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70、拱手河山讨你欢(二十七)

正文 670、拱手河山讨你欢(二十七)

 热门推荐:
    “你们下去吧。”童心兰有事和骆彦商量,自然让其余人等离开。

    “是,臣等告退。”

    一众无关之人离开,童心兰抹泪对骆彦说道,“彦儿,看来是天佑我西月国啊,不然,母后真的不敢想象,若是你也和那些男子一般,中了蛊之后,抛家弃子只顾和那个妖女逍遥快活,我们西月国会变成什么模样。”

    “母后,儿臣也在后怕啊,那个蛊虫的威力那么巨大,有那么悄无声息,说不是这一路的跟踪,我们也不可能发现其中的问题,乔诗诗,是姜国给我布下的棋子吧,怪不得了,我还纳闷她一个主动逃离皇宫的嫔妃为何还偶尔对月想着朕会接她回皇宫呢,原来,她早就知道朕中了蛊虫,蛊虫一旦发作,那可不是得把她接回宫么。”骆彦根据自己得到的情报,得出这样的结论。

    其实乔诗诗只是觉得自己是N/P文的女主命,又帅又酷的皇帝绝对是她后宫的男主之一,骆彦一定放不下她,一定会派人抓她回皇宫,不然早就可以宣布她的死亡了,才会在偶尔夜深人静只有她一人的时候,对月诉说霸气帝王为何还不接她回皇宫的怨念,再不去接她,她就真的不要他了。

    收集皇帝可是每一个穿越女主的套路啊!

    轻易放弃,还真的可惜了。

    嘛,没事的,等她势力壮大之后,等那个皇帝求她咯,她才不是古代只会被皇帝虐的女人们呢。

    这就是当时乔诗诗的心态,她自言自语了一些,让白术听了一点点,骆彦会误会也不奇怪。

    “太医说了,那乔诗诗身上绝对有痴情蛊的母虫,母虫只会让被种了子蛊的人爱上她,却不会让携带母虫的人变得、淫/荡,乔诗诗她那般行事,实在是有辱女子品行,也不堪在为嫔妃,彦儿,你准备如何处理她。”

    “杀了她。”这样的人太危险了,留不得,而且,作为逃宫的嫔妃,乔诗诗早就该死了。

    “好,彦儿,我们就杀了她吧,不过,哀家有一个更好的主意可以报复她。”

    “母后您说。”

    “我们先别杀了她,反正现在姜国在我们西月国的各处暗哨,我们也已经全部查明,也没必要继续放纵姜国的细作在我们国内继续生事的道理,我们先把乔诗诗抓回来,哀家很想听听不守妇德的她会怎么说怎么做呢。”童心兰恶趣味的说道。

    “那好,母后安排就是了。”骆彦是真的不想见到乔诗诗,一想到她就觉得恶心。

    皇宫里,两母子商量了一番,手下的暗卫便去执行了。

    乔诗诗这一日又溜出门玩耍,早已经熟悉她行动方式的暗卫,未惊动一人便将她弄晕扛走了。

    服用了迷药的乔诗诗昏迷了十日,她不知道为了赶时间,那些暗卫都是把她装在箱子里当货物拉的,一点也不怜惜。

    这就这样,乔诗诗终于又回到了皇宫里。

    乔诗诗被暗卫毫不怜惜的扔在地上,童心兰说道,“先把她放到床上吧。”

    骆彦有一些疑惑为何母后要这么做,白术已经听令的将乔诗诗搬到了床上。

    “你们都下去,皇儿留下。”太后的命令,大家自然听从,纷纷离开。

    童心兰走上前,将乔诗诗的外套脱了下来,让她里面只着现代款式的棉布内衣,这才给她盖上了被子。

    “母后,你这是?”骆彦是越发的看不懂母后的做法。

    “彦儿,你说,一会儿你若是装作蛊虫发作的模样对她深情款款的说情话,说你后悔当初因为太后的阻拦而不敢说爱她,说你后悔没有早一点找到她,说你希望她一辈子留在你身边,你说她会如何反应呢?”终于到了这个时刻了,童心兰一直都期待着以这样的方式报复乔诗诗。

    “她罪无可恕,证据确凿,母后为何还让我陪她做戏?”骆彦真的不想演。

    “彦儿,母后真的想看看,若是你中了蛊毒,她会哄着你作出什么孽,母后是真的后怕得不得了。”童心兰又开始抹眼泪,看得骆彦不好拒绝。

    “那好吧,母后,我会配合的。”

    “那我先出去,一会儿适当的时候再进来,我们看看,她到底想对我们西月国做什么。”

    见母后离开了房间,骆彦捏了捏拳头,调整了一下心态,这才走上前,用解药在乔诗诗鼻翼下晃了晃。

    解药很强大,乔诗诗没两分钟就醒了过来。

    “骆彦?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头好痛,你对我做了什么。”乔诗诗看到了骆彦,心里先是一喜,皇帝果然没有忘记她,但是身上又疼的不得了,莫非骆彦对她用刑了?

    “辞嫔,这里是皇宫,你回宫了,开心么?”骆彦其实想直接掐死乔诗诗,但是想着母亲想看看乔诗诗的目的,他其实,也想知道,乔诗诗针对他的任务是什么。

    “皇宫!”乔诗诗接过骆彦递过来的凉茶水喝了两口,觉得脑袋没有那么疼了,这才看到了自己充满了淤青且衣衫不整的身体。

    这样的淤青,莫非是骆彦已经急不可耐的对她用强了?

    “骆彦,你对我做了什么?”

    骆彦看乔诗诗装纯似得用被子捂住了身体,他是她的夫君吧,还不能看她身体么?呵呵,在外面,明明都和那么多男子主动或被动的勾搭成奸许久了,现在还在他面前装纯,实在是可笑啊。

    “诗诗,你可是朕心爱的嫔妃,朕对你做什么都不奇怪吧,太久不见,朕甚是思念你,可是你昏迷不醒,朕实在是忍不住,只好,只好先一解相思了。”

    听到皇帝的解释,乔诗诗就知道自己果然没有猜错,皇帝心里还是有她的,眼里流出泪花,乔诗诗娇嗔道,“我是陛下心爱的嫔妃?你就骗我吧,你爱我的话,会让我独守深宫么?就招了我一次,其他日子里,我苦苦等着你,可是你却不来,我,呜呜。”

    “诗诗,朕还怕你再次逃离,朕就告诉你吧,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朕就爱上你了,可是,后宫不许朕专宠于谁,尤其,皇后已经独大,我想直接立你为后,可是,母后不答应,你知道朕为了你和母后吵过几次么?我怕母后和皇后找你麻烦,只好装作之前说的话都是醉酒之话,装作,对你不在意,也希望能够保护你,让你免受伤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