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84、拱手河山讨你欢(四十一)

正文 684、拱手河山讨你欢(四十一)

 热门推荐:
    “被神选中的人?你的脸可真大,只有皇帝才是天选中的人,皇帝可是天子,你算个什么东西。”童心兰一脚踩在乔诗诗脸上,上一世,乔诗诗对于尽职尽责的花淑兰的侮辱可不仅仅于此啊。

    乔诗诗掘强的看着童心兰不愿服输,而她的男人们则是在一旁痛骂折腾乔诗诗的童心兰。

    童心兰不想再和这些人纠缠,简直就是污了自己耳朵。

    离开了乔诗诗的监狱,童心兰又去拷问了一下阿鲁卓明和科特巴鲁,又加深了一下他们对于花太后为了套出取蛊虫的方法十分上心的印象。

    演完了这些,童心兰便在飘雪庄住了下来。

    本来嘛,骆彦的蛊虫已经解决了,童心兰事实上根本就不着急,按照她自己的计划折腾乔诗诗以及她的男人们就好了,这些个男人,都得折腾一下,反正也不是好人。

    之所以第一个杀的是世子,那也是因为他领导了3次对西月国的边境截杀任务,手段极其残忍,所以童心兰才会第一个拿他开刀,挖了他的心算是轻的了。

    来到飘雪庄的第二天上午,童心兰的手下假装抓住了怡红院的老鸨,并从她的嘴里套出了治疗的方法,并开始在乔诗诗其余男人身上实验。

    乔诗诗的阻止,没人在意,她的男人一个个的当着她的面开始被扎银针。

    乔诗诗一开始是痛哭流涕的,害怕自己的男人又被童心兰杀了,可是看到似乎只是扎针,又松了一口气。

    剩余的五个男人,经过五天的治疗已经开始恢复属于自己的情商了,童心兰似乎是为了追求治疗速度,催着太医帮雷海帆、姜国爵爷身上试验了一下加速治疗,似乎是等不及漫长的半月治疗时间。

    雷海帆和爵爷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最后还是终于在第七日,成功的吐出了蛊虫。

    剩下的男人一一炮制,俱都快速的取出了蛊虫。

    剩余的男人们统统都恢复了,他们和阿鲁卓明、科特巴鲁一样陷入了黑暗的自我厌弃情绪里。

    “乔诗诗,你看,爱你的男人们已经恢复意识了,我倒是很期待接下来你将会如何被他们疼爱,可是,哀家还有要事,先回宫一趟,等我回来,再和你算账!”

    童心兰冷嘲热讽了一顿,吩咐道,“李太医,随哀家回宫。”

    “是,太后娘娘!”

    “至于这些人,帮我看紧点,一个都不许给我放过,一个都不许出了差错,不然,提你们的人头来见哀家。”

    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得赶回宫治疗骆彦了,其余的男人都是这么理解的。

    童心兰悄悄回了宫,当然,事实上她并未离开,只是让李太医做戏似得回了宫,而她留在这里看戏,她布置了这多年的戏不就是为了最后一刻看看乔诗诗的下场么,不然花淑兰如何能消除怨气呢?

    在童心兰这个外人离开之后,其余五个男人恢复的很快,毕竟没有外人看笑话了,他们当然也有勇气一些,因为在监狱里面的这些家伙都是同病相怜的,大哥不说二哥,都是被乔诗诗害惨的人。

    而且又有早就恢复了的太子、阿鲁卓明领头倒戈乔诗诗。

    乔诗诗这两日也是明显的感觉到了男人们对于自己的冷淡,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什么蛊虫之类的,只是花太后耍的手段,就是为了吓唬她。

    下蛊虫的说不定是谁呢,肯定是花太后下了绝情蛊给她的男人们,不然,他们怎么一个个都不再用炙热爱慕的眼神看着她了呢?

    说什么她下蛊,她根本就不懂蛊虫。

    所以,只可能是花太后这个老女人看不得她有这么多男人,故意下蛊虫拆散他们有情人,这不是一般小说里面的桥段么,别以为她好骗。

    在乔诗诗不愿意承认自己错误的情况下,童心兰让手下把王氏也抓了来,扔进了乔诗诗所在的监牢里。

    母女同监,这样能够更加亲密的交流交流感情。

    王氏看到乔诗诗衣服憔悴的模样,就扑了上去,“诗诗,你有没有怎么样?”

    “娘,你也被那个老女人抓了?花太后到底想干什么,把无辜的娘亲也抓来了,怎么那么狠心,我娘有什么错,对付我,对付我的男人难道还不够么?”乔诗诗现在对于王氏还是有好感的,毕竟在她看来,王氏很是为她着想。

    “诗诗,娘对不起你,呜呜。”见到了女儿,王氏紧绷了好些天的心情终于得以发泄。

    “娘,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乔诗诗觉得这就是所有爱孩子的母亲的口头禅。

    “你娘当然有错,错得离谱、错得天怒人怨。”阿鲁卓明讽刺地说道。

    “你!阿鲁卓明,我不和你计较,我知道你只是收了那个老巫婆的蛊惑,不然你不会这么冷淡的对待我的。”乔诗诗觉得心里好不委屈,对她那么殷勤的男人们,被那个花太后用了妖法,现在对她十分冷漠不说,还冷言相对。

    “还真会装,搞得你自己不知道似得,那你再问下你亲爱的娘亲吧。”阿鲁卓明是不信乔诗诗不懂这些的,装的还真像,像在觉得是他们中了花太后的蛊虫似得,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着实恶心。

    乔诗诗现在的行为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自我欺骗行为,倒不是装傻充愣,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

    “你胡说,我娘才不会对我做不好的事情。”

    王氏看着对自己无比信任的女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现在她若是不说出真相,她的娘家人也会受到牵连,这都是她当年的愚蠢犯下的错。

    “诗诗,娘对不起你,你还记得你离家进京之前,娘让你吃了一段时间补药丸子么?”

    乔诗诗记忆里面是有这么一茬儿,“记得啊。”

    “其中有一颗丸子,就是,就是痴情蛊的蛊虫,娘亲一辈子不得你父亲的爱,你父亲爱的都是那些妾室,你的脾气和娘一样,也没有那起子争宠的心眼儿,娘亲害怕你入宫之后会被欺负会受皇帝冷落,所以,娘亲就把偶然得到的痴情蛊给你吃了,娘亲只是希望你能够被丈夫疼爱,没想到,没想到你不在宫里好好陪皇帝,你怎么出宫了啊,还和这么多男人不清不楚的,这都是命么?呜呜……,如果你没有离开皇宫乱来,你现在在宫里正得宠爱吧,你为什么要出宫乱跑呢?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