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457、挚爱冥妻(二十四)

正文 457、挚爱冥妻(二十四)

 热门推荐:
    说故事之前,自然要做个铺垫,介绍一下人物属性呗。请大家看最全!

    童心兰继续说道,“当然,我的身份不值得大家**思,我只是想说,因为这个,我从小比较容易沾惹不干净的东西,有时候,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的看不到了。”

    这句话也不算假话,水心兰小时候绝对能看到那些东西,不过水老爹想办法给他搞到了一些东西保护她不受伤害、不受影响、并且看不到鬼魂,找了多少东西童心兰不知道,有可能被白莫寒扔了许多,不过留下的拨浪鼓就能证明水老爹和水阿娘对水心兰是花了心思的,这样的东西都能给她找到。

    “我嫁入白府第一日,白莫寒便将这对玉镯中的一个给了我,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是大少奶奶的陪嫁,所以就没推让。后来,那晚,我睡觉的时候,看到了,看到了一些东西,就问了白莫寒,结果,他一下子就暴怒的将我打了一顿,我现在都还需要做轮椅才能行动。”

    只能继续诬赖白莫寒了,童心兰也不会觉得心里不安,自己总不能缺心眼儿的当着整个萧家人的面说,你们最爱的萧幼琴变成了鬼之后将我搞成这样的吧,呵呵。

    童心兰说的藏藏掖掖的,果然有人忍不住了,老太太捏紧了手镯问道,“你看了什么?”

    “我,之前其实并不敢确定,但是,那天被白莫寒打得滚落楼梯的时候,手镯碎了,我,我看到有个人从里面飘了出来,她,她和我梦里看到的那个女的很像,虽然我没见过她,但是我敢确定。她就是大少奶奶。”童心兰交代了第一个手镯的事情,虽然她当时并未看到大少奶奶从里面飘出来,但是她猜测,应该是有的。

    “你快说。你梦里看到了什么?”老太太心疼的摸着手里的手镯,眼里泛着泪光,激动的问道。

    看到老太太那么激动,童心兰也有些不忍,但是若是不铺垫一下。怎么能转移仇恨?算了,一会儿就简单一点说吧。

    “梦里,我看到,看到有个看不清脸的男人指挥着五个小鬼将那个女人抓住,她很害怕,一直在挣扎,努力的逃,但是她根本逃不掉,那些小鬼最后还是抓住了她,将她分成了一缕缕的破碎的灵魂。她一直在哭,但是之后,她不哭了,有好多个她,她呆愣愣的,没有思想,没有表情,看到这个,我很害怕,所以才问白莫寒的。哪知道,他就把我揍了一顿。”童心兰相信,能将萧幼琴的灵魂分裂开来的定然不是白莫寒,而是他养着的小鬼。所以,便将梦里看到的关于水心兰的故事改成了萧幼琴。

    这画面想一想也挺残忍的,但是大概也是事实了,童心兰没法临时改变说法,这是她花了一夜想好的说法,今天上午又仔细修改了几处。现在不能因为同情老太太就改变,这萧家精明能干的人很多,她临时改变说法,很可能会被人找到漏洞。

    她一开始也没有想到老太太会坚持要听嘛。

    原本觉得相信的人没两个,还需要接下去的话才能说服萧家人,但是,听到这里,萧家老太太已经抹着眼泪哭了起来,“我可怜的幼琴,他怎么能这么对待你,他怎么敢!这是让没法投胎转世啊。”

    诶?这个老太太竟然还挺懂的,也是,这个时代的人很多人应该还是比较迷信的,一听童心兰刚才那些梦境的说法,就知道说的是将人的三魂七魄打散了。

    而周围的人也上前安慰老太太,并示意童心兰先别说了。

    老太太擦干眼泪,挥了挥手表示没事了,恢复了一些清明的老太太也不傻,问道,“他还将这对手镯的第二个给了你?”

    “是的,老夫人。”

    “他,为什么还要给你?”

    “我不知道,老夫人,他强制给我戴上,我也拒绝不了。”

    “你为什么将手镯给长戈?”

    “它想回来萧家,我自然就送它回来了,遇到了萧长戈,我就交给了他。”

    “今天为何给长戈打那样的电话?”

    “老夫人,蝼蚁善且偷生,我自然不想死,你们作为大少奶奶的家人,我觉得应该让你们知道她死后遭受了怎么样的折磨,然后想办法解救她,帮她解脱,因为她很痛苦,她经常来找我,因为只有我看得到她,或许你们觉得我是用你们的悲伤换取我的自由是卑鄙,但是我也是冒了风险,我若是不做点什么,装作看不到,装作不知道,或许我还是能当个不愁吃喝的白府小妾。”

    “而你们,则永远不会知道她多痛、多无助,她会继续遭受痛苦。而我做了一点什么,就意味着我可能会被白莫寒灭口,见到萧长戈之后,我知道你们家对失去萧幼琴非常痛苦,我失去过家人,我也知道这样的痛苦,我设身处地的想了想,若我的家人遭遇了这样的事情,肯定是希望被人告知真相,然后帮我的家人解脱的。”

    “所以,我决定帮萧家,既然我决定去做了,我还是希望萧家能保我平安的,不过我说的这些话,你们不一定相信,或许会觉得我在编故事,会觉得我就是个疯子,然后将我送回白家,让我自生自灭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冒的风险也很大,同时冒着欺骗两个大家族的风险,你们觉得我有必要么?”

    老太太点了点头,“你放心,我很感谢你告诉我真相,我们萧家也会保你平安,若非你将手镯交还我们家,我们也不知道幼琴遭受了这样的折磨。”

    “你将手镯给了长戈,孩子回来就给了我,晚上,我睡觉啊,就看到幼琴趴在我床边哭,我问她话,她也不回答我,我只知道她不开心,但是她不说话,不戴着玉镯,我就看不到了,家里其他人带着玉镯睡觉,却看不到她,我给家人说了,他们只当我思念幼琴过甚,今日长戈听了你打的电话,我便让所有的孩子都回来,让他们看看真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