美感,就是年画上那种胖娃娃的桃心形的死板刘海。

    难看死了,男人看到了会被吓死。

    就在童心兰照镜子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童心兰扭头看去,那男人穿着红马褂,应该是新郎无误了。

    白大少长得比较儒雅,看起来30出头的样子,面无须发,身体有些羸弱,眼睛有些青黑,看来是没睡好,或者肾不好。

    他没有被童心兰打妆面吓到,咳嗽了两声,温柔的对她说道,“过来坐,是不是觉得很闷,有些无聊?”

    “恩。”为了保险起见,童心兰还是坚持少说为妙,仅仅点了点头,却也听话的坐过去坐在白大少爷指着的椅子上。

    白大少叹了口气,双眼柔和的看着童心兰,嘴角带着笑意道,“水心兰,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妻了。”

    “妻,不是妾么?”童心兰疑惑的问出声。

    “不,就是妻子,你,就是我的妻子。”听童心兰那么说,白大少有些歇斯底里的捶着桌面,恶狠狠的盯着她。

    这个少爷莫不是疯了不成?

    童心兰害怕 似得赶紧点头,“是,我今天就是你的妻子了。”

    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话,白大少爷很是满意 ,安静了下来,脸上又带上了笑容,“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夫君了,心兰,我叫白莫寒,从现在开始,你叫我莫郎,好不好?”

    经过刚才的事儿,童心兰是知道 了,这个男人有强迫症,别看外表弱弱的,还笑脸对着你询问你,其实他不会听你的意见,因此,童心兰点了点头,小声的喊了声,“莫郎。”

    “好,真好,心兰真乖,我们以后一生一世都不会分离了。”白莫寒十分满意 童心兰的表现,从怀里摸了一个白玉手镯出来,就要给童心兰戴上。

    “来,这是我送你的,心兰以后永远也别取下来好不好?”白莫寒抓着童心兰右手就给她戴。

    “好。”对方根本不容拒绝的样子,童心兰的手也被捏得发白,镯子有些小,但白莫寒就像没发现 似得,死命将镯子往童心兰手腕推,童心兰手背很疼,这个镯子根本就不合适,看得出来不是给她买的,要么是祖传的,要么,……未完待续。

    --╯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