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54、我是女驸马(三十)

正文 754、我是女驸马(三十)

 热门推荐:
    童心兰没有立刻开门,又静坐了一会儿,料想蔡杰坤已经急得不行了,这才放下了床帐、吹灭了屋子里几乎所有的烛火,打开房门,对着暗处招了招手。

    屋外还是有灯笼的,蔡杰坤自然能够看到童心兰的手势,料想屋子里已经搞定了,便从石桌后钻了出来。

    两人已经商量好,无需多言,一个错身便完成了身份互换,不过童心兰还是提醒了一句,“别点灯,免得公主半途醒来。”

    “我晓得了。”蔡杰坤急不可耐的关上了门,童心兰摇了摇头,去了隔壁书房。

    书房和隔壁的新房是相连的,中间便是暗室,游雪贞拿着一颗夜明珠面色不佳的看着走进来的童心兰,而李公公则是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身后。

    一开始童心兰还不明白为何公主突然就不开心了,待得她进了暗室,就听到了隔壁的蔡杰坤已经恩恩呀呀的叫嚷了起来。

    这场面实在是尴尬,原本应该是洞房花烛夜主角的公主却在暗室里听墙角,而隔壁的驸马也不是真驸马,属于他们的新床被人占了,他们都在隔壁听墙角。

    这画面也是有趣,童心兰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游雪贞嗔怪的瞪了童心兰一眼,又戳了戳童心兰的腰,小声的说道,“你这个驸马还笑得出来?有我们这么窝囊的公主驸马新婚夜么?若是皇姐知道了,铁定笑话我一辈子。”

    暗室自然是做了单方面隔音的,隔壁新房听不到暗室里面的声音,不过在暗室里面也不能大吵大叫。

    “别气别气,这也挺有趣的不是么?别人也不会有我们这样的新婚经历了,值得回味一辈子。”童心兰现在是真的把公主当作自己的妹妹了,都拜堂成亲了,皇帝皇后都观礼了,她们这下子就真的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不会有比她们两更亲近的人了。

    “我才不想回味呢。”公主心里暗自庆幸做了那个梦,不然,她今晚可能难逃被那草包亵渎。

    成姐姐,若不是我的人先发现了你是女子的事情,若不是我先发现真的蔡杰坤是草包,今晚,你会不会听那蔡杰坤的话将我卖了?

    虽然很想这么问一问,但是游雪贞还是没说出来,问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徒增两人之间的缝隙而已,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梦里遭的罪、流的泪就当真的是一场梦吧,过去了就过去了。

    蔡杰坤虽然依照现代人的年纪来说还未成年,但是他的身体还是不错的,毕竟年轻气盛,隔壁床架上挂着的配饰在摇晃下发出的叮叮当当碰撞声经久不衰,还得公主的脸色愈发不好。

    童心兰想起公主可能有上一世的记忆,脸色定然不会好,她却也不知道公主为何非要呆在暗室里听下去,这不是自我折磨么?

    因此,童心兰上前捂住了公主的耳朵。

    当温热的双手捂上自己耳朵的时候,游雪贞这才从梦境中的画面脱离来出来。

    游雪贞泪眼朦胧的看着温柔的成辛楠,成姐姐还是像梦中那般体贴,真好,一切是真的过去了,成姐姐再也不会离开她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也不会再伤害她们了。

    童心兰觉得心痛不已,蔡杰坤上辈子做的孽真的害人不浅,看着公主小鹿斑比似得无助眼神,童心兰收紧双手,抱着游雪贞的脑袋贴在了自己胸前。

    当隔壁的动静没有那么大的时候,童心兰胸前已经被眼泪湿透了。

    “雪贞,好些了么?”童心兰放开双手,擦了擦游雪贞的脸颊,“新娘妆都花了,你现在就像个小花猫,李公公端点水来。”

    李公公悄无声息的下去。

    游雪贞还有些闷闷不乐,“都是你害的,我才不是小花猫,我是更厉害的母老虎。”

    “母老虎可不会哭鼻子,我的雪贞一直都是开朗、活泼、娇蛮的小公主,充满了威严呐,一会儿你这样一脸花猫的过去,能镇得住蔡杰坤么?我还得靠着公主殿下给为夫撑腰呢,不然我会被蔡杰坤欺负的。”童心兰一副小生怕被欺负求抱大腿的模样,这才将公主逗笑了。

    也是,成姐姐还需要她呢,她可不能沉浸在痛苦的……梦境里。

    李公公端来了水,还体贴的带来了胭脂水粉眉笔,想来在他看来,公主见人的时候,也得保持公主的端庄仪态。

    公主洗干净了花的妆,挑眉对童心兰道,“这里没有镜子,夫君给我化妆吧。”

    “正好,为夫会化妆诶。”童心兰的化妆技术也不是吹得,第一次任务世界就学过古典妆容,后面更是经历了好多次古代人物,给古代美女化合适的妆那是信手拈来,而且速度还特别快。

    游雪贞也有些吃惊,她没想到成辛楠化妆的速度竟然快如闪电,梦里她化妆也没这么快。

    她还想细细品味一下诗歌里面描眉的乐趣呢,结果感觉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见公主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童心兰解释道,“这不是为了赶时间么,隔壁就要结束了,我们得赶紧过去。”

    游雪贞扭身向李公公询问道,“这个妆能见人么?”

    李公公抬眼看来,这妆面干净剔透,眉角微微扬起,显得公主有些霸气,额头中央的梅花也提升了公主的贵气与柔美,这个妆面在宫中也不曾见过,想来以后会流行开来吧。

    “很好看,驸马爷的手艺很好。”

    李公公断然不会欺骗自己,公主这才将信将疑的不再讨论妆面了。

    游雪贞倾耳听了一下,隔壁的节奏已经停了下来。

    蔡杰坤轻声的说着话,“公主,为夫的技术还满意么?”

    没人回答,蔡杰坤又说道,“诶,为夫忘记公主你喝醉了,她也真是的,将你灌得这么沉,没有互动做起来实在无趣的很,等我伤害了,一定会让你欲仙欲醉离开不我的。”

    栀子早就不是处女了,像蔡杰坤这样阅人无数的男人其实是能够察觉的,但是一方面他因为偷偷进公主婚房心里有些紧张,另一方面则是李公公用了秘术处理了一下栀子的****,所以蔡杰坤还真的没有发现身下的女人是他以前睡过的栀子。

    毕竟,对于急吼吼不会做太多前戏就上本垒的男人来说,关上灯,女人都是一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