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47、我是女驸马(二十三)

正文 747、我是女驸马(二十三)

 热门推荐:
    现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状元爷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毕竟他还没有和公主成婚呢。

    尤其是知晓内情的郭如海,更是惊讶了,这成辛楠莫非是在以情收买公主?但是公主之前已经为她求情了,所以,应该算是报答公主的救命之情吧?

    无论如何,郭如海还是希望被公主救下的成辛楠能够感恩,能够对得起公主的付出,无论是处于报答的意思还是真心感谢。

    游雪贞看着蹲在眼前的成辛楠,眼里似有泪花闪现,成辛楠虽然是女子,但是给与她的关心比蔡杰坤多很多,也比天下间许多的男子对妻子还好,真没听说过多少男子背过媳妇的。

    所以,她更加不能放手啊。

    “你背的动么?”

    “背的动。”

    得到了保证,游雪贞再也没有顾虑,趴在了童心兰的背上。

    游雪贞不胖,童心兰背起来也不吃力,站起来的时候还抖了抖调整了一下位置,游雪贞抱紧了她的背将脸贴在了童心兰的背上。

    童心兰对郭如海说道,“麻烦郭公公带路。”

    “哦,好。”郭如海呆楞了一下,心里的震撼不可谓不大。

    公主和状元郎看起来真是郎才女貌,赏心悦目。

    只是可惜了,状元郎是女郎,哎……

    想起昨晚皇帝说的话,郭如海连连叹息。

    游雪贞趴在温暖的背上,这脊背虽然不如那些真正的男子宽阔,却一直给予她安全感,让她心安。

    走在一旁的其余太监宫女都低垂着脑袋悄悄赶路,不敢乱看也不敢说话,整个队伍都安安静静的。

    不一会儿,到了游龙阁,郭如海进去通报。

    其余的太监宫女都停留在外面,童心兰也将公主放了下来,等着皇帝的召见。

    “嘭。”的一声,似是茶盅被人摔在了地上,屋外的气氛一凝,太监宫女们大气也不敢出。

    屋里传来皇帝气急败坏的怒吼声,“让她们滚进来。”

    游雪贞脸色惨白拉着童心兰的手安慰道,“你放心吧,有我在呢。”

    童心兰放心一笑,“嗯。”

    “公主,状元爷,进来吧。”郭如海垂头邀请道。

    童心兰感受到游雪贞的紧张,反过来抓紧了她的手捏了捏。

    游雪贞回以一笑,率先走进了游龙阁,童心兰紧紧跟在后面。

    郭如海没有跟进来,在后面关上了大门。

    大白天的,游龙阁里面的门窗都紧闭着,照明仅仅靠着屋子里的蜡烛以及屋顶的四五片琉璃瓦,所以光线十分不好。

    屋子里没有其余的太监宫女,只有穿着明黄色龙袍的皇帝游尉明背着双手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

    游雪贞抿了抿唇,笑道,“儿臣拜见父皇,父皇,刚才怎么发那么大的脾气啊,谁惹到你了?”

    “民女成辛楠拜见陛下。”童心兰知道游雪贞在故作轻松,心里更加觉得对不起她,毕竟若不是为了成辛楠,她这样的金枝玉叶,何至于受到皇帝的刁难。

    “谁惹到我?除了你还能是谁?仗着我的宠爱,无法无天,竟然要保下这样一个欺君罔上的罪人,刚才你们做了什么?演戏给朕看么?”游尉明气得怕打着桌子,也没说让跪在地上的童心兰起来。

    游雪贞和在外面时候的紧张不同,现在的她似是感觉不到皇帝的怒火,从地上站了起来,狗腿的小跑到皇帝身边拉着他的袖子摇了摇。

    “父皇,儿臣的脚扭伤了,走过来好疼的,难不成父皇希望女儿下半辈子变成瘸子么?那儿臣就更加嫁不出去了,再说了,儿臣只是让她背我而已,也没做其他的啊,难道不应该?她原本就是罪人,冒名参加科举还骗本公主的婚,让我退婚也不是、嫁给那更加罪该万死的蔡杰坤也不是,她给女儿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难不成不该背背我么?就当是赎罪了嘛,而且,她已经答应女儿了,下半辈子给女儿当牛做马。”

    “你说是不是啊,成辛楠。”游雪贞扭头,居高临下带着高冷的范儿看着成辛楠。

    “民女罪该万死,仅仅为了个人的利益就欺瞒了陛下,还接连蒙骗了公主,还给百汉国的科举抹了黑,纵使千刀万剐也不足惜,请陛下降罪。”童心兰没有接游雪贞的好意,不是不识好歹,而是皇帝能够忍游雪贞可不会忍她,她现在还是认罪态度好一点更好,谁知道皇帝心里想什么呢?若是她答应了,让皇帝觉得他顺杆爬那就不好了。

    虽然已经猜得到皇帝可能不会杀她,毕竟若是要杀,昨天到现在已经有很多时间让皇帝弄死她了,皇帝养的暗卫可不是吃素的,不一定要光明正大的弄死,病死落水怎么都能死。

    但是在皇帝公布惩罚方式之前,童心兰不能接受公主好意,会皇帝觉得她们不把他看在眼里。

    “父皇,您不是说了不杀她了么?杀了她,女儿的名声就毁了,呜呜。”游雪贞见父皇面对着童心兰面目不善,哇了一声就哭了出来。

    游尉明无奈的叹息一声,即便他是皇帝,也希望女儿能够嫁得好,能够和驸马幸福一生,虽然是游雪贞自己求的驸马,但是他也是真的看好状元郎,这么优秀的状元,若是不提前定下了,说不定第二日就被朝中那些老狐狸套走了。

    所以,他也没太过认真的去调查,就把婚给赐了。

    说到底,还是有自己的错在里面,也觉得颜面无存,对不起女儿。

    昨晚游雪贞找他说了很多,告诉了他真相,但也求他不杀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不杀她实在是无时无刻都在提醒他作为皇帝竟然那么不冷静。

    可是杀了她,或者将真相公之于众,那他这个皇帝就更加丢脸了,女儿也会跟着丢脸。

    皇室的脸面就是一个大包袱,作为皇帝无论如何都得去维护这张脸。

    而且,其实女儿说的也不错,他担心的不过就是女儿的幸福,嫁给朝中那些老狐狸的儿子,三女儿也不一定幸福,大女儿二女儿和他们婆家的事情,经常闹到宫里找皇后讨公道,他最宠爱的三女儿以后若是也落得那样的情况,他也不想看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