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38、我是女驸马(十四)

正文 738、我是女驸马(十四)

 热门推荐:
    “小贱蹄子,有你这么诅咒自家主子出事儿的么?怎么不想些好事儿呢?若是在宫里,你的舌头早就被拔了,起开,日后我可得多多教教你在宫里的规矩,今天先放过你,我先带驸马爷回去了,不长眼的东西,还不快滚开,挡着主子的路了~”李公公可谓是将一个尖酸刻薄的太监扮演得活灵活现的,还将鞭子摔得啪啪作响。

    这样的李公公吓得没见过世面的小县城丫环一句辩驳的话也不敢说,只想着这些东西是少爷的,可是现在少爷可不再马车里,没法护着她啊,而现在的她,其实还是那些看到了贵人就得躲得远远的下等人而已。

    自己一时竟然就被将来的富贵荣华迷了眼,怎么就糊涂了呢?

    反正将来这些东西都是少爷的,至于这个太监,也只是比她高一等级的下等人而已,将来等少爷真的得势了,一定会帮她处理掉这个可恶的太监。

    想明白了这些东西,忍着身上的痛苦,栀子就地打了一个滚滚离了马车。

    李公公在宫里当差那么久,怎么可能看不懂栀子这样嫩的丫头眼里的贪婪目光?

    一个连自己的主子都能够出卖的丫环,在李公公眼里已经和私人没有区别了,刚才竟然还用那样算计的目光看属于公主府的东西,真实小贱蹄子爬了男人的床就以为自己是主子了呢。

    这种人有什么资格爬上公主的马车?

    受了他李公公的提点,还敢用仇恨的眼神看着他,真是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

    这成姑娘也是可怜,被自己的丫环卖了都不知道,也是单纯的紧。

    公主可说了,要他好好的保护驸马爷呢。

    “哼~,架!”李公公扭头不在看栀子,挥着马鞭就赶着马车出发了。

    童心兰在马车里憋笑都快憋出内伤了,这老李公公和公主傲娇的小表情还蛮像的,真是主子什么样,随身的忠仆就什么样子呢,这护犊子的模样也是真真儿的一样。

    公主对自己不错,童心兰决定,一定得为她找到一个贴心的驸马。

    李公公驱马离开,钟老汉却不敢停留等待栀子上马车,一方面是因为栀子这样叛主的女人入了不了混过江湖的钟老汉的眼,而另一方面,他的任务是带那嚣张的李公公去住所,他必须跑到李公公前面,若是他回去的慢了,少爷不知道消息迎了出来那不就露馅儿了么?

    所以,钟老汉也没说帮扶一下趴在地上的栀子,赶着马车就朝李公公追了上去。

    栀子趴在地上狠狠地捶了两下地面、

    欲哭无泪的栀子觉得那李公公欺负她就算了,这钟老汉竟然也敢抛弃她不理她,她整不了李公公,难不成还没法吹吹枕边风让少爷整治一下钟老汉么?

    再怎么恨,栀子还是忍着痛苦爬了起来,徒步朝客栈走去,她后悔让人将马匹带回去客栈了,这走路得走多久啊,京师太大了,她不得走上大半夜才能够走回去么?

    李公公赶马的速度也不快,公主说了,得好好玩弄这些企图欺君罔上,骗婚公主的混蛋,太早暴露就不好玩了,所以他还对“晕乎”着的童心兰说道,“驸马爷,是不是不舒服啊?那老奴驾车慢一点”。

    其实童心兰也想说慢一点点的,不过考虑到公主应该也考虑到了,所以没说出口。

    不愧是公主身边的人精,深知如何折腾人呢,公主也是考虑周详,将这些都考虑到了。

    “恩,慢点,太快了我想吐。”童心兰配合的说道,因为一开始童心兰就假装喝醉了,所以李公公也没看出童心兰是假装的。

    不然,这也太不符合成辛楠的人设了,因为清醒的成辛楠看到栀子被打一定会保护她的,即便是成辛楠已经知道自己的丫环可能背叛了自己的情况下,毕竟成辛楠的性格就是一个好人,而且也不是那种会演戏的人。

    所以,童心兰决定,以后一定得好好扮演被保护的人,不要崩了成辛楠的人设,不能露出马脚才行。

    其实被保护反而更累啊,那就意味着童心兰得考虑到更远,得提前预设到公主以及李公公,甚至将来还会出现的人会为了整蔡家人作出什么行动才行,该避开就避开,该求情的还得装作求情一下。

    钟老汉也能听到两人的对话,心里一喜,这样他可算能够提前赶回客栈通报消息了。

    李公公看着越行越远的钟老汉的马车,也没说话,慢条斯理的赶着车,让驸马乘车舒服是他现在的第一要务。

    钟老汉驱车到了客栈小院的门口,麻溜的下了马车,也没去拴马车,就急匆匆的敲门道,“开门,少爷回来了,公主派了公公送少爷会来,大家可得悠着点,把院子收拾干净一点啊。”

    准备开门的护院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等了一天又被困在小院里心情烦闷的蔡杰坤冲出来房间的脚步的也收了回去,转眼就跑进了属于成辛楠的房间。

    当李公公赶着马车到达小院门口的时候,钟老汉笑眯眯的帮他接过了牵马绳,“这就是我们小院了,里面可能比较小,有点杂乱,忘公公莫见怪。”

    李公公瞧也不瞧钟老汉一眼,带着宫里人特有的蔑视人的态度,就当钟老汉不存在似得,他跳下马车,转身对着马车躬腰,用着完全不同于对着栀子说话的态度,谄媚的说道,“状元爷,已经到了您的府上了。”

    童心兰真的是快被李公公变脸的速度吓到了,说实在的,李公公比她以前当太监的时候还该有手段呢,她得好好学学,万一以后还得当太监呢,兴许用得着呢。

    在李公公“温柔又肉麻”的再三呼唤里,童心兰终于掀开了帘子,摇摇晃晃的从里面钻了出来,看着院子说道,“到,到了?”

    “是的,老奴伺候状元爷下马。”

    说到这里,笑得一脸春风的李公公扭头对着钟老汉就是一脸凶相的命令道,“过来,趴下。”

    一早就见识了李公公的变脸速度,这还是近距离自己承受的第一波呢,虽然有了心里准备,钟老汉还是被李公公这态度噎得要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