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47、拱手河山讨你欢(四)

正文 647、拱手河山讨你欢(四)

 热门推荐:
    虽然治疗失败,花淑兰也不怪瑜王。

    瑜王亲自用内力配合药师为骆彦引虫的行为,足以证明他对骆彦没有敌意。

    而且,最后瑜王也因被打断引虫,遭到了蛊虫的攻击,伤到了心脉。

    乔诗诗那个女人,自诩不会辜负任何一个男人,不会抛下任何一个男人,所以,所有企图伤害她男人的人,无论男女、无论是否这些男人的父母亲人,她都会将他们杀掉。

    看到骆彦浑口吐鲜血软弱无力的模样,乔诗诗心疼不已,这毕竟是为了她抛弃家国和后宫的男人,她怎能不爱呢?

    又看到那一直都想拆散她和骆彦在一起的太后在此,觉得这一定是太后抓到了骆彦在惩罚他,遂叫骂道,“深宫里的老女人就是变态,都说虎毒不食子,对于宫里出来的女人来说,儿子也只是为了帮助自己获得至高地位的棋子罢了,现在西月国没了,骆彦没用了,你就对他下这样的毒手,你不配做母亲!我一定要为他杀了你。”

    之后,乔诗诗的男人们对花淑兰展开了追杀。

    瑜王带着人护送着花淑兰成功逃离了追杀,可是他却因为心脉受损,武功尽失,成了一个病秧子,最后在当年大雪压山的时候没有熬过伤痛,去世了。

    这样的瑜王,会是篡夺皇位的人么?

    花淑兰觉得不是。

    虽然花淑兰也不明白,为何她还没有使出多少手段,瑜王就那么干脆的交出了兵权,后来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篡位之心,甚至连京城也不待了。

    或许,瑜王深深的爱着西月国,不希望因为叔侄抢夺皇位而动摇国之根本,所以才离开的那么潇洒吧。

    可是现在,西月已经不再了。

    他为西月国的稳定付出了那么多,他应该是恨她和皇儿没有守住江山的啊,如果是她,她或许会恨不得杀了这样没用的人的吧。

    可是,瑜王却没有杀她和彦儿,甚至还一直在默默的帮助他们,最后还为了治疗颜儿丢掉了性命。

    花淑兰看不懂瑜王。

    童心兰也有些看不懂这个男人,他的每一次选择都是莫名其妙。

    花淑兰后悔当初没有信骆清,还用了手段将他手里的兵权抢了回来,交给了她以为已经成长起来的皇儿手上。

    若当初,没有将兵权收回,没有将瑜王逼成一个沉浸于山水真的两耳不闻家国事的闲散王爷,或许,西月国还有救。

    就算是被瑜王抢走了皇儿的皇位,纵使她心有不甘、皇儿也会被囚禁亦或者被支持骆清的人杀死,也总比,西月国遭受灭国之灾好啊。

    童心兰按下花淑兰的悔意,安抚的对少年帝王说道,“彦儿,你现在是皇帝,记得父皇是如何教导你的么?”

    无论花淑兰怎么想,觉得如何愧对瑜王,现在的瑜王,童心兰是没打算对他付出信任并表现出热情的。

    毕竟,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瑜王可不是后来西月国灭亡之后的瑜王,那时候的瑜王或许只是为了救下骆家的仅剩不多的血脉吧,亦或者还有其他的原因。

    所以现在,童心兰优先要做的事情还是将骆彦培养成一个像刘邦一样有手段的帝王,以后除掉了那些虫子,再慢慢弥补花淑兰对瑜王的亏欠吧。

    毕竟,没有被乔诗诗祸害的骆彦已经渐渐显露明君的实力了,骆彦,也是能够治理好西月国的,如果她叫骆彦把皇位交给骆清,那是躲避,并不是一个解决所有问题的好方法。

    鼓励骆彦也是童心兰必须做的,他才10岁,顺利的当上君主的骆彦,当然比不上经历过皇位之争又在战场上洗礼过的骆清。

    童心兰得帮助他树立自信。

    少年帝王骆彦被先皇留下的心腹大臣之前说的关于对骆清的猜测吓到了,一时间又看到了无论是气势还是人气都比他厉害的瑜王,才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怀疑。

    得到了母后的点拨,骆彦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他现在是皇帝,如何也不能慌乱起来,连母后都那么镇定还安慰他,他是个小小男子汉也不能怕,母后还需要他保护呢,西月国也不能经历宫变这样的动荡。

    骆彦觉得,他必须表现得像一个合格的君王,让瑜王知道虽然他还只是个孩子、虽然他还没有他高、没有他厉害,也不是好欺负的。

    现在,他没法做其他,至少不能表现得怯懦、连说话也不会说吧。

    太傅说过为君者,气势得足,不然就会臣子看轻。

    所以,骆彦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站在殿中对他做半揖礼的瑜王虚扶道,“皇叔千里迢迢从漠北赶回京参加皇侄的登基大典,这份心意,皇侄铭记在心,皇叔辛苦了,请皇叔上座。”

    童心兰见骆彦言语清晰、举止得体,在还没看清是否对皇位有企图的骆清面前,没有贸贸然的用或许会激怒对方的“朕”这个称呼,用的也是晚辈感谢叔叔的客套话,虽然自称皇侄,态度却也不卑不亢,气势也没落下风。

    对于一个千里迢迢赶回来祝贺自己的亲人,即便是皇帝,起身表达感谢也是可以的,也不会让人找出表达和礼仪上的问题,也不会有人觉得少年皇帝是害怕健壮的瑜王。

    总体来说,骆彦表现得还是很不错的。

    平日里的如何教育,在这样的场合这么一临场发挥才能看出一个人的资质。

    童心兰再次确信,骆彦的确适合做君王。

    童心兰来得突然,没有参与到登基大典的晚宴安排,不过,花淑兰做得不错,虽然不知道骆清是不是能够及时赶回参加,还是让宫人为他留了坐席。

    骆清是王爷,又是将军,根据文左武右的标准,花淑兰将他的坐席安排在皇亲国戚坐的右手最前方。

    虽然左为尊右为轻,可是骆清的坐席也是右边最前面的一位。

    花淑兰这是讨了一个巧,但没人会说有错,就算左手位的太上皇辈分的老王爷也不可能挑错。

    骆清看到最靠前的地方的确有自己的坐席,觉得这新君还是懂事的,从这孩子刚才得体的举止,看得出,他被太后教得很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