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78、拱手河山讨你欢(三十五)

正文 678、拱手河山讨你欢(三十五)

 热门推荐:
    黑衣人问完了话,便飞身离开。

    王氏惊魂未定的趴在床头,还未吐出一口气,又是一个持剑的男人挥出一剑横在她的脖子上,“王氏,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王氏这下子不用人恐吓,又哭泣着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来人听完之后,一个手刀把王氏敲晕,也飞离了骆彦精心为王氏安排的居所。

    离开的人正是阿鲁卓明,他和其他的人陪着乔诗诗回到住所,一群人吃了饭,他则负责守卫工作,毕竟他的功夫在这群人里面算是最高的,而且对于西月国的京城,他也更加了解。

    哪知在居所附近巡逻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在探视屋内,那黑衣人虽然没有对乔诗诗以及屋内的其他人做什么,他作为毒刺的队长,还是心生疑惑的跟了上去,黑衣人和他对了两招,又跑了。

    阿鲁卓明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人呢?那人用的招式,他也熟悉,的确是姜国的功夫套路,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

    没想到那人直奔乔诗诗母亲的居所而来,虽然阿鲁卓明不关心乔诗诗母亲的死活,但是若是王氏死了,乔诗诗难免伤心,他怎么忍心乔诗诗哭泣呢?而且,若是能够救下乔诗诗的母亲,诗诗或许会更加爱他吧,现在男人越来越多了,争宠也是压力大啊。

    所以,阿鲁卓明一个人也没有通知,便独自继续追了上来。

    哪知道,便听到了刚才的那一番话。

    上一世,蛊虫控制着的骆彦后期是连自己的母亲也不认的,放任花淑兰被乔诗诗以及其他的男人派人追杀。

    当然,那也和乔诗诗从中作怪让骆彦对花太后没有了好感有关系,但是那也说明了蛊虫的威力。

    到了现在,阿鲁卓明以及其他的男人照理来说也挺该对乔诗诗至死不渝了。

    但是,骆彦也是派了人送了做了手脚的瓜果蔬肉给这群人吃了,这些药是太医院联合研制出来的,其中自然也是有童心兰的参合,这个药不能完全解决蛊虫,却能暂时压制子蛊对母亲的依赖,让这些男人的情商不至于被蛊虫控制的太厉害。

    不过那些药粉经过食物的烹饪,作用发挥会比较慢。

    但是刚才的黑衣人和阿鲁卓明动手的时候,拍打了阿鲁卓明几处大穴,黑衣人自然便是白术,击打的手法也是童心兰亲手传授的,对于子蛊的压制威力自然不小。

    所以,阿鲁卓明心生怀疑了,他看得出那黑衣人就是故意因他来的。

    阿鲁卓明以前是干刺探情报以及帮姜国做暗中杀手这一类活计的人,只要他怀疑,他有的是手段去验证。

    至少,在点穴效果以及下药两重手法失效之前,阿鲁卓明是有理智去做验证的。

    骆彦也没有把阿鲁卓明在西月国布置的联络点铲除,他也有能力去验证。

    而他的联络点,也已经有人被西月国的人收买,毕竟国家已亡,剩下的人还能够忠心的毕竟不会是全部。

    被收买的怡红院老鸨毕竟一开始她就是姜国培养出来的细作,演戏的技术炉火纯青,阿鲁卓明也被她骗了过去。

    “首领,你说的蛊虫,恐怕不是那么好解决,善于玩弄蛊虫的那个国家,不是已经被灭了很多年了么,我还以为是传说,这种传说中的东西,想要找到解决的办法,我想,不是那么容易吧。”一开始就说自己能够解决的话,阿鲁卓明一定会怀疑这是安排好的局。

    阿鲁卓明之前跟着黑衣人的时候即便怀疑是黑衣人故意做的局,也会以为那是姜国的人故意提醒他才做的局,如果老鸨还那么顺利说出解除蛊虫的方法,傻子都会发现有问题。

    童心兰可不想把这个锅盖在西月国的头上,这个锅就是乔诗诗母女的,她希望的就是将来那些男人都以为骆彦也种了乔诗诗的蛊,如果他们知道这是骆彦故意布的局,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安排什么刺杀之类的事情,毕竟防不胜防。

    童心兰不希望看到这一类事件发生,她又不是万能的人,这也是古代,没有各路监控给她提供实时监视,她得把一切的危险扼杀在摇篮里,毕竟花淑兰的要求不是简单的杀死他们就能解恨的,长期布局,就得思虑周全一些。

    阿鲁卓明给老鸨下了死命令,老鸨也只好领命一定倾尽全力去寻找解除蛊虫的方法,阿鲁卓明这才回了乔诗诗与其余男人的住所。

    人只要恢复了情商智商,便会怀疑一切不合常规的事情。

    阿鲁卓明开始思考他为何会突然爱上乔诗诗,怎么想都太不可思议了,他阅花无数,更是片叶不沾身,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就爱上了一个女人呢?还是一个他打算利用的女人。

    其他人身上的药效发挥得比较慢,阿鲁卓明试探了一下,试着说了一下乔诗诗的不是,便遭到了众男联合嘴炮攻击,似乎想靠着说出真相点醒他们是不可能的了。

    他在看着大家一起和乔诗诗淫/乐的时候,虽然身体还是有反应,但是他已经完全不心动了。

    阿鲁卓明没有怀疑自己为何突然就不爱了,只是以为自己突然知道了真相,所以大脑清醒了。

    当然,阿鲁卓明的智商以及情商也没有完全恢复,不然他还能思考的更加深入一点。

    在此期间,阿鲁卓明也见识了离宫来偷偷和乔诗诗行乐的骆彦几乎和其他的男人一个蠢样,为何以前和太子、世子以及其他的男人一起和乔诗诗做了时候,他没发现问题呢?

    现在,那个西月国的皇帝竟也为了乔诗诗那个妖女和一群男人共享他。

    阿鲁卓明开始恐惧起来。

    这样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

    难受得阿鲁卓明都忘记可以借机杀了西月国的骆彦。

    而后,在阿鲁卓明看来,中了蛊毒的骆彦似乎也没有杀掉的必要,若是他能够找到解决蛊虫的办法,帮助太子、世子他们解决了蛊虫,西月国岂不是犹如姜国的探囊之物?

    姜国复国不再是难事,而且姜国那样的贫瘠之地抢回来也实在是没有意思,若是能够利用乔诗诗控制住这个皇帝,太子也能光复姜国了。

    阿鲁卓明一开始还能控制着自己不碰乔诗诗,但是后来他惊恐的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控制不住对乔诗诗身体的渴望,他知道体内的蛊虫又开始作怪了,他只能用刺刀割裂皮肤,让自己清醒,并催促老鸨加快寻找治疗的方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