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69、从地狱爬出去(三)

正文 769、从地狱爬出去(三)

 热门推荐:
    国/军士兵有些惭愧的低下头,但是这的确不是他能够决定的,GG合作破裂也是上峰决定的,他们这些士官也只能听从。

    大家都没想到,一开始垂头丧气的八路红着眼朝国/军士兵冲了过去,上去就是一拳头。

    童心兰害怕他们打架会引来霓虹士兵,这对他们十分不利,很可能让他们更早的参与到实验里,童心兰很看好这两个人,他们以前是士兵,有作战的经验,如果一起合作,或许能够有机会出去。

    再说,童心兰也能理解为什么八路会打国/军,现在应该是GG合作破裂的时期,因为八路就是GG合作时期,由工农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

    GG合作破裂之后,一些八路军和新四军,便将青天白日抠掉了,就剩下两颗扣子。

    破裂的时候,国/军奉命清除部队里面的G/C/D,导致了一些八路军被杀,虽然没有第一次合作破裂的时候杀的G/C/D多,也还是死了一些。

    战友被曾经的战友杀掉,心里哪里能好受?

    但是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无论在外面的正面战场上,还是在这个魔窟里面,都不能内斗。

    要团结起来,才有可能逃出去。

    童心兰对那个挑起事端的青年说道,“快劝架,不然鬼子进来,我们全部活不下去。”

    那青年或许是被童心兰的话吓到了,想起这不是普通的监狱,所以也上前帮忙拉架。

    果然那军曹说的不错,这一次的马路大都很健壮。

    童心兰和那青年,一人拉一个,很快就将两人分开了。

    童心兰听到外面没有霓虹士兵靠近的脚步声,松了一口气,对激动的八路说道,“同志,不要激动,他也只是一个士兵而已,做不得主,而且,现在我已经成了鬼子的刀下鱼肉,有再大的矛盾,离开后再说可以么?现在我们共同的敌人,是鬼子。”

    八路也知道事态轻重,点了点头。

    对不起,那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的。

    国/军士兵也没让他道歉,揉了揉被翻了皮的嘴唇,苦涩一笑。

    这么一闹,大家也没了说话的欲望,而牢房里面的灯泡也熄灭了,大伙儿都纷纷躺下睡觉。

    童心兰闭上眼,睡觉到天明,也没看到委托者到来。

    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之前的任务世界遇到过,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什么问题造成的,是主系统的惩罚还是委托者的魂魄遭受了损害。

    天亮了,霓虹的士兵送来了吃的,是煮熟的土豆。

    “还有土豆吃呢,好幸福,俺在外面连土豆都吃不上,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会被骗来了,那些杀千刀的混蛋,骗我说这里能够找到工作,谁知道被抓来坐牢,也不知道鬼子抓我们来做什么,老乡,你是怎么被骗来?”青年连着土豆皮啃着土豆,还不忘问童心兰。

    “我啊?我不知道,就这么被抓了。”童心兰吃着土豆,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被抓的啊。

    “你比俺还倒霉,怎么被抓来的都不知道,不过,比他们两个好,他们两个才窝囊,是战俘,打败战的战俘。”青年的怨念看起来十分大,不挤兑一下两个士兵是心里不舒服。

    “你别那么说他们,他们也有打鬼子的,倒是你,杀过鬼子么?”无论国/军还是****,杀过鬼子的都是值得尊重的士兵。

    “俺才不想参军嘞,还以为他们能很快打赢,让我们老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嘞,哪想到他们不中用。”

    听到青年这么说,童心兰就知道这样的人是啥样的了,捡胜利果实的麻木的人,“你自己也是年轻力壮的,既然盼着战争早点结束,那就不能只是盼着别人上战场打,你什么都没干,还埋怨别人,不许你吃饭了。”

    童心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脾气那么冲,上去就抢了青年剩下的半截土豆,塞进了自己嘴巴里。

    “你怎么这样?俺又没有说你。”青年想上前打童心兰,但是童心兰捏着他的命脉,疼的他叫都叫不出来。

    那两个士兵或许是被这个青年说的话伤到了,竟也是没有上前帮他的,那青年知道自己没人帮,只能哭着小声求饶。

    童心兰松开了他,青年躲得远远的,隔着国/军瞪着童心兰。

    童心兰咽下土豆,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重新坐会凉席。

    可能还没轮到他们这一个监牢的人做实验,所以,整个上午也没霓虹士兵来敲门。

    大家相对无言下去,很难有逃出去的方法。

    不过,国/军士兵倒是先开口了,他对童心兰说道,“这位兄弟,刚才你露的那一手擒拿很是专业,不知道你出自哪里?”

    这个时期还是有很多江湖派别,但也不是武侠小说里面的那一种,就是类似霍元甲那一类的,童心兰回答道,“这位军爷怎么称呼?看起来你很了解武会?”

    “我叫陈士平,跟着家父见过霍先生而已。”陈士平很是谦虚地说道。

    “霍元甲霍先生?”童心兰还是很吃惊的,“我没见过霍先生,但是久闻大名,你见过他,我好生羡慕,我就是跟着村里一老人学过拳脚功夫,他似乎在前朝的时候在宫里当过差,很是有些本事。”

    “哦,忘记报上姓名,我叫贾新楠。”童心兰不知道委托者叫什么,便随便胡诌了一个名字。

    陈士平看出童心兰不是在说真话,不过他也理解,“幸会。”

    要出去,就得联合这些人,而这里的人,包括霓虹士兵基本也都不了解关押在这里的“马路大”,毕竟他们有编号就可以了。

    所以,这也就方便了童心兰的计划,她必须在牢房里,给其余的人造成她很有本、很神秘的样子,她要他们都听她的。

    因为其余的三个人,无论如何看起来也不像能够凝聚其余几个人的样子。

    青年只会说风凉话,八路和国/军有不可调节的矛盾谁也不可能信任另一个,那,就只能让童心兰来做领头人了。

    “这位八路军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八路原本看着童心兰何陈士平说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觉得又是一个走资派,听到童心兰问他话,还是回答道,“我叫魏成。”

    “喂,多后面那个,坐过来,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没想到抢了自己土豆的无耻之人竟然还会叫他问他名字,委委屈屈的回答道,“方水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