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36、我是女驸马(十二)

正文 736、我是女驸马(十二)

 热门推荐:
    童心兰想了想,觉得说什么都宛然,毕竟她自己就是罪魁祸首,千言万语汇到唇间汇作一诗,童心兰宽慰道,“娇俏桃花闹枝头,春风一渡桃花笑,风本无意惹桃花,桃花已落碾成泥。错,错,错。”

    “我知道你是无意的。”游雪贞的软弱或许也点到为止了,她恢复了元气,对着童心兰说道,“可是若本宫将你是女郎的事儿说出去,你信不信你真的会被那些碾成泥的桃花扔的瓜果砸死,比你簪花踏马状元游街的时候砸得还狠几十倍哦?”

    “都是我的错,春风也只能掀起一点点的涟漪罢了,在桃花还未碾成泥的时候,春风早就已经消失在天地间了,公主,辛楠自知罪孽深重,从未想过能被大家轻易放过,女孩儿的真心不该被如此欺骗的。”古人或许会以为春风飘过就和那流水一般继续吹往远方继续流浪,然而,春风不过是转瞬即逝的的东西而已。

    游雪贞冥思苦想了一番,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宫回禀父皇了,你呢,就按照原先的计划去参加探花宴吧,我让李公公跟着你,你别想耍花招哦,宴会完了,就老老实实的回你客栈,至于你的表弟他们,你要知道,他们的罪过可不轻,你不能提醒他任何事情哦,不然,我可能还能免了他们死罪,你若提醒他们,那他们就会遭受千刀万剐之刑。”

    “陛下他。”公主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放了自己,实在是让童心兰开心不已,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公主那么好说话,皇帝可没有那么好说话吧,这种事情简直就是给皇帝脸上拍了一巴掌,在位那么久的皇帝应该无法忍受自己的威仪被挑战吧,公主这么放了自己,皇帝再宠爱公主,也不会让她这么轻轻放下吧。

    “你放心,本宫说了,只要你让本宫开心,本宫就会在父皇面前保住你,父皇很疼我的,你就好好表现吧,听我的不会有错,本宫走了,驸马再见咯。”游雪贞自信一笑,率先打头出了门。

    童心兰跟在她身后出了门,成辛楠记忆里面的那一个对公主忠心耿耿的老李公公眉开眼笑的走到了她面前,“驸马爷,老奴是公主派来给驸马爷讲解宫中礼仪的李顺,您可以叫老奴李公公。”

    “见过李公公,以后还劳烦李公公多多指教。”童心兰知道他在公主面前的脸面还是有的,也是一个不错的人,在公主被赐死后,自发去帮公主守陵直到老死。

    “请跟老奴这边走,驸马爷。”李公公甩了甩佛尘,走在童心兰前面,开始引路。

    这条路应该是去后门的了,走前门的话,出去就太打眼了,童心兰倒也不在意走前门还是后门,反正这一趟已经保证自己的命是没有问题了,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儿。

    公主府自然比不上皇宫大,童心兰没走多久就出了府,外面已经有两匹黑色骏马等待。

    “驸马请上马吧。”

    童心兰微微点头,上了马,而那看着如病久无力的老李公公也身姿矫健的翻身上了马。

    两人骑着马,去了杏林。

    此刻,栀子早就回去客栈等到了看病归来的蔡杰坤,禀告了成辛楠不见了的消息。

    蔡杰坤心中一急,从床上惊坐起来,扯到了伤口又是阵阵惊呼,“你怎么那么没用,一个大活人都看不住,她若是出了什么事儿,你觉得你将来的荣华富贵还能到手么?”

    “少爷,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没想到那些女子会那么疯狂,奴婢在小姐和公子身边太久了,已经习惯了你们的仙人之姿,觉得那时理所当然,而外人则受不住这样的诱惑,都是栀子疏忽大意,希望少爷让栀子将功赎罪,让栀子去将小姐寻回来吧,我觉得,小姐若是甩掉了那些女人,现在应该已经去了探花宴,我这就去看看。”

    栀子告罪的同时也不忘夸夸蔡杰坤的俊颜,如何哄少爷开心,是每一个努力想要爬上少爷床的奴婢的必修课。

    “那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快去啊。”蔡杰坤看着和记忆里不同的发展,心里有些慌,害怕事情提前暴露。

    而另一方面,蔡杰坤却又为此不和梦境里相似的走向感到开心,觉得梦里看到的东西应该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梦,是自己吓唬自己,因为害怕那得来不易的状元和驸马之位会消失,才会做那样的梦。

    现实和梦境不一样,才是正确的嘛,自己吓唬自己才是真的可怕,不过梦里的事情也应当引以为戒,以后在公主面前一定要好好的表现才行,不要一开始就得意忘形,公主毕竟是公主,一开始就出去玩女人喝花酒,的确过分了呢,其余几个驸马似乎都没有这么做的,都是公主养面首,他这样做,没有被皇帝砍头已经是公主庇护了,不过后面公主杀了他全家的仇,若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公主乖乖听话不管他呢?

    幸好只是梦,若梦里的东西真的是真的,蔡杰坤觉得,他最后可能会提前弄死公主吧,不过在公主府想要弄死公主也是不容易,在外面弄死了公主,皇帝陛下也会彻查的,这十分难办得让人不起疑啊。

    想这些干嘛?

    蔡杰坤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童心兰带着李公公去参加探花宴,李公公自觉的没有进去宴会现场。

    童心兰倒也理解,因为她以前当过太监,当然理解李公公的做法。

    那些书生、尤其是考上了进士能够当官的书生,还有那些已经当上了官员的进士,都是看不起太监的,因为在他们看来,太监都是低贱的阉人,只会在主子面前谄媚献奸言的无耻之人,明明没有治国之道,明明身份低微,却比他们这些为国为民的官员还得皇帝宠爱,他们见到那些近身伺候皇帝的太监还低一头。

    对着皇帝身边的太监他们不能发火,对着其他地儿的太监,还不能发表一下自己的鄙夷之情么?

    跟阉人走得近的人,也是这些进士看不起的人。

    而李公公不进去,不仅仅是因为他不想遭受冷暴力,而是顾忌成辛楠现在还是状元的身份,公主要求他一切以成姑娘为重,他自然不能让成状元被那些进士贬低,状元的头衔是她自己考来的,不需要公主府的任何东西亦或者人给她增脸。

    他该出现的地方,不在杏林宴,而是客栈,在那里,他才能好好保护成姑娘,让那起子狗眼看人低只会欺负孤女的草包畏惧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