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595、星河战神(二十八)4更

正文 595、星河战神(二十八)4更

 热门推荐:
    怪也怪在卢乐妍自己太高调的出现在凌炘岚的身边了,只要是重生者都能猜到她是重生的。

    聪明的重生者,都不会自己暴露自己,而她还尽往大家都想抱或者掰断的大腿身边靠,那不是自己作死么?

    大学生活就这么开始了,和高中也没有太大区别,毕竟这是军校,不是普通的大学还能逃课谈恋爱。

    每天也是除了军事理论课就是实战训练,不过自修课更多了,申请训练室也不用排队了,首都大学的资源丰富那不是吹得。

    “0561,卢乐妍到了金盏星了么?”童心兰在自习室边看书边问道。

    卢乐妍为了节约钱,买的飞船的票比较慢,所以飞得比较久,不过也已经飞了一周了,应该也到金盏星了吧,所以,童心兰才会突然想起问一下。

    “宿主,卢乐妍到金盏星了,不过被那个朱司翰派人抓走了。”0561回答道。

    童心兰稍微一想就知道朱司翰准备做什么了,不外乎和阮林江想法一样呗。

    “为什么这些人都觉得控制了卢乐妍就能够左右凌炘岚呢?我记得凌炘岚也不是大色狼吧,哦,我知道了,他们都觉得卢乐妍阅人无数,一定能把不开窍的凌炘岚玩弄在鼓掌中。”

    “不得不说他们对真的凌炘岚十分了解呢,这样的男人,原本花在女人身上的时间就少,比较单纯,怎么可能是卢乐妍的对手,上一世凌炘岚的确被卢乐妍玩得找不到北。”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计划呢。”童心兰嘴角一勾,合上书,起身朝借书处走去。

    “宿主,你准备怎么做?”童心兰不看书了,0561也不用担心打搅她学习了,开心的和她聊天。

    “恩,我不告诉你。”

    “宿主,告诉我嘛,我超想知道。”

    “只是一个设想,还没有具体的执行方案,我得再想一想完美一点的方案,到时候告诉你啦,现在说出来就不好玩了,0561,那边能看到画面么?若是有情报,我也能让心里的初步计划更加完善。”童心兰问道。

    “可以哦,我给你转过来。”这里是高科技的位面,而且还是对于0561来说完全不设防的地方,没有防火请,0561在其中简直就是畅游无阻的鱼儿。

    画面里的状况似乎就是昨日重现,不过,因为朱司翰比阮林江更加霸道一些,卢乐妍得到的待遇差很多,被解开了手脚的绳子,卢乐妍直接被扔在了宾馆的地上。

    卢乐妍将塞在嘴里得布条抽了出来,还闻了闻,她真的是被阮林江弄出了心理阴影。

    白色的帕子比较干净,也没有异味,卢乐妍松了一口气,阮林江不可能在金盏星的,如果是阮林江的人也不可能绑她,随便吩咐一声,她不敢不听,所以,这次绑架她来的人不是阮林江,那是谁?

    “你很冷静嘛,不愧多活了一世,比你上一世有胆量多了,现在,你竟然敢打战神的主意了,我也是十分佩服你的勇气呢,巴布拉尔星球第五军团13营后勤部二级士兵卢乐妍,哦,或者,我应该叫你军中解语花?”朱司翰从里面的屋子里走了出来,霸气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歪头鄙夷的看着卢乐妍。

    草,又是这句话!卢乐妍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崩腾着跑过,她已经开始骂娘了。

    这句话她已经听过了啊!上次阮林江绑她的时候就是说的这些话啊,卢乐妍敢保证,后面那一句,一模一样,一个字没改。

    军中解语花!

    一个个都知道她上一世是军中解语花?

    明明她睡得男人也不算多啊,这个男人她绝对不认识,这么帅,她睡过的话一定有印象。

    那自己没有睡过的话,那就是那些男人当作功勋拿出去说给别人听了,谁说男人不是大嘴巴,一群烂嘴的臭男人!

    看着女人吓傻的呆愣脸,朱司翰误会了,以为卢乐妍是在吃惊竟然还有其他的重生者,若是他知道卢乐妍是在回忆到底有没有睡过他,不知道朱司翰还会不会想利用她,或许,干脆直接杀了她。

    “不认识我么?我是雄狮家族朱家的少主朱司翰,你不认识我,也很正常,我们不是一个军团的。”

    “不过,作为后勤部的军花,我族人也是聊起过你的事情,为了不上战场,你可真是不挑食,几乎把任职你上司的男人都睡了。”

    接着,朱司翰说了一段卢乐妍自己也不知道秘辛。

    “那段时间我们各大家族的斗争蛮激烈的,在重要的部门上,一会儿换一个家族的人,底下的人自然也会换,所以,你也是唯一一个把各大家族的势力都睡了一遍的女人呢,当初我害怕你是间谍,还专门派人查了你,没想到,你仅仅只是不想上战场,躲在后方混积分的女人罢了,你若是间谍,我反而会高看你一等的,你知道为什么后来把那些男人都调走了,派了一个女人来掌管后勤么?”

    卢乐妍其实不想知道,毕竟已经是上一世的事情了,而且上层调动,她关心了也没用啊。

    但是朱司翰说的这些东西,她已经知道对方比阮林江更难对付了,对方若是想说,她也是拒绝不了的,只好顺其意思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爸爸看不起你这样的孬种,军中的人若是都学你这么贪生怕死,还怎么打仗?不处理你,怎么安军心?”朱司翰家族势力比阮林江厉害一些,说话还是更有气势一点,而且朱司翰性格霸道一些,说话自然狠一些,才不会学阮林江那样软硬兼施,一上来就是打破对方的心理防线。

    “所以,我就被推上了战场,死了。”卢乐妍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上一世是这么死了的。

    “你难道不该死么?在军中,你做的哪一件事情是军人应该做的?怕死就别当兵,想拿积分翻身贫民把歌唱,那就拿出勇气上战场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女性贫民参军,她们像你那么做了么?你怪不了谁,只能怪你自己,杀你的决定也不是我爸爸一个人决定的,可以说是更上面的军佬一起决定的,你这个老鼠屎,他们势必是要除去的,以正军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