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99、医生不是神(十)

正文 699、医生不是神(十)

 热门推荐:
    699

    即便上一世的温欣兰一直都懂事听话,顺从了母亲的意志,尊重她当一个医生的愿望。,

    其实她心里也是不满的,即便后来长大了,也还是没能释怀。

    结果,讽刺的是,一心为了病人的母亲,最后还是无辜的死在了病人家属的刀下。

    这一世,温欣兰如何也不希望母亲继续当医生了,她体谅了母亲一世,这一世,她想母亲体谅她一次、看重她一次。

    为了母亲活得健康长寿一点,自私一回吧,当医生值那么多夜班,对身体的上海不知道多大。

    温欣兰当初也是想得十分清楚,委托者或许能够救下母亲一次,能够救下两次三次么?而且,她自己也是对于委托者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医闹问题没有自信的,所以,她对童心兰提的最后一个要求不是强制任务。

    既然委托者的心愿如此,童心兰也只能用计让李桂芬离开医院了。

    李桂芬挂了电话,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希望能够瞒下这一次的事情,女儿从小就心思敏感,她又和丈夫离了婚不能常伴她身边,她觉得亏欠女儿,但是又放不下病人,这实在是两难的选择,幸好女儿一直都挺懂事,只是看到那些医闹伤害了医生的报道才会向她抱怨几句,她就更不愿意女儿指导危险发生在她身边了。

    童心兰知道自己的应对让李桂芬没有怀疑,所以还是将饭菜做好了装进了饭盒,骑上电瓶车去医院了。

    “0561,现在斯卡在医院里的哪一个位置?”

    “宿主,他在小树林发呆。”

    “看来这孩子被今天的事情吓得不轻啊,也为难他了,在国外,医生是多么受尊重的职业啊,能够坚持多年的学习进入医院实习,也证明他有着治病救人的一颗悬壶济世,救死扶伤的心,他今天第一次面对医生被当成撒气对象的事情,怀疑人生了吧。”童心兰骑着电瓶车,摇头叹了一口气。

    “恩,真是可怜。”

    到了医院附近,童心兰把电瓶车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停车点,交了5毛的停车费。

    这也是为了不被别人发现她,万一被人看到了,那人告诉李桂芬自己来医院了怎么办。

    童心兰拉上帽子,从后门进入了医院,绕路去了小树林。

    看到斯卡已经脱下了医生的白袍,抱着白袍托腮还在发呆。

    看来今天的打击还真大。

    童心兰装作才发现他的样子,惊讶道,“咦,这不是斯卡医生么?你不在医院里面忙,怎么在这里偷懒啊,这可不像生怕错过现场观摩机会的你啊。”

    斯卡应声抬起头,往日里充满了热情和希望的蓝色双眼此刻充满了忧郁,看到是童心兰,他瞬间僵硬的身体的松了下来,“哦,是欣兰啊,又给你妈妈送饭了?”

    斯卡也是在这边读了4年的书,国语说的不错,两人交流是没有问题的。

    童心兰知道,这孩子肯定是被院领导找谈话了,心里有着不解,却不敢找其他的医生询问,只能自己闷着,看到是童心兰不是其他医院好奇来打听的人,这才觉得放松了一些。

    童心兰坐在斯卡旁边,这是长椅,坐下4个人都不会拥挤,好像是走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似得,然后说道,“是啊,我妈妈今天又值夜班,你们医生真的好累,想当初,我小时候的愿望还是当医生呢,可是被妈妈的工作强度吓坏了,所以放弃了这个幼时的梦想,你能选择当医生,我还是很佩服的哦。”

    斯卡此刻也需要有人和他聊聊天,不然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崩溃,听到童心兰说的话,想着自己刚才还在思考要不要回国实习的斯卡苦笑了一下,“佩服我么?恩,我也觉得佩服自己啊。”

    “欣兰,你的选择是对的,我不是性别歧视啊,我觉得女孩子还是别当医生的好,当医生的话,得经常熬夜值班,熬夜对女孩子的皮肤一点也不好,会老的很快的。所以你的选择很明智,尤其,在你们国家当医生好危险啊。”

    斯卡这么说,就是有谈话的**了,童心兰看得出他对自己没有设防,“是啊,看到医闹和医生被伤害的新闻,我就心里发慌,生怕看到的受害者名单上是我妈妈的名字,当然,看到是其他医生的名字,我松口气的同时又觉得自己好卑鄙,我一致都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伤害医生,斯卡,你说医生会想伤害病人么?”

    “怎么可能,不爱这个行业的人根本不可能坚持过实习期的,尤其你们国家,有些实习生都没有工资,有些一年400块工资,还得交实习费。条件艰苦的不得了,不爱医生,怎么可能熬得下来。而且,我们每一个医学生,都得宣读希波克拉底誓言,怎么可能会伤害病人。”

    “而且,有时候,真的是病人自己的错啊,不听医嘱,……哎。”斯卡最后还是没有把今天的事情说出来。

    “斯卡,你怎么叹气啊,是不是遇到不开心得事情了?平时的你哪里会这么多愁善感。”童心兰担忧的问道。

    “我,……。”斯卡真的是憋得慌,很想说,但是又想起领导的叮嘱。

    “你不说,我去问我妈妈哦。”童心兰用你奈我何的态度说道。

    “也是,你问你妈妈也能知道,你也不是医院的人,却是医生的孩子,你应该也能为我解惑吧。”斯卡像是为自己找到了说出今天事情的借口,终于下定决决心说出来。

    “这是这样的,有一个病人自己骑摩托车摔了跤,小腿粉碎性骨折了,戴医生给他做了手术,打了钢板,手术是顺利的,病人好好的休息三个月就能好,其实这也是一个小手术了。”

    “手术之后,病人其实也需要再在医院治疗观察一周的,但是,病人家属不愿意交住院费,不听医生的话,就回家了,这还没多久呢,这一看,骨髓炎了,得截肢,那病人的家属就来医院闹事,要打医生,说戴医生没有治好,是庸医。”

    “可是,这真的不是戴医生的错啊,当时我在手术室,每一个步奏都看得十分仔细,手术十分成功,是病人自己不愿意留院观察,回家肯定没有遵照遗嘱护理,现在发炎了,得截肢了,就来找医生麻烦,我实在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救治自己的医生,明明医生没有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