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39、我是女驸马(十五)

正文 739、我是女驸马(十五)

 热门推荐:
    这声命令意味着什么,钟老汉当然知道,那些大户人家的下人自然跪的容易,跪的没有心理负担。

    可是,他钟老汉以前乃江湖好汉,被蔡家高价聘请来保护少爷,可不是真正的家仆,他享受的蔡家待遇以及规格都不错,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么低贱的事儿。

    对于江湖儿女来说,可以跪天跪地跪父母。

    跪皇帝跪朝廷,那简直就是对侠义的侮辱。

    而且这个太监还不是皇帝呢,只是一个阉人,让他跪就跪,那多没有面子?

    钟老汉双目瞪圆,就想叫院中的护院小哥来顶替这个工作,然而李公公指尖一弹,一枚小石子敲击在他的膝盖上,钟老汉扑腾一声便跪趴在了地上。

    因为李公公修炼的不是外家功夫,毕竟身体不全,力量和元气都不足以修炼阳刚功夫,他修炼的乃是太监们独创的阴柔功夫,所以外在上是看不出他是个练家子的,而之前他一直气息内敛,钟老汉着实没能看出李公公是一个厉害角色。

    钟老汉被李公公充满气劲的石子震得气息不稳,心脏胡乱的扑腾,呆愣在地上一时没有了反应。

    李公公呲笑一声,尖鸭细嗓的斥责道,“还不快爬过来迎接自家主子下车,愣着~等我来请啊?”

    被高手的气势一压,钟老汉立马就怂了,就着跪着的姿势,双手做狗爬,乖乖的爬到了马车旁边,趴在地上充当了人肉垫脚凳。

    不过钟老汉的心里直骂娘,原来还以为是一个狗仗人势的赶车太监,没想到不止蔡家喜欢用高手赶马车,这些有钱有权的人真是暴殄天物。

    李公公满意的一扭腰,伸手就要扶童心兰,“状元爷,老奴伺候您下马。”

    童心兰装作被这阵仗吓到了,口齿不清的说道,“这,这,这可使不得,钟老可是……”

    “状元爷,这可是公主殿下吩咐的,要让您先习惯皇家人的生活习惯,以后啊,这样的排场少不了的,而且这样的人不过奴才而已。给您垫脚,才是他的荣耀呢,不过这样的荣耀他以后是享受不了的了,毕竟以后您就是咱们百汉国尊贵的驸马爷了,能给您当踏脚凳的,可不能是这样的糟老头子,可得给您找一些白白净净有品阶的太监才行,这样的人可真是脏了您的脚,今天是老奴思虑不周了,您将就将就吧。”李公公一副嫌弃得不得了的样子,让钟老汉觉得一口热血就要吐出来。

    “既然是公主说的,那,那一定是对的。”童心兰心里毫无负担的踏在了钟老汉的背上,下了马车。

    这时候,家里其余两个护院也是老老实实的垂头等在一旁,毕竟刚才他们可是看到了李公公的身手的,他们练的都是外家功夫,对上会内劲儿的高手,他们就不行了。

    蔡家不过地方上的有钱人而已,能够请得起的武林人士,其实也不是多么的厉害,毕竟一分钱一分货。

    真正的绝顶高手,要么隐居山林,要么就是为皇家服务的。

    不是有句话说的话么?练得文与武,只为卖皇家。

    只有入不了流的江湖人士,才是为一般的商户之家当护院打手。

    而这样的人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能力不足的,只会葡萄酸的骂那些为朝廷服务的高手是朝廷的鹰犬,如果为皇家服务都是鹰犬了,那他们为一般的商户服务难道就不是看门狗了么?

    其中一个壮实的护卫万建,带上笑容躬身说道,“少爷,您回来了?这位公公,里面请。”

    “恩,这还算可造之材。”李公公就像是十分享用这样被人重视的待遇一般,夸赞了两句,有的人看到了能够往上爬的路,可不就是立马溜须拍马了么?

    “状元爷,仔细着路。”李公公扶着走得歪歪扭扭的童心兰,觉得真是造孽哦。

    女孩子可不就是被人疼的么?更何况是这么一个惊才绝学的姑娘,这家人竟然如此利用,还准备卸磨杀驴,真是狼心狗肺啊,之前利用人家姑娘考科举,现在还让一姑娘家顶替自家少爷去参加学子间的聚会,喝了这么多酒,还有比这一家更没用的少爷了么?考试不行,喝酒还不能喝了?

    李公公现在已经切换了护犊子模式,凡是公主要守护的人,他可都是纳入自己保护范围的,更何况,这位姑娘,以后还是……

    “哎哟喂,怎么照明的啊?灯笼提高一点,离眼睛这么近,怎么看路啊?照着地上啊,真是我见过的最差的下人了,以后一定得好好调教,这样的人怎么服务状元郎啊,以后冲撞了公主,小心我把你脑袋砍咯。”李公公左右看不过眼的骂骂咧咧。

    提灯的万建还陪脸笑道,“公公教育的是,以后还得多亏公公指点指点呢。”

    “可以,只要你肯学,咱(za)家最爱调教新人了,没想到你们府里就你一个明白人了,好好伺候着吧,以后好处少不了你的。”敲一棍赏颗枣子,李公公做得十分娴熟。

    童心兰都装作醉酒了不知道,将重力都压在李公公的身上,被万建领进了蔡杰坤的房间。

    一进门,李公公就夸张的嚷嚷道,“哎哟喂,这房间怎么乱啊,瞧瞧,这么脏,还怎么能够住人啊,你们这些人平时都是怎么照顾状元爷的啊,能住人么?太脏了,我的把这房间好好收拾一下。”

    李公公看什么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通通批评了一番,看上去是不满意住处,其实是知道这不是成辛楠的房间,他怎么可能让公主关心的人住男人睡过的床,用腌臜男人用过的东西。

    “你,去外面马车后面把那包裹卸下来给我带进来,原本还以为用不上呢,现在看着环境,原先的准备还是有必要的。”李公公指着万建命令道。

    万建哪有不从的,开开心心的跑出去卸货了。

    李公公扶着童心兰,小声小气生怕惊到了她似得说道,“状元爷啊,您先到外面椅子上躺会儿,一会儿奴才就来伺候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