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49、我是女驸马(二十五)

正文 749、我是女驸马(二十五)

 热门推荐:
    “成姐姐,你怎么了?父皇没有治你的死罪啊。”游雪贞不明白好好的,成辛楠怎么就哭了起来,她从来都没有见她这么脆弱过,因此她从童心兰手里抽出了信。

    里面的好多信息游雪贞梦中也见过了,但是童心兰不知道的东西,游雪贞也不知道,毕竟一个已经出嫁的公主手里的势力还是比不上皇帝的势力,查到的消息自然也就不如皇帝的人挖的更深。

    “蔡家人竟然如此无耻!竟然还做了这样的事情,就因为妒忌便祸水东引。”游雪贞心里痛惜不已,成姐姐的一生真的被蔡家人毁掉了。

    “成姐姐,别哭了,看到你哭,我心里好难受。”游雪贞手足无措的看着哭泣的童心兰,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因为怎么安慰都已经无济于事,成姐姐的爹娘也回不来了。

    似乎能够为她做的事情,也只有报仇了。

    看到了梦境里的事情,游雪贞一开始也没大动干戈,毕竟她也害怕那只是一个噩梦,为了一个梦就去抓人父皇那一关都过不了,再加上她是真的看上了“状元郎”。

    一开始,她的打算也仅仅是验证了真如梦中一般,她再慢慢的和蔡家人算账。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证明了梦里的事情都是真的,而且她也不是被伤害得最惨的那一个,备受牵连的还有成姐姐的爹娘,那她就不能按照之前的计划来做了。

    “父皇,这蔡家人没一个是好东西,当年因为妒忌便引诱江洋大盗去妹妹家行窃,现在更是为了他们那不成器的浪荡儿子寻求前程便哄骗成姐姐顶替他去参加科举,还想,还想将错就错的娶了儿臣,他们不仅仅是无视我们百汉国的律法,还不将我们皇室的尊严看在眼里,儿臣希望父皇严惩无法无天的蔡家。”游雪贞跪直了身子,坚定的直视皇帝的眼睛,说完了自己的述求便叩了三个响头。

    皇帝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看着自己的女儿为了一个外人昨晚又是跪了一晚,今晚又是叩头求帮忙复仇,这女儿还没嫁出去呢,感觉已经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也幸好这成辛楠是个女的,有这么一个把柄在他手里,不然依照她对公主这么大的影响,是个男的那还不闹上天啊。

    “成辛楠也是蔡家人养大的,这件事里面,她也参与了,还胆敢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欺骗朕。”皇帝不开心,很不开心,就像是看不惯女婿的丈人那么不开心,不为难一下成辛楠,皇帝觉得就不爽。

    “父皇,成辛楠虽然帮他们参加科考,但是那也是被他们算计,他们利用亲情以及道德来绑架她威胁她,让她不得不从,不然便是不孝,她做下这些虽然也是不忠,但是她认罪态度良好,也表达了也愿意做牛做马的伺候我了,也是罪不至死啊,希望父皇将她交给儿臣处罚,一个女人一生最大的期盼不就是嫁个好人生孩子么?既然她欺骗了我,欺骗了天下的人,那就罚他她永远扮作男人伺候我吧,让她嫁不了男人,生不了孩子,我想,这也是对她最大惩罚了,也能堵住天下人的嘴,让这个秘密不被人知道,即能保住皇室的脸面,又不会伤害民众对朝廷科举的信任,再说,这也不会伤害到其余任何人。”游雪贞虽然觉得自己这么算计成辛楠有点卑鄙,但是她不会放手的,只要父皇下了圣旨,以后成辛楠也只能听命,别想再逃出她的手掌心了。

    呵,那不就是成全了你的心意了么?

    不过,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也能成全了自己维护皇室尊严的想法,其实若是他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也会让婚礼如期举行,然后事后找个机会弄死女驸马,左右都会将女儿的幸福牺牲掉,毕竟这样才能将影响降到最小。

    还好,三女儿的请求也是符合了自己的希望。

    只是,皇帝心里还是有点不爽。

    “成辛楠,你犯下的可是欺君之罪,朕看在公主的份儿上,饶你一命,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便不再是成辛楠,你就是蔡杰坤,是金科状元,是我百汉国三公主的驸马,你的一切行事都得对得起这个身份,若是让第三个人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到时候,受到惩罚的就不仅仅只是你,还有保全你的公主,你须知道,为了皇室的尊严,朕,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也希望,你能真的将公主当作最亲近的家人来对待。”

    “你,可会觉得委屈?”皇帝眯着眼,看上去脸色十分不好,弱势童心兰一个回答不对,可能就会人头落地。

    似乎,无论是那一个皇宫里面,委屈都是不断被提起的一个词呢。

    可是,自己不作,不往上凑,哪里还能那么委屈。

    这一次的事情,即便是真的成辛楠来了,也不会觉得委屈,毕竟这也是她应得的惩罚。

    童心兰抬头,承诺道,“不委屈,感谢陛下仁慈,感谢公主厚爱,这样的惩罚已经很轻了,也都是应该的,再说,公主对我很好,服侍她照顾她不让她受委屈也是我的心愿,在将来的日子里,于公,我就是蔡杰坤,我就是状元,我会做好这个身份应该的做事。于私,我是三公主的驸马,我会好好待雪贞的。”

    皇帝盯着成辛楠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却没有继续上一个话题,而是说道,“蔡杰坤,朕交给你一件事。”

    童心兰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新名字,叩首道,“遵命,请陛下明示。”

    “朕给你报仇的机会,至于你会不会认贼作父不忍下手,亦或者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大开杀戒,朕不管,朕只看结果,你现在买也是有进士身份的人了,只差吏部登记造册下发任命便能成为官员了,除了你是女儿身一事值得诟病,你完全是懂得国法的,你须记住,他们犯得可是欺君之罪,蔡家人就交给你去处理了,希望你能够处理得漂亮,别让人抓住把柄,你们退下吧,朕不想看到你们。”皇帝一甩袖又背过身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