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59、拱手河山讨你欢(十六)

正文 659、拱手河山讨你欢(十六)

 热门推荐:
    再说了,现在她也被皇帝破了身了,在和其他男人睡,也没人会发现的。

    反正,也是皇帝先负了她的,皇帝就是一根公用的黄瓜,还有眼无珠的看不上她,上了一次就不管了,她就是要给他戴绿帽。

    身为现代女性,她才不觉得和别的男人睡了又会如何,在现代,男朋友少了才会被人笑没魅力呢。

    刺客想了想,如果这个女的耍花招,大不了死前弄死这个女的就是了,便彻底放开了乔诗诗。

    “大侠,你去我床上躲着,我叫宫女为我送一盆水过来。”乔诗诗真心是按照小说里面的套路在走,一般刺客不都是躲进女主的被窝亦或者洗澡的浴盆里面么?

    现在她没有洗澡,只能让刺客去她床上了。

    哼哼,那里绝对是刷刺客好感度的地方。

    她可是女主诶,此刻长得绝对不赖,乔诗诗如此坚信着。

    刺客拉着乔诗诗一起上了床,乔诗诗这才喊道,“翠缘,我想擦一下身子,给我打一盆水进来。”

    “是,小姐。”

    翠缘很快就打来了水,在屋子里,她还是习惯叫自家娘娘小姐。

    端进了屋子之后,乔诗诗就叫她下去了。

    乔诗诗刚才被刺客抓着的时候,就感受到了拥着她的人身材多么的健壮了,一想着立马能够一丝丝的剥开裹成粽子似得男人,看到他雄健的肌肉,她心里就不可抑制的激动了起来。

    毕竟,她也好久没有碰男人了,那个该死的皇帝,让她食髓知味,在她懂得了鱼水之欢的乐趣之后就不来履行义务了,实在是薄情的典范。

    乔诗诗也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得太过急切,以免吓到了古人,她得装作善良、害羞的样子,这样,对方才能看到她的好。

    “大侠,那个,你的胸口受了伤,麻烦你将衣服……脱,脱下一点,我才能为你治疗。”乔诗诗低垂着脸,脸上一片燥热,这可不是害羞的,而是太过渴望了,这么贴近强壮的男人,她实在是激动,还不由得夹紧了双腿。

    刺客能是多么单纯的人么?

    看到乔诗诗的表现,他就知道乔诗诗是渴望男人的深宫怨妇了,这个西月国的皇帝女人那么少,还不能满足每一个女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不过,这似乎也给他提供了机会呢,这样饥/渴的女人,似乎也能利用一番呢,毕竟她是皇帝的女人,靠近皇帝的机会还是比他多多了。

    这么想着,来自姜国的刺客阿鲁卓明也准备施展自己的美男计,他收回刚才凶狠的口气,显得温和了许多,对乔诗诗说道,“没想到姑娘是这么善良的女子,我卓明为刚才的粗鲁向你道歉,其实我不是刺客,只是想来宫里盗取一根千年人参为我弟弟治病,哪想到被人误会是刺客,若非遇到姑娘,我或许已经命丧皇宫。”

    管你是不是刺客呢,能够混进皇宫的男人,武功一定不差,还能从大内高手的手底下逃脱,这样的人,必定对她有用。

    “哎,我好生羡慕你的弟弟啊,能够有你这样的好哥哥,能够为了他,连命都不要的进大内偷东西。”这个刺客已经被她的温柔善良打动了,不然怎么会把名字和进宫的原因都告诉她呢。哼,就算是假的,以后她也能慢慢磨出真的名字。

    “嗯。”阿鲁卓明突然捂着胸口闷哼一声。

    “怎么了?卓明。”

    “伤口裂开了。”

    “我立马给你处理伤口。”

    阿鲁卓明也不好好脱衣服,“撕拉”一声,一把将夜行衣撕了个粉碎,将他锻炼多年的肌肉露了出来。

    他知道,自己充满力量的身体对这些不甘寂寞的女人有着多么大的诱惑。

    乔诗诗看着八块腹肌愣了神,不过她到底还是比古代的女人强一点,毕竟在电视上看得多,回神还蛮快的,但是她还是装作被吓到了,“你,你也太粗鲁了。”

    粗鲁才棒啊,粗鲁的男人更带劲儿!

    乔诗诗的心里乐开了花,她想起了在现代看的那些国外男性脱/衣舞酒吧里面的表演,里面的男人一个个都是这么狂野粗暴的撕衣服的,当时看得她狼血沸腾啊,恨不得立马飞去国外体验一把。

    不过她也只能看看,国内即便有这样的酒吧,她也没钱去,更别说去国外了。

    就是不知道他的脸帅不帅。

    还没有确定对方完全不会伤害自己,乔诗诗也不敢看对方的脸,只是拧干了帕子,就轻轻的擦拭的男人的胸膛。

    女人柔弱无骨的手不断的从阿鲁卓明胸膛上扫过,带起一丝丝的异样感觉。

    阿鲁卓明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声,乔诗诗觉得那一声叫的太销魂性感,她的腿都软了。

    乔诗诗控制着发抖的双手,还是帮阿鲁卓明清理好了伤口,又给他上了金疮药。

    最后一步就是裹纱布了,乔诗诗的宫里自然没有现代医疗用的纱布,她剪了亵衣环住阿鲁卓明,帮他一圈一圈的裹紧。

    将清理伤口的血水倒在室内盆栽里,乔诗诗这才松了一口气。

    “大侠,伤口已经给你清理好了。”

    “谢谢这位姑娘,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若是姑娘有什么需要,我卓明一定倾力相助。”

    “大侠,叫我诗诗就可以了,我,我也不是姑娘了,我是皇帝骆彦的妃子。”乔诗诗是真的以为卓明是逃命的时候慌不择路的跑进来的,所以不知道她是娘娘也正常。

    “什么,您是娘娘?在下刚才无理冒犯娘娘,希望娘娘降下责罚。”阿鲁卓明蹒跚着跪在地上,一副认罪的模样。

    “卓明不必如此,我并不怪罪你,我算是什么娘娘呢,我只是父亲为了荣华富贵送进宫里的一个工具罢了,我还更羡慕你们,在宫外无拘无束,也不用担心一不小心就掉了脑袋。”乔诗诗说到这里似乎悲从心来,流下了眼泪。

    “娘娘,不,诗诗别哭,你是那么的特别,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贪念皇宫荣华富贵的女孩子,如果你想离开皇宫,我能够帮你,毕竟,我能为娘娘做得,也只有这些了。”阿鲁卓明起身,怜惜的擦着乔诗诗眼角的泪水,眼力无限柔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