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63、拱手河山讨你欢(二十)3更

正文 663、拱手河山讨你欢(二十)3更

 热门推荐:
    “回禀太后,《沁园春》的确是臣妾做的。”乔诗诗垂头掩下眼里的紧张回复道。

    童心兰继续说道,“没想到当年在诗词上无甚造诣的乔侬能够教出你这样一步成词的女儿,世间之事也是怪哉,你父亲当年若是有你这样的气魄和造诣,恐怕最初也不会仅仅得一个县令之职了,真是青出于蓝啊,乔侬真是教女有方,我都想招他进京问问是怎么教出你这个机灵的孩子的了。”

    “太后谬赞,臣妾惶恐。”太后的话听着是夸奖,乔诗诗却因为心虚,觉得句句带刺是在讽刺她。

    当然,她也没猜错,童心兰就是在讽刺她。

    “词频何必如此谦虚呢,应得的,既然能够做出这样的词,就有大方承受得这样夸奖的气魄嘛,这首词不仅仅当得上我的夸奖,也当得上世人的称赞,也值得代代传颂才是。”当然,应该被传颂的不是这个赝品,而是那位伟人的原作。

    “只是,哀家十分好奇,辞嫔是一个深居后宅的女人,没有亲眼见过西月的山河、没有见过西月与姜国边境荒芜的北漠,却能够谈吐间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实在是闺中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啊,所以,哀家这样没什么见识的老妇人,实在是好奇,你是如何做出这首词的?”

    童心兰问得可谓是十分刁钻了,世上天才有的是,万一别人不看书就能做出来呢,不过她现在是太后,也知道不是乔诗诗做出来的,她就是想刁难一下乔诗诗啊,难道不可以么?

    乔诗诗心里一紧,开动脑经回答道,“回禀太后,《沁园春》的确是臣妾有感而做的,臣妾见陛下日理万机,平日里不是在御书房批改奏章,就是召集群臣讨论如何发展西月国,连,连踏足后宫的时间也比其余国家的皇帝少许多,陛下的心思不在儿女情长上,后宫女人也比其他皇宫少很多,当得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帝王了。能够为了西月国做到这一点,陛下定然是心有大志之人,长期坚持下去,我西月国不怕不能恢复太祖时候的强盛,甚至,赶超也有可能,所以,臣妾才斗胆做下这首词。”

    为了说明自己作词灵感的来源,乔诗诗也是绞尽了脑汁、

    不饿太后一提醒,乔诗诗也才想起,这首大气的诗词,的确不是她这样的后宅小女生可能做出来的。

    之前只是想着讨好皇帝,想着用哪一首合适,就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想也没也想的就用了伟人的诗词。

    这也是因为,以前看的小说里面,从来没有人怀疑那些背这首词的穿越女啊,听后都是震惊、念暮、妒忌、羡慕的眼神,被那些才子帝王看做奇女子。

    她也太倒霉了吧,遇到一个斤斤计较的老太婆,害得她还没有好好享受刚才被大家崇拜、妒忌的目光。

    好词就是好词咯,难道不能因为她是一个天才所以做出来的么?

    死巫婆,就是看不起女人嘛,同样都是女人,干嘛看扁女人啊。

    乔诗诗心里不愤,将一切责怪在太后少见多怪和世人潜意识觉得女人没有这样的才能上了。

    可是,这首词,的确不是她做得嘛,童心兰不知道乔诗诗在不忿什么。

    “哦,原来如此。”童心兰没有解释什么,也没有为自己的怀疑道歉,接着她就转移话题和周围的嫔妃聊了起来。

    她这样轻轻放下的态度又惹得乔诗诗一阵不悦。

    这叫什么啊,怀疑了人,害得她解释了一通,结果就的来一句哦,也来如此的回答。

    仗着自己是太后就自我感觉良好了,以为除了皇帝就没人治得了她了是吧?真是一个死老太婆,不懂道歉么?

    果然深宫里面的老女人都是变态,小说诚不我欺也,太后都是大BOSS,阻碍女主和皇帝在一起的人,看她以后获得皇帝宠爱之后,不让她跪下唱征服!

    待得童心兰玩够了,告别了众位嫔妃,大家也不再逗留了,皇帝都不在御花园,她们留在这里喂虫子么。

    不过今日也是看了一出好戏,大家都看出了太后似乎不太喜欢辞嫔。

    也是,那么不着痕迹的拍皇帝马屁,虽然看起来是挺大气,能够让一个帝王受到鼓舞。

    但是,做这首词的是皇帝的女人,非怪在女人身上,而是怪在皇帝的女人身上。

    能够做出这样霸气的诗词,能够是一个甘愿安安分分当一个嫔妃的女人么?

    此人,野心不小啊。

    皇帝因为震惊于词意,还没回过味,但是太后已经显然已经看出来了乔诗诗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皇帝的女人,除了抚育幼帝的太后,都就该安安分分,不插手国事,即便是太后,待得皇帝亲政了,也不能干预国事。

    这样的说法虽说也是因为古人看不起女人,古人限制女人的权利而搞出来的。

    但是这个年代的女人,能够像武则天一样有魄力有眼界有能力的毕竟没有。

    后宫女人从小接受的教育甚少涉及治国,她们插手国事,大半会放权给家族,这会导致外戚做大,皇权旁落,最后也会引起国家不稳,这的确是已经发生在好多女人干政的国家身上的灾难了。

    除非让女人从小开始接受和男人一样的治国教育,女人拥有治国的本事,那就另说,可是,现在这个封建的时代,女人就是没有那个能力啊。

    就连花淑兰,也是因为爷爷是太子太傅、父亲是侍郎,从小耳濡目染了一些治国之道,也是比较浅显的道理,她也是不敢乱来的。

    恐怕除了乔诗诗,这里所有人都了解太后为人,也知道这个世界女子的“本分”。

    后宫不得干政,是太后、皇后一直以来的教导,可是这个乔诗诗今天说得太过了。

    “这是作死呢。”

    “就是呢,拍马屁,结果暴露了自己的野心,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命啊。”离开之前,嫔妃们意味深长的看着还不知将会大难临头的乔诗诗。

    乔诗诗一脸莫名其妙,不就是一首词么?那么大气又霸气的词,哪里有错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