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447、挚爱冥妻(十三)

正文 447、挚爱冥妻(十三)

 热门推荐:
    卖了?

    越过萧家人将陪嫁下人都给卖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童心兰又询问了一会儿,但是巧慧所知甚少,实在是挖掘不出什么了。

    到了下午,童心兰再次来小花园晒太阳。

    而巧慧这次是准备齐全,水果、凉开水等等都准备好了,她打定主意,无论水姨娘提出什么要求,她都不离开半步。

    巧慧如临大敌的样子也让童心兰头疼,这丫头,真是难为她了。

    不过,只要萧长戈能来,他就能想办法引开巧慧的,童心兰已经想明白昨日那些老人是如何被护士引走的了,所以她一点也没有担心。

    过了一会儿,一个护士一脸笑容的朝两人走来的时候,其中一个护士对童心兰说道,“夫人,陈医生让我来带您去拆除石膏。”

    童心兰当过医生,自然之道现在还不能拆除石膏,但是她没拒绝,心想这应该是萧长戈想出的办法吧。

    因此,童心兰点了点头,“好,那我们过去吧。”

    巧慧带着东西将童心兰送到门口就被护士拦了下来,“姑娘,只能病人进去。”

    “可是,那是我家夫人,我……”

    “巧慧,没关系的,一会儿有事我会叫你。”

    “好吧。”巧慧想了想,医生办公室只有一个房门,便又放了心。

    童心兰自己推着轮椅进了办公室,护士就从外面将房门关上了。

    陈医生抬头看了童心兰一眼。就拿着铅笔戳了戳身后白色帘子,里面悉悉索索了一阵,接着,萧长戈就拉开帘子,他满脸不开心的坐在床边,皱着眉头搓着眼。

    “看来,我打搅你睡觉了。”童心兰好笑的看着明显没睡醒的萧长戈,能在陈医生办公室睡觉,两人关系可真好。

    萧长戈明显没有挪动的意思,他懒洋洋的朝童心兰招了招手。指了指看诊用的床边。

    童心兰也知道在门口谈话可能会被门外的人听到。便推着轮椅过去了。

    “你来挺久了?”

    萧长戈垂着脸,没啥精神的抬眼看了下童心兰,缓缓的点了点头,“是啊。结果不小心睡着了。幸好小陈记得帮我找你来。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记得我帮你之后,要把手镯给我啊。”

    当然不能告诉他白莫寒想帮萧幼琴复活,不说白莫寒那个方法到底会不会奏效。就算是假的,这个十分喜欢姐姐的萧长戈恐怕也会想冒个险试一试吧,反正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被牺牲的也就她一个外人罢了。

    童心兰知道自己想得太黑暗,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恩,你放心,我会把手镯给你的。”将手镯交给看重它的萧家人,到时候告诉白莫寒是萧家四少爷抢走的,那白莫寒也没法责怪她了,那个手镯在白莫寒的计划里应该很重要吧,他想从萧家重新将手镯要回就不会那么容易了,兴许能帮她拖上一拖时间。

    所以,童心兰自然不会拒绝将手镯交给萧长戈。

    她相信,白莫寒已经失去了萧家的信任,即便他为了拿回手镯告诉萧家他的计划,那些老人也不会相信他,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像萧长戈这么冲动易被说服。

    “其实,我也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但是最近我总是心绪不宁,想要找地方放松一下,但是家里下人将我看得很紧,我恐怕也没法寻得清净,希望萧四公子想个办法,让我出去透透气。”

    “你不会是想逃跑吧?”如果白莫寒真的是虐待狂,这个刚入门的小妾想要逃跑也是能理解的,但是小妾逃跑后若是被人抓住了,那下场就很惨了,萧长戈为此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忧。

    “不会的,我怎么可能逃跑呢,虽说我是八抬大轿抬入白家大门的,但是我却不是自由之身,我的家人早已经将我卖给了白莫寒,没有户籍,我能跑去哪里。”这也是从巧慧那里套来的信息。

    “那你想去哪里?”萧长戈就纳闷了,据他所知,水心兰应该不是爱玩的性子,也不会有什么熟人需要她去见。

    之前萧长戈就查过水心兰的情况,毕竟这个是打了姐姐脸的女人,怎么都要了解一下。

    这个水心兰情况十分简单却也传奇,水心兰的父亲就是郊外看守义庄的水老头,水老头和他妻子老来得子,生了个俊俏的闺女,整天捧在手心里,只可惜老两口走得早,水心兰只好跟着水老头弟弟过生活。

    水心兰作为看守义庄的老头的女儿,这么个晦气的身份原本就不被人待见,再加上这个水老二也不是个心地善良的,以前靠着哥哥扶持过生活,现在哥哥走了,没人给他钱生活了,还留个拖油瓶给他,他怎么会好好照顾水心兰。

    因此,水心兰在新家也是过得不好,什么活儿都要做,还天天被水老二的妻女打骂,性格越来越孤僻,除了做活,就不会出门和谁玩耍,因为没有人和她玩耍。

    这样身份的女人,打了姐姐的脸,萧长戈不生气才怪,他觉得白莫寒做得太绝。

    但是,就是这么个晦气的人,白莫寒那小子竟然要娶进家门!

    但是昨日听了童心兰一番话,他又派人去更加仔细的打听了水心兰的资料,这才知道,水心兰身份有问题。

    水心兰其实不是水老头的女儿,那么老的老头和老太婆怎么可能还能生孩子,水心兰是“棺材子”。

    所谓棺材子,自然就是生产于棺材中了,水心兰是一具无名女尸产下的婴儿,水老头夫妇见她可怜。便收养了她,也没有将这个消息说出去,就怕对女孩儿将来的成长不好,这样的女孩子可能会一辈子嫁不出去的,即便,当他的女儿,可能也嫁不好,但是也比真相流露出去的好。

    索性水大娘因有腿疾,也不经常出门,水老头说水心兰是老来得子也没有人怀疑。

    但是这样的事情水老头也没有瞒着弟弟水老二。这消息。萧长戈就是从水老二嘴里套来的。

    这情报,不知道白莫寒清楚不清楚,他娶水心兰是因为她身份低贱可以任意打杀折磨也无人知,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萧长戈定定的看着水心兰。他不清楚。她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我。我想去教堂找神父。”这个世界既然已经有鬼了,那童心兰就按照有鬼的方式去处理吧,直接说去找道士。害怕萧长戈怀疑,幸好神父还兼职做心理医生,萧长戈应该不会直接怀疑到鬼神之说上吧?

    而且,萧幼琴结婚都是穿的婚纱进行的西式婚礼,那她应该是不信国内法术,而是信奉国外宗教,或者更接受国外的宗教,那她找了洋人神父,或许更能对萧幼琴的鬼魂产生作用。

    神父?

    萧长戈点点头道,“你想什么时候去?”

    “若是今天就能去,那就再好不过了,不知道萧四少爷有没有比较熟悉的神父?旁的人,我信不过,也怕对方认识白家的人。”现在这个时代,有钱人肯定要和洋人打交道的,童心兰可不想遇到白家认识的洋人。

    “你放心,我会找个值得信任的人。”萧长戈觉得水心兰肯定是心里有秘密十分难受,所以要找神父忏悔,能有什么秘密让她难受?莫不是姐姐的死因?因为是“丈夫”所犯,所以不敢报官?憋在心里才会那么难受的?

    这么想,萧长戈觉得自己怎么都要找个信得过的神父才行,那些个洋人神父,虽然爱财贪色,但是对于这些忏悔者倾诉的秘密那是誓死都不泄露,职业习惯好得不得了,但是也不是每个神父都这么有职业道德,到时候安插一个和自己熟识的神父吧。

    “陈海,这就交给你了。”萧长戈对在一旁研究病历的朋友说到。

    “好的。”陈医生拉过白帘将萧长戈遮住,对外说了声,“进来吧。”

    门外的护士听他这么说,就打开门走了进来,担心童心兰的巧慧也紧跟着走了进来,看到童心兰还在,巧慧松了口气。

    陈医生对着将轮椅摇过来的童心兰说道,“你的腿这两天恶化了,若是不弄好,或许会瘸,需要重新做个矫正手术才行,我们医院没有这个条件,不过教会医院有条件,一会儿我带着你去那边找史密斯医生帮你瞧瞧情况如何,如果能做手术,到时候看他怎么安排吧,若是没办法,你的腿,可能也就这样了。”

    巧慧一听水心兰的腿或许会残疾,就想起大少爷当初踹的那一脚,若是水姨娘真的瘸了,大少爷还不打死她啊,都是她没有照顾好水姨娘才害得她摔落楼梯的。

    “陈大夫,您一定要治好夫人的腿啊。”陷入担忧的巧慧只顾着祈求水心兰的腿无碍了。

    “我是大夫,自然回会尽力,你推着你家夫人跟我们上车吧,我们一起去教会医院。”陈海脱下医生白袍,就朝外走去。

    巧慧见此,自然跟从,早就忘记要去提前告诉白莫寒这件事儿了。

    一行人离开了办公室,萧长戈才从办公室悠然离开。

    萧长戈找到送他来医院的司机,两人换了衣服,他又戴上了帽子,这就钻了进去,全权充当司机了。

    巧慧守着童心兰在门诊大楼门口等着陈海办理手续,萧长戈开车过来之后,陈海才从缴费处走了出来,时间配合的很好,巧慧也没有怀疑,只当是刚才陈医生在缴费处打了电话叫了车来。

    陈海大爷似得直接坐上了副驾驶位置,巧慧看的儍瞪眼,她不能对医生生气,那可是自家夫人的大夫,所以她气急的敲了敲车窗,“你下来帮我一下。”

    萧长戈无奈的看了眼友人,陈海耸了耸肩,靠在座位上就睡觉。

    最终,萧长戈拉低帽子还是下了车,将童心兰抱上了后座。

    巧慧收好轮椅,上了车,一行人便朝教会医院去了。

    教会医院就在教堂隔壁,一行人轻易就将巧慧给支开了,还派了个护士看着她。

    陈海对接下来的事情是一点兴趣也没有,能躲班潇洒他就很开心了,找了个护士开始聊天,对于这么个朋友,萧长戈也是无语了,不过平日里他也是因此和陈公子交上朋友的。

    萧长戈只好亲自推着童心兰去了教堂。

    轮椅在地上静静的滚动着,擦过人来人往的人流,萧长戈看着轮椅里那个和查探得来消息中气质完全不同的女人,有些疑惑了,因此问道,“水心兰,你和我知道的不一样。”

    “哦?你知道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其实童心兰也很想知道水心兰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没有那么好套话,只套出了水心兰是被家里卖给白家的,其他的事情,巧慧就闭口不言了,似乎有些忌讳。

    萧长戈没有怀疑童心兰这么问的缘由,说道,“你爹是看守义庄的水老头,你自小被人看不起,在你父母都死后,你又被送到谁老二家生活,更是被欺负的很惨,你从小孤僻、胆小,我真想不到,你竟然敢那么和我说话。”

    原本以为汪媒婆说的身份低贱是身份悬殊,原来水心兰的身份竟然是这样的,怪不得汪媒婆说水心兰是撞大运了。

    “你知道的就这么点了?如果你就了解了我这么点情况,那你的确不知道我为何敢那么和你说话。”童心兰没有直接回答萧长戈这么自以为是的中二问题,而是继续诱导。

    果然,这个女人和其他的不一样,竟然不怕他,萧长戈又说道,“也对,像你这样的人,虽然从小就表现得怯懦孤僻,但是你内心应该也是最坚强的,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你是棺材子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的养父母那么爱你,肯定不会告诉你,水老二也说从没告诉你,哦,我知道了,肯定是水老二家婆娘打骂你的时候告诉你的。”

    萧长戈接下来的话,童心兰就没有听进去了,她抓住了重点“棺材子”!

    棺材子是什么,童心兰自然知道,在这个能够有鬼魂存在的世界里,水心兰或许有从前看过的鬼片里那些棺材子拥有的能力,比如阴气重比较好上身,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白莫寒会找上她了。未完待续。

    ps:  橙子电脑又抽了,明天放万更补偿昨天的断更灬°°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