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61、拱手河山讨你欢(十八)

正文 661、拱手河山讨你欢(十八)

 热门推荐:
    若仅仅贪图美色睡了乔诗诗,童心兰或许会放过那群男人的狗命,如果他们也是想通过乔诗诗进而伤害西月国和骆彦的话,童心兰也不会顾忌他们是不是中了蛊毒才伤害瑜王和花淑兰的呢。

    一番云雨之后,阿鲁卓明说了一番甜言蜜语,乔诗诗心中也是柔情一片,奈何相聚的时间太短暂,情郎不能再停留,天亮了,他会被人发现的。

    阿鲁卓明削了一截头发给乔诗诗留作想念,乔诗诗更是感动,毕竟在古人看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截头发可不仅仅只是头发而已。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阿鲁卓明,乔诗诗这才回味无穷的睡下。

    而在阿鲁卓明离开皇宫的时候,就有童心兰安排的人跟了上去。

    再次享受了鱼水之欢,乔诗诗更是不想承受孤独。

    在阿鲁卓明的身上证明了自己的魅力,乔诗诗恢复了信心。

    她可是来自未来的女人,随便拿出一点后世的手段也能够吸引皇帝的注意力嘛,她干嘛在后宫里窝着,这个皇帝这么不把她看在眼里,就是打她的脸,打新世纪女性的脸,她一定要征服这个男人、征服这个帝王。

    这个时候,种下的蛊虫也慢慢起了作用。

    最近,骆彦觉得有些奇怪,他总是想起一个女子,一开始他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听不清那个女人的声音,只是觉得心里空虚,即便是和以前觉得万般好、有很多共同语言的皇后在一起,也觉得心里索然无味。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自己可能最近压力太大,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现象,他应该去御花园散散步了。

    骆彦来到御花园,御花园里自然有好几个守株待兔的妃子,原本皇宫里面的娘娘也不多,这里就出现了6个,看起来也是热闹。

    骆彦也知道她们的心思,的确也是为了拦下他借机亲近亲近。

    反正也是散心,骆彦也没有拂了大家兴致的意思,毕竟也都是他的女人,虽然是因为利益结合在一起的,但是毕竟这些女孩子也没有犯大错,他不必像一个受害者似的冰冷对待她们。

    骆彦倒是大马金刀的一坐了事,和周围的妃子们聊了起来,人一多,一人一句。

    乔诗诗自诩不是古代这些眼里只有皇帝一人的笨女人,实在不想说好话装乖巧和她们争宠,因为皇帝的宠爱原本就是属于重生来做女主的她的,这些女人是她需要打败的对手。

    看着左拥右抱的皇帝,乔诗诗心里吐槽一番种马渣男,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而那些女人,都是她需要打败的,因为成为皇帝独宠的女人,是她重生的意义,毕竟小说里面都是那么写的。

    而且,即便她不做什么,这些女人也会害她的。

    这么多女人,怎么才能脱颖而出呢?

    干聊天也没啥意思,而且乔诗诗也是完全插不上嘴的,但是她也希望展现一下自己的特殊,快一些吸引皇帝的注意力,便提议道,“姐姐们,要不,我们来玩击鼓传花吧,谁捡到了绣球,谁表演节目给陛下看怎么样?”

    表演节目给皇帝看啊,大家都乐意,巴望不得绣球停在她们面前。

    “好啊,妹妹的这个主意不错,陛下您看?”

    “准了。”反正也是散心,聊天还是玩游戏都没所谓,而且,骆彦总觉得呆在这里,心里似乎舒服没有那么焦躁了,似乎,是从看到乔诗诗开始。

    乔诗诗的身体发育的不错,虽然还未满14岁,但是该有的都有的,骆彦能够下的去嘴,童心兰也不奇怪,毕竟古代结婚是挺早的。

    之前骆彦也没觉得乔诗诗特殊,在他眼里特殊一点的也就只有皇后了,皇后是唯一一个一直都懂他支持他的合格的妻子,但也仅止于此。

    今日再次看到乔诗诗,骆彦觉得她的一颦一笑都散发着无限的魅力,周围的妃嫔在她面前一比,都成了庸脂俗粉般,看到她,心里就感觉十分安宁温暖。

    这样的感觉当然也是淡淡的,子蛊对母虫都是充满眷念的,毕竟蛊虫还挺幼小,所以反应不是特别激烈,和乔诗诗体内的母虫之间产生的感应也不是那么强。

    这样的标准,也就是吸引了注意力。

    所以,骆彦也没有觉得特别奇怪,仔细看了一下乔诗诗,乔诗诗的妆容的确是比其余宫妃的淡雅很多,看着不是那么辣眼睛,却也不会太过素淡。

    骆彦觉得,这或许就是乔诗诗的气质引起的,没有往其余方向去思考。

    玩游戏的时候,始皇帝负责击鼓

    虽然背对着妃子们,骆彦也是这能感觉到绣球落在谁的手上,就和打牌一样,都能算的,再加上妃嫔们拿到了球都会发出开心的声音,骆彦猜中也不算难。

    骆彦已经对乔诗诗感兴趣了,自然在绣球落在她面前的时候就停下了击鼓,因为感兴趣,他就更想多了解一下乔诗诗。

    乔诗诗也有准备,既然皇帝当时看重她的诗词,那她就投其所好。

    上一世因为看了许多穿越小说,里面女主剽窃的诗词也多,乔诗诗看得有趣,也买了两本唐诗宋词回家背了背。

    因此,乔诗诗表现的就是自己自信的一面,“陛下,臣妾斗胆求陛下出题,这御花园中任一一物,臣妾皆可在七步之内作出诗词。”

    “看来朕钦点的辞嫔的确很爱诗词,御花园中的任一一物皆可作诗么?”骆彦还真的来了兴趣,他见得多的都是谦虚之人,今日见到如此自信的女人,倒也新鲜,而且作诗词简单,难得的是意境,若非转瞬之间的灵感促就,其余时候出题作诗,很难在短时间写出诗词。

    “辞嫔妹妹好大的口气哦。”

    “妹妹毕竟是陛下赐名的辞嫔呢,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可是七步作诗词,作诗还差不多,做词,哪里那么容易。”

    听着几位嫔妃的质疑,乔诗诗心中不屑,她们竟然敢看不起她,看她如何打她们的脸,“是的陛下,任一一物皆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