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456、挚爱冥妻(二十三)

正文 456、挚爱冥妻(二十三)

 热门推荐:
    管家这时候已经吓傻眼了,狠狠的瞪了巧慧一眼,水姨娘怎么凑过来了?还这么辱骂大少奶奶的家人,这些人都不好惹的啊,更何况大少爷对他们还有着愧疚之情,也交代了府里的人不许和萧家的人冲撞,这个姨娘也太不懂事了啊。..

    两家的主子已经对上,万万没有退缩的道理,不然自家多没面子啊,其余的白家下人没有管家的觉悟,没有上前拦气势汹汹推着轮椅上前的水姨娘,甚至给她让开了一条路,看的管家气得直吹胡子。

    管家生无可恋的等着一会儿水姨娘被萧家的几位少爷侮辱,他再上前善后劝说水姨娘回去养伤,免得水姨娘一会儿被这几个关爱妹妹心切的男人给撕了。

    结果,管家只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局,水姨娘刚到大门口,萧家几兄弟的确是横眉怒对的样子,可是下一秒,还没等他们开骂呢,三兄弟直接就涌了过来,萧四少爷直接抱着水姨娘就跑了,大少爷还放了句狠话,“他白莫寒不说清楚我妹妹怎么死的,就别想我们把他的小妾还给他,这娘们儿欠教训,我们带回去替他教育教育。”

    话说的多么的荒诞啊,但是对方说的好像有没有什么错,管家想让人追,但是门外也有萧家下人拦着,他们尽是出不得白府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才进门没半月的姨娘被人抱上小轿车抢走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

    管家一屁股坐在地上,欲哭无泪。

    童心兰庆幸自己将拨浪鼓随身携带着,不然刚才就落在白府了。

    小轿车上,萧长戈也没有刚才叫门时候的痞子模样了,一脸严肃的看着童心兰,“你给陈海打电话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

    坐在前排的萧家二哥也扭头关注的看了过来。

    童心兰想了想,说道,“上次,我给你的玉镯,还在你手上么?”

    萧长戈看了眼萧家二哥。两人眼神有些异常,但是童心兰看不透他们眼里的意思。

    “在奶奶手上。”

    “那,一会儿能将玉镯交给我一下么?”童心兰请求道。

    “可以,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们。你要拿来做什么。”一直板着脸不说话的萧家二哥说道。

    “通灵。”

    人的灵魂有三魂七魄,白莫寒将大少奶奶的一部分灵魂分别封在了两个玉镯上,童心兰知道那是为了同化水心兰,以死人的灵魂寄居在养人的玉器里,那便是用死人之灵养活人。调节活人的气场。

    不管白莫寒要复活萧幼琴出于什么心态,但是,这样分裂魂魄的手段对于死者来说都是极其不尊重的,对于灵魂的伤害也是巨大的。

    而且,若是无法将分散开的灵魂集齐,即便将人复活了,魂魄不全的人,那那个人也有可能是行尸走肉,是植物人,是傻子。

    就因为想到这里。童心兰才有把握让萧家人最后不会怪她说谎,而是将愤怒都投射到白莫寒身上。

    两兄弟听了童心兰的话,俱都静默了下来。

    一行人回到了萧家大宅,童心兰原本的轮椅遗落在白府门口了,但是萧家大门处,衣襟给她准备好了一个新的轮椅,萧长戈将她抱过去放下,便推着她继续往前走。

    身后落后一步坐后面车的大少爷也跟了上来,一行三个少爷都是一脸悲痛的模样。

    童心兰有些慌,刚才自己打的那个电话。莫非这些人真的当真了?她真的不知道萧幼琴是怎么死的,那么说,只是为了引起注意,当然。之前,她还设想着用萧幼琴灵魂现在破碎的状态来转移注意力呢,不知道一会儿能成功不。

    萧幼琴喜爱西学,但是萧府还是十分古色古香的古建筑,当童心兰到达大厅的时候,见萧家老老少少都在那里坐定等着她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萧幼琴在萧府是多么的备受宠爱。多么被人重视,也说明了,一会儿童心兰若是不成功转移仇恨的话,她可能也会很惨。

    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为什么白莫寒那么喜欢萧幼琴了,萧家那么多人都关心她,那就说明她是个备受人喜欢的姑娘啊。

    坐在最上位太师椅上的白发奶奶有些激动,看到童心兰差点站了起来,不过被身边的一个贵妇安抚了下来。

    萧家三个少爷恭敬的一一问候之后,便退回了自己辈分应该站立的位置,将童心兰孤零零的落在了大厅中央。

    “宿主,你加油啊,0561会一直在心里给你加油的,加油!”0561隐在衣袖口,也看到了这个阵仗。

    老奶奶应该就是萧幼琴的奶奶,她打开手里包着的布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手镯,“这手镯,之前是你在戴?”

    “是的。”童心兰老实的回答道,那也不是她想戴的啊。

    “你主动将镯子交给我四孙儿的?”老太太眼也不眨的看着童心兰的反应。

    “是的。”

    “为什么要给他呢?”老太太又问道。

    好吧,终于来了!这个老太太的直觉也真的有够敏感的,直接就找到了话题的突破点,不过,她为什么不是直接问话,而是拿出手镯来问问题呢?童心兰有些纳闷。

    有些为难的看了一圈周围的人,老太太看出她是有所顾虑,说道,“没关系,事关我们家幼琴,只要你说的是真话,我们不会为难你。”

    得到了保证,童心兰这才开口道,“我也不是有什么不敢说,我只是害怕你们听了会当我是疯子。”

    听她这么开口,老太太的眼睛都亮了。

    童心兰一直关注着老太太,自然也看到了她的反应,不过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

    咽了口口水,童心兰继续说道,“我前段时间嫁给了白莫寒,准确的说,是被我养父母卖给了白莫寒做妾。”

    这么说,也是为了萧家不要将对白家的怨恨转移到她一个身不由己被卖到白家做小妾的人身上。

    “我的身份,很低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打听过我的身份,我是城外义庄看庄人的女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