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98、医生不是神(九)

正文 698、医生不是神(九)

 热门推荐:
    当然,公知的微博上欧美都是免费看病的。

    你信么?

    现在又不是不能出国,出国看看呗。

    自己没钱出国,那就问问出国的朋友呗。

    没有朋友出国?

    那就在微博上找个老外问问呗。

    公知都把网民当傻猪呢,信得才是傻。

    国外那么好,他已经改了国籍,却为啥还不去国外居住啊?

    在国内享受着国内的医疗以及其他福利,拿着外国国籍、领着国外给的美分说祖国的坏话……,这样的人能信?

    事实上,美国门诊也是要收费的,美国门诊费依据门诊时间长短划分为5个层次:

    level5:门诊时间65分钟,门诊费150美元以上;

    level4:门诊时间30分钟,门诊费用120美元;

    level3:门诊时间20分钟,门诊费用75美元;

    level2:门诊时间15分钟左右,门诊费用40美元;

    level1:门诊时间10分钟以内,门诊费20美元。注解1

    不管你信不信国外看病不要钱,童心兰是不信的,外国人也是不信的,生活在公知编造的虚拟网络谎言里的人才信。

    那我们说说国内,如果一个公立医院的医生每个病人看60分钟?会发生什么?

    超过10分钟,外面等着的病人都会冲进来抡板砖了。

    再说治疗,童心兰以前看过一个帖子,一个医生说的,美国医院的疼痛科,颈椎病治疗费用中,一针(一个平面)折合约3000人民币,通常每次需要打3-4针,10000人民币左右。

    通常需要治疗3-4个疗程,总费用30000人民币左右(只是操作费,不包括检查费、药品等其他费用)。

    国内医院的疼痛科,颈椎病治疗的所有费用加在一起不会超过1000人民币。注解2

    经此对比,国内的治疗价格还是十分良心的了,即便自己觉得有压力,也不应该把气撒在医生的身上。

    在2010年,国内就一共发生了17000次攻击医生的事件,而根据花尔街日报的统计,2012年华国平均每家医院要被袭击27.3次。这样的被攻击几率,要比大多数国家的军事设施还要危险。注解3

    童心兰思绪回归,眼看那病人今日的状况也得到了控制,也松了一口气,虽然说想要抓医闹的人的把柄,但是她也不希望看到花费这么多钱治病的病人死去而抓把柄,无论如何,病人都是十分痛苦的,无论身体还是心灵上。

    接下来,童心兰又开始关注其他地方的事情。

    现在这课程,是完全没法好好上了。

    3天后,舒娟仪已经出了icu,后面伤口竟是恢复的不错,没在发生任何的排斥反应。

    这么接下来,再在医院治疗观察一两周就能离开医院了。

    童心兰也松了一口气,舒娟仪能够恢复好,对于她和她的家庭来说都是好事。

    这个手术很成功,舒娟仪也没有什么危险了,童心兰把观测的重心放在了其他医院的病人身上。

    这期间,发生了一个让童心兰没有检测到的意外事件,就是发生在温欣兰母亲所工作的人民医院里。

    患者家属已经冲到医生的办公室,当时里面除了替那个病人治病的医生还有一个外国留学的实习生,温欣兰也认识,那个小伙子叫做斯卡,是外国来留学顺便就在这里实习生的一个可爱男孩子,当时的画面也是十分惊险,差点他就被抡了板砖。

    不过幸好那个病人的家属被保安及时的拉走了,不然可能还会引起国际事件。

    这也吓到了童心兰,在她的监控里,竟然没有监控到这事儿,连那个家属的是哪一个病人的亲属也不知道。

    在温欣兰的记忆里没有一茬的记忆,可能是因为事件不大,被医院压下去了,而她妈妈也不会给她说医院发生了这么危险的事情,免得她担心。

    童心兰觉得她应该亲自去问问,她打算下课之后,给李桂芬送了饭,便去找到斯卡问一下。

    哪晓得救灾童心兰还没出门的时候,李桂芬就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欣兰啊,今天刘护士说为了庆祝怀上宝宝,晚上值班的时候请我们吃披萨和意面,你就不用来医院给我送饭了,你在家里好好吃饭,晚上早点休息啊!”

    哎,原来是这样,上一世温欣兰就是这么被母亲阻止了去医院,过了热议的头两天,过几天再去医院送饭的话,医院已经给医生护士打好了招呼不让人讨论怕影响大家的工作热情,温欣兰自然也就听不到人讨论这件事了。

    在电话里面说自己一定要去医院的话,李桂芬也会想到其他的方法阻止她去医院的,童心好顺着李桂芬的意思答道,“是吗,太好了,恭喜刘姐姐怀上宝宝,妈,你也得提醒她怀了宝宝要注意休息啊,怎么怀孕了还值夜班啊?”

    “这是我们的工作,欣兰,等你工作了就懂了,好了,我这边挺忙的,我去忙了啊,你听话啊,拜拜。”李桂芬挂断了电话。

    童心兰做过医生,自然知道怀孕了,女性医生护士也还得值夜班,这个行业太特殊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病人夜里不能离开护士的查房。

    现在童心兰这么说,就是提醒李桂芬,温欣兰对于医院这么不人性化不开心,给李桂芬再打一剂预防针,因为她必定得按照温欣兰的意思,让李桂芬离开医院。

    如果温欣兰没有这个要求,童心兰如何也会维护一个医生热爱这个行业的心,让她继续在医生的岗位上发光发热,毕竟她当过医生知道医生的愿望。

    但是委托者对于母亲当医生不仅仅只有担心,还是有着怨的,她最需要母亲陪伴的时候,母亲陪伴的永远是医院里的病人。

    她这个女儿,在母亲的心里或许重要,但是永远排在病人的后面。

    她是女儿,却反而像一个担心孩子的妈妈。

    温欣兰在家里渡过了多少没有母亲陪伴的夜晚,她不是没有母亲,母亲也是关心她的,没工作的时候,也是关心她的,可是医院一个电话,母亲就会匆匆离开,母亲在家里的时间也不多,陪伴她的时间真的少的可怜。

    这些在还是孩子的温欣兰心里,到底还是留下了遗憾和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