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37、我是女驸马(十三)

正文 737、我是女驸马(十三)

 热门推荐:
    因为有了成辛楠的记忆,童心兰应付探花宴还是比较顺利的,吟诗骑射都玩了一遍,还算保住了状元郎在大家心里应有的水平。

    期间,扮作书童的栀子也找了过来,验证自家小姐没有失踪,这才松了一口气。

    栀子不放心让成辛楠一个人在外面,便拿了五个铜板请人回去向蔡杰坤通报找到成辛楠的消息,而她自己则是伺候在成辛楠身边,就怕万一出了什么闪失。

    童心兰看着对自己亦步亦趋的栀子,心中好笑,现在公主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这些跳梁小丑做得越多,那就错得越多。

    虽然童心兰也不确定,公主以及那个齐文浩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反正现在公主没有杀自己的意思就好了。

    可以说,童心兰的任务已经成功一半了,剩下只要公主不杀自己,而自己也不会伤害公主,两个人相处久了,慢慢成为好姐妹也不是不可能的。

    女孩子嘛,成为了闺蜜那就无话不谈,到时候自己也能给她推荐推荐优秀的男人做驸马了。

    这男人啊,一定得好好选才行,上一世公主被成辛楠耽误了年华、偷了心,这一世,童心兰怎么都得好好的给公主把关。

    至于公主会不会喜欢上自己,童心兰完全不担心,毕竟这一世,两人接触的时间不多。

    公主对状元郎成辛楠一见钟情的可能性应该是不可能的,上一世公主那么痴情,也是因为相处久了,才有了感情。

    而现在,公主及早就知道了成辛楠是女儿身。

    所以,童心兰不会担心公主再次喜欢上“成辛楠”。

    童心兰觉得,这一次的任务,应该是蛮简单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童心兰心情愉悦的应付着上来讨教问题、亦或者敬酒的进士们。

    大家考上了进士都比较开心,不过等待吏部安排官职还得有些时间,所以大家就抓紧时间玩乐一下,多多参加活动,增进同期进士之间的感情,这也是为将来的官场铺路了。

    直到夜半时分,玩尽兴的进士们这才一一告别回家。

    而微醺的童心兰也带着栀子离开了杏园。

    刚出了院子,童心兰就看到了李公公准备好的豪华大马车,上面挂着三公主的桃花图标,一般人也都不敢靠近。

    钟老汉不懂得这些东西,只以为是什么贵人的马车,他看到成辛楠出来了,也松了一口气,这表小姐也是太不懂事了,白天竟然到处乱跑,难道不知道她实干重大么?万一被人发现了女儿身份,少爷就麻烦了,蔡家的前途也完了,一会儿得好好说道说道。

    童心兰当然看到了钟老汉脸上不开心的表情,不过她并未搭理他,而是绕了一个弯儿,登上了李公公准备的豪华马车。

    在放下帘子之前,童心兰对望着李公公以及豪华马车露出一脸吃惊的钟老汉以及栀子说道,“这是三公主所赐的马车,钟老汉,你在前面带路吧。”

    既然是公主赏赐的,还有太监赶马车,钟老汉也不敢反对什么,在他看来,这些东西以后都是少爷的,以后他也能赶着这么豪华的马车出门,一定十分神气。

    栀子也是一脸羡慕的看着马车,对于古人来说,衣食住行都有身份的限制,那些做生意的商人,无论家里多有钱,马车都不能用亮色,因为不能越制。

    而这马车比蔡府准备的马车还豪华,比县太老爷他们的马车还豪华还大气,不愧是皇宫出品。

    能坐上这样的马车,以前栀子想都不敢想,以前遇到了贵人的马车还要离得远远的,就怕冲撞了贵人会被治罪。

    而现在,少爷不仅仅是状元了,以后还是驸马爷,那,这些东西都是少爷的了。

    而她又是少爷的人,那,这些东西以后也是她的了。

    至于这些东西是不是公主的,栀子倒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在她看来,女人嫁人了,那东西不就都是男人的了么?

    少爷娶了公主就有了用皇族用品的权利,少爷说了最爱的就是她,什么公主也是后来的第三者而已,总说了,公主不会和驸马爷住在一起,驸马和公主是分府居住的,离开了公主府,少爷就是她一个人的少爷。

    即便驸马不能纳妾那又如何,能够享用这些东西,没有名分也不差什么,她能够为了少爷默默伺候在一旁的。

    她用这些东西,也不算错啊。

    一想着以后自己出门也能坐在这样的马车里面,能够穿上用上宫里皇族的东西,栀子激动的咽了口口水,两眼发光的就要登上马车。

    而李公公眼疾手快的将踏脚凳收了起来,用傲慢不逊的态度对她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滚开,公主说了,这马车只有驸马爷能够坐,其他人,不得接近。”

    太监说话声音原本就尖细,当他用傲慢的态度说话的时候,用将人视作尘土的语气说话,栀子还真的承受不住。

    不就是一个太监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狗仗人势的东西,姑奶奶我还是驸马爷的女人呢。

    不过栀子也知道不能讲心里话说出口,只能讨好的说道,“我,我是驸马爷的书童,老爷夫人交代了,让我照顾好少爷,这不是看到少爷喝醉了,我得上去伺候他么?少爷有什么吩咐,我也能随时待命,您不是得赶马车么?若是少爷有个什么差池,你也没法向公主交代不是?”

    “啪。”李公公二话不说就抽了栀子一嘴巴子,他可是个练家子,这一巴掌下去,栀子直接趴在地上了,嘴巴也肿了起来。

    童心兰也被李公公的手段吓到了,也明白了,这公主让李公公跟着她,大概是个什么意思了,一方面是为了保护自己,另一方面应该是要让李公公好好折腾一下蔡家人了。

    也不知道公主到底知道多少细节,看来蔡家人最近是别想有好日子了。

    想明白了这些东西,童心兰便不管栀子传递过来的求救眼神了,只装作喝醉了睡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好戏,最里面还喊着,“我还能喝,上酒,给我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