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56、拱手河山讨你欢(十三)

正文 656、拱手河山讨你欢(十三)

 热门推荐:
    现代的乔诗诗来了,童心兰这才让暗卫开始盯着她,知道这个现代乔诗诗的这些行动,就知道这不是一个老实的主。

    接下来的日子,这些秀女继续接受宫里的礼仪教导,和考试,乔诗诗都成功的过关了,其余不合格的女子,都被送出了宫。

    “婉容啊,明天就是大选了,你叫上彦儿一起去看看吧,也当是让他从国事里面抽身出来散散心吧。”童心兰对已经成熟不少的汤婉容说道。

    “是,母后。”汤婉容在后宫过得是越发的从容。

    汤玄亮在帮助骆彦成功夺回了亲政大权之后,又在朝堂上叱咤方云了两年便在汤婉容的劝说下,荣归故里安享晚年了。

    汤婉容记得封后那天太后说的话,也看得出骆彦是一个有抱负的皇帝,若是爷爷继续留在朝堂上争权夺势,他们汤家不会有好下场。

    而爷爷也是一个看得开的人,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也看得清形势,保全家族的实力远比享受一时的巅峰繁华好,所以找了一个比较好的时机,请辞了。

    因此,骆彦对她也更放心了。

    汤婉容此刻已经明白自己不是一个简单的妻子,还是一个国家的皇后,争风吃醋以前会有,现在她也知道没必要,因为骆彦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也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而且,他也做到了,谁真心对他好,他就真心对谁好。

    似乎,在这后宫里,没谁做的比她好,因为那些女子都得为家族想要更多荣宠。

    有时候婉容也挺同情当年说下那句孩子气话的骆彦,不过他们两都做得很好,现在他们已经是老夫老妻,并育有两子一女,婉容不求什么了,她会继续对那个是弟弟又是皇帝又是丈夫的男人好。

    古代的女子因为没有一夫一妻无妾室无通房丫鬟的现代观念,反而没有那么有我无她的独占丈夫想法,这虽然也是男权社会里面女子的悲哀,但是,想要更多的女人、有着现代思想的女人,或许才会在爱上自己的丈夫又无法独占的时候更加痛苦吧。

    童心兰觉得婉容这个皇后这样挺好的,当年,没有选错啊。

    到了选秀这一天,骆彦果然放下手里的事物,规规矩矩的来到了御花园,和皇后、太后一起进行选秀。

    这也是因为,以前童心兰对他说的一句话起了作用,“彦儿,母后知道你对选秀不感兴趣,但是那些女孩子进宫一次也挺艰难的,大部分孩子都会落选,让她们见见圣颜,得个安慰吧。”

    骆彦也自得其乐,在秀选上,把自己的角色定位成为参观大阅兵的首长似得,就是为了安慰一下参与阅兵的士兵们。

    童心兰都觉得他都想喊一句,“秀女(同志)们辛苦了。”

    这孩子对待被家族利用的女孩子还是抱着善意的,不过,他现在的能力,还是不能完全拒绝选秀,毕竟是祖宗规矩,他还没有实力改写。

    “开始吧。”

    骆彦一声令下,由太监按照编号一个个的叫上堂来见皇帝,说上两句话,亦或者表演一个才艺。

    有两三个大臣的家里的女孩子是不能不要的,当太监叫上她们的时候,他也不只要那些女孩子表现没出错,他也只能无奈留下。

    另外两个名额,就留给家里条件一般的大臣的女孩儿,这也是安抚品阶较低的大臣群体。

    待得乔诗诗上场的时候,童心兰抬了抬眼皮。

    乔诗诗上场之前就听到落选出来的女孩儿为自己没有被皇帝选上而哭泣,她凑上前聊了几句,已经确信皇帝是一个大帅比了,不然,不可能各个选秀失败出来的女孩儿都那么伤心。

    若是一个老皇帝、丑陋的皇帝,这些女孩子不会个个都哭泣的。

    乔诗诗好想抬头看看皇帝到底长的帅不帅,就怕古代女孩子的审美和她现代的审美不一样。

    可是教导礼仪的嬷嬷说了,不能直视皇帝的圣颜,不然可能会惹怒极度重视教养的贵人们。

    且,规矩那么多,真是可恶啊,看一眼又不会死。

    没事,一会儿表演才艺的时候,也能看到皇帝的真颜。

    乔诗诗站定之后,气沉丹田,用异常甜美的声音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并在话里表示自己擅长的技艺是古琴。

    骆彦一听她这么急于表现自己,就知道这个女孩儿是自愿入宫的了,当然也不是仅仅因为童心兰在他小时候说的那么一句就信了,他已经在选秀上认真观察过好几次了,不会感觉错的。

    “哦,即然这样,那朕可得听听你的琴音了,母后,你对古琴多有研究,不知道这位秀女的琴音能不能入你的耳。”

    “彦儿这么说,我也得用心听一听了。”

    古人弹琴前必先沐浴、更衣、焚香、净手,来参加选秀之前,各个秀女都已经沐浴、更衣、焚香、净手了,所以,乔诗诗倒也不需要做其余的准备。

    只是净了手,便跪坐在席上,用从家中带来的古琴,开始弹奏邓丽君版本《但愿人长久》。

    词,当然是看小说的人都熟悉的被唱烂了的苏轼的词――《水调歌头》。

    古琴的声音空灵、清幽又古朴,弹唱《水调歌头》是最合适不过了。

    乔诗诗弹琴的技法还没有原主的浑厚实力,但是这首歌的韵律别出心裁,有别于古代的谱曲技巧,倒是讨了一个巧,让古人感觉新鲜。

    而苏轼的词,没有人会说不好,毕竟那是正宗的古人写的词,古人是能够理解词里面的意义的。

    骆彦眼里的确出现了惊艳。

    当然,现场懂得诗词和古琴的人,眼里都出现了惊艳的神色。

    毕竟,乔诗诗表现出来的是可是中国五千多年来的古韵和现代艺术的高度结合的产物,若是这些懂得风雅的古人听不懂,那才是奇怪了。

    乔诗诗间自己才露了一招,似乎就让古人惊掉了下巴,尤其那个长相的确不错的皇帝,也对自己另眼相看,心中得意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