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00、医生不是神(十一)

正文 700、医生不是神(十一)

 热门推荐:
    想了想,童心兰开口说道,“因为,权轻责重,民愚法弱,这不是短时间能够整顿好的,不过你要相信,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斯卡苦笑了一声,“真是为师父他们感到不值,我父亲说,来你们国家能够学到更多的实践机会,得到更多的经验,所以,才让我来你们国家学医的,来人民医院实习的这一个月,我都陪着师父差不多作乐200台手术了,我的确学到了很多,要知道,在我们国家,一个医生一个月可能才做十多台手术,这里的医生,有些一天都做十多台呢。”

    “你知道么,我刚才想回家了,你们国家太危险了,我还想留着命治病救人呢。”

    “回去吧。”童心兰也不想把斯卡留在这里,面对没完没了的医闹。

    “你竟然没骂我在逃避问题啊,医生不是应该迎难而上吗?”斯卡还是有一丝觉得自己是一个逃兵。

    “在哪里都能治病的,只要你热爱医生这个行业,你的技术就能得到提高,和你在哪里工作没有关系,我想,有一个安定的工作环境,对你的技术更有帮助,现在,不是已经有很多医生去国外了么,我相信他们是爱国的,离开也是不得已,毕竟谁也不想成为无知之人、贪婪之人刀下的冤鬼,而且,我相信,以后国内的环境好起来,他们也会想回来的,大家期待的,不就是自己的工作被人尊重、自己的工作价值被人认同么。”这也是头一次,童心兰没觉得那些人是逃兵,医者父母心,她自然也同情活在担忧中的医生们。

    “欣兰,你这么确信医疗环境能够好起来啊。”斯卡从童心兰的话里听出了这样的自信。

    “一定能够好起来的,只要有人为此做点什么。”

    “希望吧。”

    “你还继续留在这里喂蚊子么?”得到了自己希望得到的情报,童心兰得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不了,我都已经撑死几只蚊子了,再待下去蚊子该灭绝了。”斯卡似乎也恢复了一点精神,都有兴致说笑话了。

    “我去找我师父了,他一定十分担心我,再见。”

    “再见。”

    童心兰给李桂芬送饭的时候,李桂芬惊讶的问道,“我不是叫你在家里休息么,怎么还来医院?”

    童心兰有些忧伤的说道,“妈妈很不希望我来啊,我担心你吃不惯西餐,专门给你送过来的。”

    “不是,妈担心你,才希望你今天在家好好休息。”李桂芬语气立马软了下来。

    “我也是担心你啊,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我来医院了,你想瞒着我,怕我担心是吧?”童心兰将饭盒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扭头不看李桂芬。

    “欣兰,你也知道,我是怕你瞎担心,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么?”李桂芬安慰道。

    “瞎操心,我的担心在你的眼里就是瞎操心么?今天医院里差点就有医生被拍板砖了,若不是保安来得快,是不是得像那些新闻报道里面的报道一样血流成河?万一在办公室里面的医生是你怎么办?我没有爸爸了,我只有你了,你能够为我多想一点点么?”

    这哪里是瞎操心,上一世你真的死在了病人家属的手里,逼你离开医院,就是你女儿的遗愿,为了你的平安,她特地找上了系统,也不知道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够换来她这样的委托者完成心愿。

    这样的话,童心兰憋在心里说不出来。

    温欣兰这样的心愿,童心兰怎么能不拼命不完成?就让她做一个任性的孩子吧,这是温欣兰上一世不曾做过的。

    李桂芬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继续说道,“欣兰,妈妈希望你能够理解,妈妈真的热爱这个行业,我手里还有好几十号病人呢,我怎么能够离开呢?”

    “妈,医院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医生么,离开了你,迅速就有医生能够接受你的病人,你难道是不放心那些医生么?他们和你一样经历了多年的教学,也有丰富的经验,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呢?”童心兰无奈的开始了无理取闹模式。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啊欣兰。”工作那么久了,已经游乐深厚的感情,李桂芬一时半刻真的放不了手。

    “妈,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是你以为你了解的就是真的我么?是我以前表现的太好,你都看不到我,你都没有什么时间和我聊天,你怎么了解我?”

    “我记得小时候我还有一个温暖的家,我有爸爸,有妈妈,我很快乐。虽然小时候我几乎是看不到你的,但是爸爸也会说你妈妈是一个无私奉献的人,我当时觉得爸爸是在夸你,我也很佩服你,所以当爸爸提出离婚的时候,我就在想,从未说过妈妈坏话的爸爸,为什么会和这么好的妈妈离婚呢?”

    现在这些话,也不是童心兰现编的了,是累积在温欣兰心里长久以来没有说出来的话,童心兰越是说到后面,越是有感觉,她似乎能够看到那个孤单的孩子,现在,她只是在帮温欣兰将心里的话述说出来。

    “我现在知道爸爸那句话的意思了,你的确是一个无私奉献的人,你无私奉献的对象是对别人,而对待家人,你付出过什么呢?无论是对爸爸还是对我。”

    “爸爸还在的时候,是他接送我放学,是他去参加我的家长会,我病了,也是他带我去医院,陪在我床边,他也得上班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工作,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的工作重要得需要全家人为你付出啊,他的工程出问题的话,房子倒了也会死一地的人啊,跟着他的人也得丢饭碗得承担刑事责任的啊。”

    “而我明明就是在你工作的医院看病,也是挂的你的号看病,你也只能给予我和其他孩子差不多的查房时间,哦,不,你陪我的时间比给别人病了的孩子还少,因为那些孩子害怕打针、害怕吃药、害怕疼都是正常的,你有耐心哄着他们,你看着他们笑了,你觉得很幸福啊,你也笑得很开心啊。而我呢,因为是医生的女儿,所以我得勇敢的给他们做表率,我不能哭,我不能怕疼,我不能怕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