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30、我是女驸马(六)

正文 730、我是女驸马(六)

 热门推荐:
    毕竟状元宴上的赐婚还仅仅只是口谕,还没颁发圣旨,若是因为他的表现出现德性亏损,那皇帝还能撤回口谕呢,所谓皇帝的金口玉言,也不是真的不能改。

    而且,蔡杰坤昏迷之后,做了一个梦,那个梦里的一切,更是让他对想在唾手可得的破天富贵以及尊荣地位不愿意放手,他不会让一切都如梦里那般结束,他一定会比梦里做得更好。

    他一定会更好的在公主面前表现,一定会将表姐的后事处理得更加干净,那些知道表姐存在的人,统统都要干掉,不然,就会被起了疑心的公主追查到蛛丝马迹,蔡杰坤可不想自己仕途还没登上顶峰就被发疯的公主切断。

    所以,现在,还是得好好的哄着什么都不知道的表姐。

    童心兰不知道蔡杰坤也已经看到了上一世的记忆,要说蔡杰坤要在童心兰面前演戏还嫩了一点了,不过他满脸青肿,眼里的精光都被眼皮挡住了,童心兰暂时还没发现他的不同。

    听到蔡杰坤的要求,童心兰和成辛楠一般,一脸为难的思考了一番,才答应了下来,“也只能如此了,你看看你,幸好姐姐和你相貌差不多,不然凭你老是闯祸的性子,把这些都丢了,看姨妈会不会打死你,养伤的日子,你可不能到处调皮了,表姐只能帮你最后一次了哦。”

    “谢谢表姐,表姐放心,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再也不会麻烦姐姐了。”蔡杰坤漏齿一笑扯到了伤口,捂嘴在床上滚动了起来。

    “看你泼猴似得,受了伤也不安分。”童心兰完全就是打趣表弟的口吻,所以也没有让蔡杰坤怀疑她。

    “钟老汉,我看天也快亮了,你让李护院带表弟去看伤,天若是大亮了,别人恐怕会怀疑我们从我们院子里出去的人了。”

    钟老汉出去吩咐了,童心兰又对担心的看着蔡杰坤的小丫鬟吩咐道,“栀子,陪我回去换衣,今儿进士们还得去参加探花宴,昨日的琼林宴是官方办的,今日进士们说好了一起凑趣举办宴会聚一聚,说实在的,这些都该表弟去的,表姐出去行走到底还是小家子气了一些,不如表弟行事大方,说实在的,我实在不想去,人太多了,表姐在其中实在是尴尬。”

    “哪里哪里,表姐做得很好了,表姐做的诗词向来都比我好多了。”蔡杰坤其实也算不得不学无术,还是能够作诗作词的,不至于脑袋空空、一点笔墨也无。

    就是智商在那里、又不愿意努力,童试过得轻松,乡试考了两次才勉强过了,家里知道他的会试艰难,才想了法子让成辛楠顶替当“枪手”。

    “表姐说不定还能在探花宴上看看是否有良人能够入眼哦,表姐可是状元之才呢,表弟觉得除了榜眼探花,可能也没有能够配得上表姐的人了。”为了催着成辛楠出门应酬,蔡杰坤也是不要脸的说出这样的话。

    “瞧你说些什么呢,看我回家不找姨妈告你的状,好好养伤吧,我回屋了。”

    “表姐,一切都交给你了啊。”

    “放心吧。”

    回到屋子,栀子开始替童心兰化妆。

    昨晚回来之后,童心兰装作喝醉了,也没来得及照镜子,洗漱都是栀子服务的,所以童心兰也不知她在自己脸上弄了一些什么。

    而现在,她就看得清清楚楚了,虽然,其实在梦里已经见过了。

    成辛楠比蔡杰坤大半年而已,所以也才16,发育不是特别好的一类,但是也得缠胸、束发,将眉毛画粗一点便显得英俊挺拔,将柔和的圆润一些的面部勾勒得稍微有了棱角,最后,栀子还在童心兰喉咙那里黏上了喉结。

    若不是早就有了准备,童心兰不相信在这古代、蔡家能够及时的想出这样的伪装技巧,古代又不像现在看过电视的都知道易容术,上网一搜就是化妆课程,这样女扮男装的易容技巧,真的不是一些小说里面穿越女主自以为的化妆就是易容了。

    蔡家请的护院里面有江湖上的人,这样的易容术,应该就是蔡家让他们寻来的。

    也只有出门较少的成辛楠才相信外面都是如此。

    栀子也是被他们训练的不错呢,果然孤女就是可怜,投靠亲戚、寄人篱下的小姐连丫环的忠诚也是无法保证的。

    在童心兰化妆的时候,蔡杰坤就被护院带去找大夫了,毕竟不能带大夫回院子看病,那就容易暴露院子里的事情。

    童心兰不紧不慢的吃了饭,这才带着同样女扮男装打扮成书童的栀子出门了。

    栀子的年纪童心兰倒是猜错了,不仅仅才十一二岁,只是因为她长了一张娃娃脸,又不长个人,所以看着小,她也已经14岁了,到了能够动春心的年纪,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被蔡杰坤这个小王八蛋的男/色/诱惑了。

    礼、乐、射、御、书、数便是君子六艺,是古代男子安身立命之本。

    也是古代男子上课学习的一部分课程,所以成辛楠都有学习,今日去参加进士们的聚会,想来也不仅仅只有喝酒作诗,这六艺都会涉及,所以出门的时候,童心兰便骑上了马。

    栀子是蔡家大力扶持的“间谍”,当然也会骑马。

    成辛楠见姨妈他们不仅仅因为她喜欢读书就请老师教她,还让她的丫环也一起学习,当时还感激涕零得不得了,十分感恩姨妈的恩德,作为寄人篱下的人,原本以为只有一口饭吃就不错了,哪里想到自己还有这样的待遇。

    所以两人一前一后的慢悠悠骑着马儿朝大家相约的聚会地点杏园跑去。

    “少爷,这不是去杏园的路吧。”栀子看着路线,疑惑的问道。

    “我想着这么早去赴宴,人也不多,到时候会很尴尬吧,所以,我准备先骑马散散心,有点紧张。”成辛楠到了京城除了代替表弟考试出门以外,也就只有出门应酬了,这些都有人带路,而她自己对京城其实不大熟悉,童心兰就想着借着能够出门的时机,熟悉一下京城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