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64、拱手河山讨你欢(二十一)4更

正文 664、拱手河山讨你欢(二十一)4更

 热门推荐:
    乔诗诗也不想想,当年那个伟人是在什么年代写的词,当时他又是以什么身份作的词。

    而她,在这封建社会的后宫里,算是个什么东西。

    乔诗诗闷闷不乐的回了自己寝宫,等啊等,星星都亮了,月亮也升起来了,可是皇帝没来。

    皇帝的赏赐也没来。

    明明皇帝那么喜欢这首诗词的啊,明明皇帝听了这首词那么激动的啊。

    就算备受鼓舞的去做公务了,也该想起给她一点打赏吧,不然白天为他们作词的她是一个取乐大家的小丑么?

    明明那些穿越皇宫的女主,念了这首词不是被皇帝另眼相看更加宠爱,就是赏赐多多,更甚者妃位继续上升的啊。

    到了她这里,就莫名被冷落,实在是,倒霉。

    其实,骆彦一开始被《沁园春》震惊到了,沉浸在那样气势磅礴的想象里面无法自拔,被童心兰拍醒,并支走之后,他也一直都是激动的。

    回到御书房一口气看完了今日呈上来的所有奏章,又写下了自己的多个计划。

    最后一步,他招来了现在的丞相、太尉、御史大夫等比较亲近的官员一起讨论自己的计划。

    能够看到君主励精图强,大臣都是欣慰的,聊完了国事,自然就聊到了为何陛下这么开心。

    被人问到了,皇帝自然就把后宫里出了奇女子的事情说了出来。

    皇帝到底年轻,还在力壮健康的大好年华,不用考虑后人继位的事情,自然也就想不到外戚以及后宫女人的野心上,想的事情不如这些老人周到。

    被三公一提醒,年轻的骆彦这才惊觉,似乎他没有想那么多,毕竟当时太震撼了。

    又想起母后轻飘飘的一句就让自己离开后花园的事情,骆彦才知道,母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吧,所以支开了他,让他冷静下来想明白,免得在那里会因为激动而犯下错。

    母后向来都不会主动干涉他的行为,只会让他自己想明白自己的不足,只有犯了一次错,才能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再犯。

    在自己亦师亦友的三公面前暴露了自己的不足,骆彦倒也没有觉得难堪,这些老师一直教导者他,从小他犯的错也不少,都是在这些老臣的指点下改过的,并且,为了不被指责,他也的确能够做到永不再犯。

    这样雄心壮志的女人在他后宫,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能够驾驭得住么?

    现在骆彦还还无法确定,他也知道自己还不是一个完美的帝王,母后说过不要逞强,骆彦也没觉得自己一定要征服这个雄心勃勃的女人之类的,他是皇帝,不能拿江山去赌。

    所以,骆彦决定冷落乔诗诗一段时间。

    乔诗诗又被皇帝冷落了。

    而她的诗词的确有人知道,但却传得不远,没有到民间。

    毕竟皇帝和太后没有夸赞奖赏乔诗诗,还一副讳莫如深的态度。

    那就表明,这首词不被上位喜欢了。

    这样的诗词若不是皇帝做得,谁念出去,都是有野心的人啊,头还想不想要了。

    这毕竟是封建社会。

    想想《至尊红颜》里面被李世民怀疑的武媚娘吧,虽然也是电视,做不得真,但是里面武媚娘的霸气果决被皇帝忌惮怀疑才是正常的帝王反应,喜滋滋的把这样的女人留在后宫当成宝才是不合格的皇帝。

    当然,这也仅仅是站在皇帝的角度看问题,现代看来是歧视女人,但是在古代,那就是一山不容二虎,管你是女人男人,都会忌惮的吧。

    乔诗诗不开心,非常不开心,想去御花园玩耍也被禁止去了。

    等了两个月,阿鲁卓明来了。

    现在的阿鲁卓明已经备受相思之苦了,他被种下的蛊虫相比皇帝骆彦的虫卵更加成熟,所以种下不久就破壳而出开始呼唤母虫了,现在已经两个月,毫无知觉的阿鲁卓明,已经思念成灾。

    一开始,阿鲁卓明也和骆彦一样觉得心中十分空虚,脑子里有一个女人的影子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不过骆彦体内虫子被童心兰及时弄得陷入了睡眠,骆彦后面就没有再产生错觉了。

    阿鲁卓明可没人给他安抚虫子,他日益空虚,回到姜国的他不缺女人,他睡了好几个,但是也没法将心里的空虚填满。

    渐渐的,他开始梦见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那个皇帝的女人,那个一开始只为了利用的女人。

    梦境里的乔诗诗,似乎更美了,她的一抬手一回眸都能让他动情不已,早上起来,亵裤已经一片湿润。

    他从不缺女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牵肠挂肚?

    看来真的是睡皇帝的女人太刺激,受了刺激才会这般吧,阿鲁卓明这么想着,倒也没有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蛊毒一类的邪术,毕竟,他其实还是挺满意乔诗诗的热情奔放的。

    一领到了新的任务,阿鲁卓明就骑着快马从姜国飞奔而来。

    偷偷摸进进大内不是杀骆彦为姜国扫除敌手,只是为了一解相思。

    被皇帝冷落了两个月,关了两个月禁闭的乔诗诗看到阿鲁卓明就委屈的哭了起来,“卓明,你终于来看我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我,呜呜。”

    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一头扎进自己怀里,阿鲁卓明安慰道,“诗诗不哭,我这不是来看你了么?”

    阿鲁卓明觉得自己肯定魔障了,看到乔诗诗哭泣,竟然觉得心里难受极了。

    “可是人家真的好难受,这个皇宫让我窒息,这里面的人都让我痛苦,我好想离开这里啊,卓明,你能不能带我离开,我是一时半刻也不想呆在这里了。”乔诗诗只想着自己的委屈,完全没有想原本乔诗诗的父母因为她的逃离会不会遭受什么惩罚。

    当然,她不是原本的乔诗诗,和他们也没有感情,倒也没办法逼着她为他们着想。

    阿鲁卓明的理智,是告诉他不能答应的,但是他的心却不忍乔诗诗失望哭泣,看到乔诗诗流泪竟然会比他掉脑袋还难受,“诗诗,你再等等好不好?我得做一番安排才行。”

    乔诗诗也知道离开皇宫不是那么容易的,她相信作为女主的男人,卓明一定说到做到,至于那个皇帝,哼,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他了,相忘于江湖吧。

    或许,以后在江湖上遇到了,皇帝会后悔死的,她没有皇帝,一样能够活得精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