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443、挚爱冥妻(九)3更

正文 443、挚爱冥妻(九)3更

 热门推荐:
    听着感觉他像是想要咬死水心兰似得,多大仇啊?

    他们家?难不成是萧家!

    “等等,你是大少奶奶的家人么?”若真的是萧家人的话,可能自己能得到更多消息,童心兰连忙伸手抓住转身离开的男人。

    “男女授受不亲知不知道?拉拉扯扯成何体统,真是没教养,真是不知道姓白的怎么会看上你。”好看的脸庞上尽是嫌弃之色,男人甩开童心兰的手,骂骂咧咧,倒也附和他一身的痞气。

    “你是萧幼琴的亲人么?”若是萧家人,童心兰就能理解他为姐姐打抱不平的心了,也没有怪他说话难听。

    “是啊,我就是萧家人,你给我记清楚了,我叫萧长戈,萧家四少爷。”萧家四少爷下颚一扬,自豪的报出家门。

    但是他眼神一转,就看到童心兰手上戴着的白玉手镯,俊脸又被气得煞白,他抓着童心兰的手道,恶狠狠的问道,“你在哪来偷的?”

    见萧长戈的表情,莫非这白玉镯还不是白家的东西咯?

    童心兰立马就将白莫寒给卖了,“白家大少爷给我的啊。”

    “好,好你个白莫寒,我姐姐的嫁妆,你也敢送给你的妾室,真是不将我们萧家人看在眼里。”萧长戈凶狠的瞪了童心兰一眼,就双手开工的想要将童心兰腕上的镯子给脱下来。

    “这是我姐姐,怎么能戴在你这样的人手上,给我摘下来。”萧长戈拽了两下,手镯太小了,不好挣脱,因此霸道的领命童心兰自己摘下来。

    “我也摘不下来啊,白莫寒也是强制性的给我戴上的,我的手都差点废掉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大少奶奶的嫁妆,不然我怎么也要拒绝的。”童心兰伸出手。给萧长戈看手指根部和手掌相接处留下的勒痕,因为是强制性的贯进去的,两侧已经红肿了。

    萧长戈见了之后,也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但是很快又对童心兰怒目直视,“不要脸,干嘛把你的手递给我看,不知廉耻,又在我面前炫耀白家大少也对你有多宠爱么?哼。我姐姐当初就是瞎了眼,嫁给了他,你也别太开心,他这样的人,很快就会不要你了。”

    牵扯到他的姐姐,童心兰觉得萧长戈的脑回路有点异常,因此也不打算绕弯路了。

    “四少爷,我想问问你,这对玉镯有什么来历么?”

    “来历?来历可大了,可是我就是不告诉你。”萧长戈坏笑的看着童心兰。看你又能如何的挑衅模样实在欠揍。

    “你不告诉我,那,我就砸了这玉镯。”童心兰摸着玉镯,也挑衅的看着萧长戈。

    “你,哼,你砸啊,我量你也不敢。”萧长戈量定水心兰这样小门小户出来的女人不敢砸了玉镯。

    “我已经砸碎了一个,也不怕砸了这个,你说我敢不敢?”这样已经对你产生了偏见的少年实在是没法好好交流的,童心兰也只好继续走激将之路了。

    “什么?你已经砸了一个。”萧长戈心里又气又急。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奶奶送给姐姐的玉镯,姐姐从小就十分珍视这对玉镯,虽然落到这些不讨喜的人手里。萧长戈却也不想它落个玉碎的结局。

    几兄弟说好了,将来把白家斗垮了,还想着将姐姐的遗物请回家呢。

    “这对玉镯是我祖上流传下来的,已经传了差不多上千年了,你可千万别想不开砸了它,这可是文物级别的手镯。你砸烂了,知道是多大的罪么?”萧长戈又怕说重了惹毛对方将东西砸了,这种被对方抓住弱点的谈话真是糟糕透了。

    原来是古物,怪不得有一些神奇的力量,童心兰又说道,“你很想要你姐姐的这个玉镯吧?”

    “当然想要啦,这是我姐姐最珍视的东西了。”萧长戈想着,若是大哥在这里的话,哪里会受这个女人威胁?也不会像他这么婆婆妈妈的,而是直接将这个女人的手给砍了拿回玉镯。

    但是他……

    不敢。

    哼,人善被人欺!

    不过,若是能拿回玉镯,大哥他们肯定会很开心的。

    “如果你能帮我,我就将这个仅剩的、唯一的玉镯还给你。”童心兰觉得自己也是够无耻的开始威胁人了,竟然用一个玉镯去威胁人,不过她若是不弄清楚一些事情,她的小命都要没了,她现在也不是用人命去威胁人,所以,也算不得大奸大恶吧,就是有些卑鄙了。

    “帮你?你现在可是白家大少爷的人,要什么没有啊,干嘛叫我帮你?”萧长戈嗤笑的撇着童心兰说道。

    算了,是时候发挥一下演技了,别人带着仇恨势必不会用心帮她,所以,童心兰痛苦的垂下头,难以启齿似得开口道,“你以为我在白家过得很好么?若是过得好,我能在进门第三日就被送到医院抢救?你看我现在坐在轮椅上,这是过得好么?玉镯也不是我故意打碎的,是,是我被打得滚落楼梯的时候摔碎的。”

    “什么?白莫寒打女人?”在萧长戈的认知里,虽然白莫寒现在在他眼里已经是无耻混蛋了,但是那也仅仅是在姐姐死去之后的表现导致的偏见,他们也算从小认识了,白莫寒一直都温文尔雅的,也十分绅士,不然姐姐不会嫁给他。

    “呵,四少爷,你觉得呢,难不成,是我自己把自己打伤的?”童心兰小心翼翼的觑了萧长戈一眼,见他表情有些松动,便故作神秘的看了看周围,对着脾气大却心思简单易懂的萧长戈勾勾手。

    萧长戈见她这样,不由自主就靠了过去,只听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用怕得有些颤抖的声音小声对他说道,“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很快就被折腾死,但是,我知道大少奶奶的死不那么简单,我希望,你救救我。”

    说完这句话,童心兰祈求的看着萧长戈的眼,不过又飞快的缩回了轮椅里,怕冷的抱紧了毛毯。

    对不起了,单纯的少年,为了自救,童心兰才编了这个谎言,不然,她根本得不到外界的帮助,靠她一个人,哪里干的过白莫寒和那屋里的鬼魂。

    你姐姐和姐夫要害我,就别怪我利用你自救了。

    萧长戈被童心兰眼里的恐惧和她刚才说的话惊到了,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虽然对方说的话有些毛骨悚然、有些可笑,但是,姐姐的确是突然就死去的,突发性心脏病?姐姐根本就没有心脏病,他们也没有看到姐姐的遗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