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68、从地狱爬出去(二)

正文 768、从地狱爬出去(二)

 热门推荐:
    但是,童心兰现在也只能憋着,谋定而后动才能完成委托者的委托。

    她再一次动了起来,跟着绳索的牵引,磕磕绊绊的往前走。

    一开始,道路还是平的,走了三分钟,便成了爬坡。

    脚边不时有杂草碰撞童心兰,所以这里应该是山路吧。

    没多久,童心兰听到了铁门被打开的声音。

    进来这里之后,隔着黑布,童心兰能看到灯光了。

    眼前的黑布被摘下,他们站在一个广场里面,广场旁边,有钨丝灯炮发散着昏黄的光芒。

    之前汽车上坐在一辆车上的人因为被同一根绳索套住的原因,拍成了一列,而其余几辆车上下来的还有4列,每一列有10个人。

    真真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屈辱又无助的等着侵略者煎炸。

    霓虹士兵用岛国语交谈,其余战俘可能听不懂,但是童心兰庆幸自己之前学过岛国语,现在还没完全遗忘。

    押送童心兰他们的士兵汇报到,“这次来了50个身体健壮的马路大(原木),请菊地少佐验收。”

    菊地少佐挎着太刀,走到战俘面前,一列列的看下去,十分满意的说道,“哟西,看上去都是不错的马路大,军曹藤原次郎,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更好的休息,才能为伟大的天皇陛下效命。”

    “嗨!”得到夸赞,军曹藤原次郎十分开心,领着跟他出任务的士兵去了正前方的楼房。

    “松下,送马路大去清洗,这一批质量好,得好好爱护,一定要清洗干净。”菊地少佐给穿着白色医袍的士兵说完,便踱着步子离开了。

    战俘队伍又被这群穿着军装,外面套着白色医袍的士兵押走。

    至此,童心兰已经确定自己的猜想,马路大的意思是原木,就是那些丧心病狂的搞活体实验的霓虹部队对实验者的称呼,他们根本就没有把华夏人当作人。

    所以,这里应该就是类似于731细菌部队的地方。

    其余的战俘还没意识到这里的恐怖,毕竟,这些秘密部队,原本也不是普通民众能够知道的,即便是臭名昭著的731细菌部队,也是在解放之后才被发现,而霓虹投降之前,无论是GMD还是***都没有人发现过731。

    史料记载,除了4个人在苏联攻打关东军的时候,乘乱从731里面逃出来之外,也没有更多的“马路大”能够从731以及其余几个活体实验部队逃出去。

    童心兰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这里的大概位置,因为东北才是日占区,解放后发现的731细菌部队以及其余类似的华北甲1855部队、关东军第一00部队等等基本都是建立在东北。

    当然也有建立在沿海的华南派遣军波字第8604部队,但是基本还是建立在北方更多。

    一行人被带到了一个又大又空旷得像是厂房的房间里,放了十个一列的凳子,每一个凳子后面是一个拿着剪刀的霓虹士兵。

    剃头的速度很快。

    童心兰所在的队列是最先被剃头的。

    剃完了头,一个霓虹士兵走到队伍前站定,将太刀抽了出来,盯着站在童心兰所在队列最前方的一个战俘面前,就是一刀砍下。

    那个人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一时间吓得腿软,滚到了地上。

    “巴嘎,站起来,腰抜け(胆小鬼)!”

    那庄稼汉一看,原来霓虹士兵是拿刀砍断的是绳子,而不是他的人头。

    别怪他那么害怕,实在是眼睁睁的看着全村都被霓虹士兵屠杀了个干净,经不住霓虹士兵的惊吓了。

    “脱掉衣服。”拿刀的霓虹士兵命令道。

    庄稼汉便开始脱衣服。

    然后,浑身赤果的他被带到了两个站在一起的戴口罩士兵面前。

    一个士兵从袋子里舀出来半勺子白色的杀虫粉泼在男人身上便退开了。

    另一个霓虹士兵拿着高压水管,对着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男人冲水,“自己搓干净点。”

    而后,一个个战俘,得到了相同的待遇,童心兰也不列外。

    唯一值得庆幸的,恐怕就是这一次自己变成了男人吧,不然更加难以面对这样的屈辱。

    杀虫粉的味道并不好闻,有点冲鼻子。

    更难受的还是霓虹士兵不管不顾用高压枪冲过来的凉水,让童心兰根本睁不开眼睛,那凉水犹如被击打过来的垒球不断地敲打在肉身上,十分难受。

    洗完了澡,童心兰被分了一套衣服,和囚服一样,上面还有一个编号。

    10561。

    看来以前被送到这里的“马路大”已经上万了。

    洗了澡之后,童心兰便和在她前面的三个人被分为一组,被霓虹士兵带到了一个牢房。

    牢房的门是铁门,只有下面有一个能够容饭碗通过的一个口子,因此,牢房里面的人是看不到外面的。

    牢房里面,有四个破烂的凉席。

    一个青年看到凉席,坐了上去,说道,“俺听说大清的监狱里都是睡稻草,没想到鬼子的监狱里还能睡草席,呵呵。”

    童心兰知道,不是睡稻草,那是因为霓虹那些研究员害怕马路大长虫子,不然,之前为什么会撒杀虫粉呢,这草席也是被消过毒的了吧。

    另外两个是相对警觉一些的汉子,虽然剃了头发换了衣服,但是,童心兰记得,其中一个是之前戴着青天白日帽子中的一个****,一个是戴着纽扣帽子的八路军。

    他们比大大咧咧的青年警惕一点,观察了一下牢房,这才找了一个凉席坐下。

    童心兰继续傻站着,就很突兀了,所以她也跟着坐下。

    四个人一开始也没说话,那一个青年话多,看着两个军人说道,“俺记得你们两个刚才穿着军装,是军人吧?打败战被抓了?”

    这样的话,是个军人都不爱听。

    ****瞪了青年一眼,八路叹了一口气,也不说话。

    青年甚是自娱自乐,不知道是看不出别人的不满,还是故意的,继续说道,“俺也是上过学的,看得懂报纸,真想不通,你们为啥不继续联手抗倭寇,那样打战就能更厉害,说不定早就把那鬼子赶走了,俺们也不会被抓到这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