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34、我是女驸马(十)

正文 734、我是女驸马(十)

 热门推荐:
    童心兰没想到齐文浩竟然会答应自己的请求,更加没想到的是公主也已经知道了,而且还想见到她。

    呼了一口气,童心兰回忆了一下刚才的说辞,似乎没有太大的问题,不由得庆幸太机智了。

    齐文浩掏出钥匙帮童心兰解开了椅子上的机关,又从柜子里拿了一套宫女服,对她说道,“你自己换上吧,我在外面等你。”

    齐文浩离开了房间,还随手带上了门,童心兰看着手里的宫女装,不敢耽搁时间,迅速的换上。

    当童心兰出来的时候,齐文浩也已经换上了太监的衣服了,他说道,“路上你别想跑去给你表弟通风报信,他们已经被我们的人监控起来了,我们金吾卫的手段我相信你不想尝试的,我们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优良传统,老老实实的跟在我身后走,记住,别抬头。”

    “哦。”怎么可能逃啊,逃了那就真的是一点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说不定多少金吾卫的刀会在自己跑的那一霎那砍上来呢,见到了公主,说不定还有活路,成辛楠记忆里的公主虽然任性了一点,不过还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跑,那才傻。

    童心兰乖乖的垂下头,老老实实的跟着齐文浩出了小院子的门。

    一出门,齐文浩的气质就变了,现在哪里还有一丁点的书生气质,看上去就是一个经常弓腰哈背的太监,虽然拿着佛尘一副趾高气扬的劲儿,但是能够看出他身上的奴才气息。

    两人在路上没有说话,也没有其他人愿意接近两人,并不是说两人穿着宫里的衣服,所以老百姓不敢看,而是齐文浩那一副欠打的模样让人不敢惹,以为他是什么大人物身边的太监吧。

    童心兰一路畅通的走到了朱雀大街,不过齐文浩没有带着她继续前行,走到皇宫,而是拐了一个玩儿,带她去了三公主府。

    公主还没出嫁呢,怎么就出宫住在公主府了?

    童心兰心里有疑惑,却也不敢问,跟着有牌子的齐文浩进了公主府。

    公主府内的风景不错,和以往的古代世界颇有不同,但是童心兰没有心思看。

    齐文浩将童心兰带到了公主的书房,说道,“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我去通报公主。”

    童心兰点了点头,在心里捉摸着一会儿该怎么说呢。

    等了一盏茶的功夫,童心兰过人的耳力终于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传来。

    宫女推开了大门,身着粉蝶袄裙的游雪贞走了进来,她性子活泼,不耐烦戴太多首饰,头上简单的插了一根粉色琉璃料器铜杆簪花,低调不张扬却自有一番风雅。

    “在外面候着。”平时和成辛楠版本的“驸马爷”在一起的时候,游雪贞的声音像是百灵鸟一样清脆活泼,现在可能是因为知道自己竟然被人忽悠了,心情不佳,所以语气有些冰冷。

    “是。”宫女们大气也不敢出,听话的退出了房间顺便关上了门。

    游雪贞走到童心兰面前,语调傲慢的说道,“抬起头来。”

    看来成辛楠能够得到的待遇,自己是遇不到了,毕竟这一世的公主和成辛楠还没交流过呢,对于公主来说,成辛楠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骗子。

    都是那个该死的齐文浩破坏了计划,童心兰还没来得及刷公主的好感度呢就暴露了……

    草民是不能直视皇族的,所以童心兰抬起脸,眼睛看着地毯却不敢往上瞧。

    “看来你的心里还是有敬畏之心的嘛?”

    童心兰从游雪贞的话里,听不出什么情绪,不过这句话看来还是有点希望,应该是那个齐文浩对公主禀告了自己之前的说辞。

    为了表现自己认罪态度良好,童心兰跪了下去,也没什么心理负担,古代就是这样儿,再说了,成辛楠的确有错在先,替考在古代现代都是大罪。

    “公主殿下,民女知罪,民女愚昧犯下了替考的错,还,还欺瞒了圣上,害得公主差点……”

    “闭嘴。”游雪贞气急败坏的让童心兰住嘴。

    童心兰猜测,她应该是为她躲在琼林宴上自己选驸马结果还看走了眼的事儿感到恼怒吧,童心兰当然乖乖的闭嘴,不敢再说话了,这事儿真的无论是谁都会恼羞成怒的。

    “哼,大胆刁民,竟然敢骗我,你说,该怎么解决?”

    公主大怒,童心兰不敢抬头看游雪贞的表情,想来表情一定也不好看。

    然而,游雪贞的语气急转直下,变得委屈无助起来,“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我还怎么见人啊,难道你要我为了脸面吃这个亏么?皇姐她们肯定会看我笑话的,以前我还说我一定要嫁一个比她们的驸马更加有才气、更加俊俏、更加听话、更加疼爱我的驸马呢,结果呢,蔡杰坤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草包,会的诗句还没我多吧?他竟然还敢逛青楼!这种人,这种人,大婚第二天我就得阉了他,他哪里配得上我!这样的亏,我能吃么?”

    游雪贞时不时就会在驸马爷面前这样犯个混,并不讨厌,成辛楠都觉得她只是一个自觉委屈而撒娇的孩子而已,表弟蔡杰坤也时常这样耍无赖,成辛楠都会像个大姐姐一样的包容下来。

    成辛楠应付过,童心兰自然也知道如何应付游雪贞了,什么都得顺着她的意思说那就成了,“不能,不能,公主不能吃这样的亏。”

    “若是让父皇取消婚约,那我就更没脸了,原本皇家公主就不好嫁人,那些世家的儿子害怕娶了公主就不能三妻四妾了,那些诰命大妇又怕娶了公主儿媳妇会让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下降,更加不愿意为自己的儿子求娶公主了,那些希望娶公主的男子,大多是自己没本事希望靠着娶公主当上皇亲国戚的,好不容易看上一个有才的状元,结果还发生了这样的乌龙,取消了婚约,我怕是只能沦为天下人的笑柄了,当一辈子的老姑娘了,连和亲都轮不上我这样毁了婚约的公主了,呜呜呜,都是你,都是你的错,扮男装后干嘛长得那么俊俏还那么有气质?明明和你表弟长得那么像,为什么你表弟就是一副猥琐的小人像呢?你干嘛做的诗词那么符合我的心意,都是你的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