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18、医生不是神(二十九)

正文 718、医生不是神(二十九)

 热门推荐:
    接下来的一切就如万盛发想的那般顺利,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懂的法律那一个人真的在他们多转了五千块钱给他们之后,愿意放他们离开,还承诺会帮忙看着孩子的尸体,还提醒他们别走医院正大门,那强嵘和那一大群姑姑姑婆都在前门堵人呢。※%,

    万盛发觉得那五千块花得值,感谢了这个人就拉着春燕偷偷摸摸的走楼梯离开了大楼往医院后门走去。

    待得他们离开了医院的门,在路边拦车的时候,四个路人模样的男人在后面扣住了他们,同时,旁边的面包车迅速打开了门,四个壮汉将两口子直接拉了上去。

    童心兰看着这样的画面,就觉得好笑。

    这人呢,就是贪心,靠着耍流氓利用网友的同情心敲诈了医院的钱不说,现在还想着敲诈这职业医闹们的钱,真是活腻歪了啊。

    医院和当地的zf为了维稳不得不妥协给钱,却也不怕了他们这样的刁民,而职业医闹原本就是混社会的流氓地痞组成的团伙,他们更不会怕春燕和万盛发的刁民了。

    万盛发一开始还在挣扎,想着是不是医院的人后悔给了钱耍诈想要害死他们,可是他的嘴巴被塞着臭袜子,头上也被套了黑罩子,什么都看不到。

    也不知道做了多久的车,万盛发觉得过去了一个世纪。

    车终于停了下来,万盛发和春燕被人直接拉了出来,丢在了地上。

    有人过来揭开了万盛发、春燕头上的罩子,万盛发看到前面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抽烟的强嵘,吓得一哆嗦。

    强嵘将烟吐在地上,朝着万盛发挥了挥手,“哟,万哥嫂子,怎么不给兄弟我打个招呼就准备走啊?你是怪兄弟我招待不周了么?”

    万盛发和春燕嘴里的臭袜子还没有抽出来,两人连忙摇了摇头。

    “啧啧啧,万哥和嫂子既然不是对兄弟我有意见,那就是不在乎自己孩子啊,你们对自己儿子的尸体也是够狠心的啊,兄弟我接医闹的单子也不少了,说起来这些年也有几十单了,喜欢钱的人不少,为了要到钱,让亲人的尸体摆放在医院大厅腐烂生蛆的我也见过,不过人家事后也好好安葬了亲人的尸体,可是啊,像你们这样直接不要儿子尸体的狠心人,我倒是第一次见到呢,果然人家说办大事就得心狠,兄弟我佩服佩服。”强嵘做了一个抱拳的姿势,面上却是笑得讽刺。

    对于还想像一点借口解释一下的万盛发,顿时就瞪大了眼睛,继续摇头。

    万盛发在想些什么,强嵘哪里能不知道,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刀,靠近了万盛发,蹲在地上用刀背拍了拍他的脸,表情有些吊的说道,“万哥啊,出来混的呢,都得守江湖信义的,在这市里,敢忽悠我强嵘的人还真没几个,那些人都知道得罪我强嵘的下场,以前,哥哥我也是在道上混的,可是现在呢,不好混了,我们不做那些违法犯忌的事儿了,帮帮你们这些可怜人从医院的嘴里掏点钱花花,也是做好事嘛,可是呢,你怎么过河拆迁啊,你让我想起以前被我们裹着石头扔黄河的那些人了,难不成,你是想陪他们去水里喂鱼么?”

    “你说我的怎么处罚你呢?要不我先把你的手指砍下来一截吧?这可是我们以前混到上的时候的规矩呢,贪墨兄弟的钱,可不就是偷么?”

    一直是小民一个的万盛发哪里见过这样的镇仗,看起来就和电影里面的古惑仔似得,他呜呜呜的想说话,可是强嵘哪里给他机会说话,对付这样敢跑的人,还是先揍一顿再说,不然,强嵘的面子往哪里搁?岂不是一个个的都觉得他强嵘好欺负?

    强嵘站了起来,双手一挥,站在将万盛发他们带来的四个壮汉领命走上前来。

    “给我打!”

    万盛发和春燕只觉得劈头盖脸的就是拳头砸来的痛苦,这样的打架可不是他们为了拿到钱的时候,逼迫医生打医生那样的无赖打法,这些人下手更加的老辣。

    强嵘欣赏着万盛发和春燕在地上被大的打滚的模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对付这样的人,就得打,打怕了,他们才会乖乖的把钱拿出来,这还不是重点,打怕了,他们离开了还不敢报警。

    强嵘站在一边又点了一个烟,对被打的两个人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觉得能够逃走?你们的身份证我们都是看过的,你们能够往哪里跑?即便是你们逃走了,逃得了和尚套不了庙,你们的父母你们也不要了?你们倒是能够干得出来嘛,可是你们不回村里,我就拿你们没有办法了?我们还是能够找人弄死你们爸妈,你们的儿子才出生十个月,的确没什么感情,可是你们的爸妈你们也没有感情?”

    “当然,你们是逃不走的,我们又不是开慈善机构做好事的,可能兄弟我之前对你们表现得太过友好,你们才会觉得我真的是一个来帮你们讨公道的好人吧,可惜了,哥不是,从兄弟我砍人那会儿,你们还在乡里抛食呢。”

    说完了威胁的话,强嵘才说道,“今天这事儿其实挺好办的,大家好好的履行合同嘛,对,那合同是不具备法律效应,可是难道你们不知道那合同是保护你们自己的么?那时约束我们的啊,约束我们不能对客户再得太厉害,破坏了道上的规矩,家家都是这个价啊,如果我们敢乱开价,我们也会被其他公司的排挤啊,现在生意那么难做,大家就统一收费咯。”

    强嵘一点也不介意还在被打的两人,继续唠叨道,“哎,可惜就是有你们这样贪心的人,你们知道么,遇到你们这样的,我们再多拿20%都不会被人说的,毕竟你们又害得我们出了人力来抓你们嘛,这是你们破坏了规矩。对了,今天这四个兄弟,还有开车的师傅,你们也得自己掏钱,坐车了怎么能不出钱呢,而且出车也得给钱嘛,人家结婚请几辆车,也是的给钱的,我们的只是面包车那就便宜一点,300的出车费用,司机200,四个请你们来的兄弟是500,怎么样,这个价格接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