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448、挚爱冥妻(十四)

正文 448、挚爱冥妻(十四)

 热门推荐:
    真相似乎就是这般了,不管棺材子还不是还有其他的异常能力,白莫寒想要的显然也仅仅就是容易被夺身还魂这个功能。 》,

    童心兰长时间的沉默让萧长戈平日里吊儿郎当惯了的心也担忧起来,“诶,你别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不在意这些了呢。”

    “啊,还好吧,对了,你刚才已经联系好神父了?”童心兰岔开了话题。

    “联系好了,你放心吧。”这个年代的电话还不如现代那么普及,但是之前的医院里还是有好几台电话的,所以萧长戈找到司机之前便打了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萧长戈让人事先安排好了,教堂里竟然没什么人,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一排排的长椅,十分安静。

    萧长戈直接推着童心兰走到大厅旁的忏悔室前,“里面就是史密斯神父,你有什么就对他说吧,我先离开了。”

    萧长戈十分绅士有礼貌的转身离开,就像他真的对水心兰一会儿要说什么不关心似得。

    童心兰以前就没有信过什么宗教,主要那时候处在的世界实在是无神世界,那只是一些能带来心灵寄托的团体,她不需要心灵寄托,仅仅靠着心灵寄托是没法赚钱照顾母亲的。

    穿越后一开始是希望能让母亲好好活着,现在,童心兰自己也想好好的活着了,只有活着,才能见证更多的人生,毕竟,没有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真的想去死的。好死不如赖活嘛。

    现在这个世界,若是相信神能帮忙渡过难关,她也是不介意试着相信一下的。

    推着轮椅进到忏悔室,里面的空间对于坐在轮椅上的她来说还是有些逼仄,里面没有电灯,只有小窗上几排镂空小格子透进来些微外面大堂的烛光,透过中间的小窗,童心兰也看不见对面的神父,只知道对方有个人。

    但是忏悔室需要的就是这么个气氛,这样的环境才能让人放松的将心里的秘密都告诉对方。“神父。我来忏悔。”

    通过萧长戈,史密斯神父已经知道对方并非教徒,但是神爱世人,对方既然选择了他。他就该帮人解难。当然。这也既不会对不起友人的嘱托也不会对不起自己的信仰,因此,史密斯静静的继续听了下去。

    过了没多久。童心兰就从教堂里走了出来。

    “怎么,拿了这么多东西!”萧长戈奇怪的看了眼教堂内,但是他也没法看到史密斯,可怜的史密斯已经被童心兰忽悠瘸了,大出血的将珍藏多年的十字架、圣水、红衣主教亲自送的经书等等都给了童心兰,现在已经回去哭去了。

    “史密斯神父真是个大好人,初次见面就给了我这么多礼物,下次再来,我一定好好感谢他。”能活着回来自然要感谢对方,若是不能,呵呵,那就不还给他了。

    史密斯可是无比贪婪的人,竟然会将这些试做珍宝的东西都送给水心兰,萧长戈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你对他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我就说了我的童年遭遇,史密斯神父无比同情我,就将这些给我了,希望能保我平安。”

    其实,童心兰还从神父嘴里知道了一些萧幼琴的事情,萧家和史密斯交往甚密,通过他认识了许多洋人,打通了他们家产品销欧洲的门路,萧幼琴自然也和史密斯很熟。

    不谈话不知道,谈了才知道有些事情似乎并非自己想像的那般。

    “刚才还那么开心,怎么突然就沉默了?”萧长戈担忧的看着再次陷入了沉思的童心兰。

    “没什么,谢谢你帮忙,萧四公子,这个玉镯,我希望回到医院之后,你当着我家丫鬟的面亲自夺走好么?”

    “夺走?恩~”萧长戈挑眉,他什么时候会做这么没品的事情了。

    “我偷偷给了你,白莫寒立马就会发现的,我不想下次见面就是我的葬礼。”

    “你说话总是这么吓人,怕了你了,我一会儿会按你说的做的。”

    童心兰的脚其实恢复的不错,不需要做手术了,偷偷回到病房里,换了个石膏,看起来就是重新做了个手术似得。

    巧慧见此,毫无疑问,而医院又给水心兰开的一大包东西,陈医生拿着,她也没好意思自己去收。

    回到了医院,萧长戈换了衣服,恢复了往日的痞子模样,耀武扬威的走进了童心兰病房,“哎呀呀,白莫寒的新欢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被白莫寒那个畜生打残了?嘿?那王八蛋竟然把我姐姐的嫁妆送给你个小妾,真是欺我萧家无人,给我上,把手镯给我撸下来。”

    萧长戈说着毫无创新的话,动了动手指,司机便上前拦住了巧慧,他则是从包里摸了块打湿水的肥皂在童心兰手腕上擦了几下,没有特别费劲,就将童心兰事先承诺好的玉镯拿了走。

    巧慧见童心兰也受到了惊吓,但是人没有受伤,便也没有太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大少奶奶的弟弟就是个纨绔子弟,向来嚣张跋扈的,这次只是撸走了一个属于大少奶奶的镯子,没有将水姨娘打死已经不错了。

    但是巧慧还是偷偷的给白莫寒打了个电话,将萧长戈找水姨娘麻烦的事情说了一遍。

    没到吃晚饭的时间,白莫寒就风尘仆仆的到了医院,这次,他说什么都不答应将童心兰留在医院了,让人将童心兰和她的一应药品、康复用品打了包就带回了白府。

    “莫郎,让你担心了,真是对不起,没有保护好玉镯,我,我这是该死,应该誓死保住你送给我的玉镯的,上次就摔坏了一个,这次,这次……,我真的好没用。”童心兰偷偷观察着白莫寒的表情,对方十分冷静,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难不成她猜错了?

    “没事,玉镯不见了,以后再买,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没有什么比你还重要。”

    这话可真动听。

    回到了白府,家里已经收拾好了,丝毫看不出那晚童心兰和鬼弄得乱七八糟的样子。

    因为童心兰脚受伤了,白莫寒便让人在一楼给童心兰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

    童心兰进了一楼的屋子,果不其然,原先房间里的大床和梳妆台也一水儿的被搬到了楼下。未完待续。

    ps:  对不起,食言了,今天有点事,耽误了码字,我会补上的。

    感谢:淡淡尢七夜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小吝啬

    赠送了礼物588起点币香囊

    妮子喵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

    淡淡尢七夜

    赠送了礼物1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