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450、挚爱冥妻(十六)

正文 450、挚爱冥妻(十六)

 热门推荐:
    童心兰看着布包包,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异常的话,还是有的,但是我没觉得有什么啊。”0561一休哥模式用双翅挠了挠脑袋。

    “有话就说。”

    “我,就是我啊,我原本是在拨浪鼓鼓面上的,但是我觉得鼓面凉飕飕的,就钻到衣服上了,我算是异常么?”0561无辜的看着童心兰。

    “我不知道你算不算异常,但是你最好,立刻、马上给我回到拨浪鼓鼓面上去,k?”虽然不知道不是全部二维化,0561又是如何从拨浪鼓皮面转移到衣服上的,但是童心兰觉得,一切不符合这个世界原本轨迹的变动都是异常,包括她,当然也包括0561。

    都不知道自己该生气还是该怎么了,幸好刚才多问了一嘴,不然就错过可能是唯一的救赎方法了吧。

    面对着童心兰笑的超级假的笑容,0561故作轻松抖了抖浅浅的绒毛,从容的借着童心兰的手掌,往下面看了一眼放在床上的包裹,“翻一面,反了,不是这一面。”

    童心兰抽出一只手,将拨浪鼓翻了一面,对着0561昂了下脖子,示意它做好了准备工作。

    0561点点头,就像跳水运动员似得,昂着鸡头、挺着鸡胸脯、迈着小短腿儿从童心兰手掌边缘一跃而下,半空中还狗爬式的挥了挥翅膀,甩掉了两根发育不良的浅浅黑色绒毛,咕隆一声,0561便钻入了拨浪鼓里,成为了光秃秃只有原本斑驳黄色鼓面上的一幅画。

    小鸡啄米图……

    不过这画面,比刚才绣在破旧衣服上面假装补丁的时候完整了许多,至少看着不会觉得太过抽象了。

    “0561,你别动,你在里面干嘛呢?”童心兰就像是在看翻动的连环画,只见0561在鼓面上不断跑动,还从这个鼓面跑到了外面的红色木框上。遂又跑到另一个鼓面,如此反复起来,它似乎是追逐着几个颜色较深的小黄点。

    “快点恢复成最初的模样,别乱动了。”

    “宿主。不是我要去追小米啊,是小米自己在跑,我被动必须去追,这就像是一种设置好的被动机制。”0561无奈的边跑边说道。

    小米会跑?不科学啊,好吧。这就不是科学的世界,这也太神奇了。

    “之前,小米也会乱跑?”

    “没有,就刚才,我进来就身不由己的跑了起来。”0561惊慌的奔跑着,追捉着它不想吃的小黄米。

    难道拨浪鼓真的是什么神器不成?不然怎么解释这个异常呢,对了,之前0561在里面就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就跑了起来。

    童心兰条件反射的看了眼窗外,不经意间。外头已经完全黑了呢。

    童心兰下示意的轻轻晃动手腕将拿在手中查看的拨浪鼓摇了一下,“咚咚~”

    清脆又带着有些沉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童心兰觉得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没有退去的烦闷焦躁也被鼓点祛除了去,而身旁的金丝楠木拔步床咔哧一声便塌了一个脚框。

    这是拨浪鼓的力量?

    童心兰想要验证,却也害怕鼓声引来了白莫寒,因此再次轻轻的摇晃了一下拨浪鼓,两个拴在拨浪鼓上的小锤再次发出“咚咚”两声。

    咔吱~

    金丝楠木拔步床再次塌了一个脚,这次床就彻底的向一面倾斜了起来。

    床可是有四个角呢。

    童心兰又连续晃了两次拨浪鼓,剩下的两边床柱也碎了,金丝楠木拔步床一下子就矮了好几公分。

    童心兰推着轮椅。走到床柱一角,将碎掉的木屑轻轻扫开,看到里面有一张用朱砂写就的黄色符咒。

    又换了一个床柱,童心兰照旧发现了一张黄色符咒。

    其余两个角落不消说。肯定也有符咒吧。

    白莫寒这么在意这张床,无论如何都要水心蓝睡上去,不辞劳苦的让人搬来搬去、搬上搬下,这个符咒能不是他放的?

    既然是他放的,那就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似乎突然之间破解了一个害人的阵法,但是童心兰还是觉得屋子里好冷。似乎,比刚才更冷了。

    “宿主,救命啊,我停不下来了,腿都要跑断了。”0561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跑得颇有些踉跄起来。

    对了,还有一个梳妆台!

    拨浪鼓上面的小鸡,应该是探查鬼气存在的利器吧,有鬼气或者妖气,里面的小鸡就会奔跑起来,要知道在古代,公鸡的神职就是司晨啼晓的,只要公鸡一叫,鬼怪就会现出原形或者四处逃散。

    虽然0561只是个小鸡仔,但是它在拨浪鼓上面附着的那个形象虽然有些抽象,却也看得出是成年公鸡的模样,雄赳赳气昂昂的,只是被0561惊慌的模样破坏了公鸡的熊俊英姿。

    所以,拨浪鼓上的鸡就是警告周围有鬼气的,而两个小锤,敲打鼓面打出的声音便类似公鸡叫唤的声音,用以吓唬鬼怪,驱鬼降妖的?这个东西也太厉害了啊。

    对着梳妆台,童心兰摇了摇拨浪鼓,镜面刺啦一声就裂了开来,碎裂开的玻璃碎片哗啦的撒了一地。

    镜面后,果然贴着一张黄符。

    “砰砰砰”敲门声之后便是巧慧着急的叫声,“夫人,夫人,你在么?屋里发生什么了,让我进来帮你收拾吧。”

    巧慧听到了玻璃摔落地面的声音,那她刚才听到拨浪鼓的声音了么?

    “巧慧,没什么,刚才不知道怎么了,床榻了。”童心兰又将凳子轻轻放倒在地,还有垫子、蕾丝帕子扔了一地,将拨浪鼓藏在大腿上,用布盖住,这才去开门,

    “夫人,你有没有怎么样?”巧慧上下打量了童心兰。

    “我吓坏了,这床怎么突然倒塌了?吓得我往后一退,就,不小心碰到梳妆台,镜子就裂开了,这可是莫郎最爱的床,我,我一会儿怎么说得清啊。”童心兰没有撕掉符咒,因为那就会显得十分刻意,她希望白莫寒觉得这是巧合,毕竟“水心蓝”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哪里有能力弄坏金丝楠木拔步床。

    “夫人,大少爷不会怪罪你的,你只是一介女流哪里有那么大力气将金丝楠木拔步床给弄坏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