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86、从地狱爬出去(二十)

正文 786、从地狱爬出去(二十)

 热门推荐:
    那一个法师或许不厉害,因为他偷偷摸摸的行事,如果拥有绝对强大的法术的话,会选择直面攻击而不是潜伏进来徐徐图之。

    不过,他潜伏进来帮助那些战俘,很可能是华夏人身份。

    那些成千上万的亡灵也是华夏人的灵魂,他们很容易被那一个华夏法师挑动起来攻击他们这些霓虹人。

    越想越可怕,森田副部长并不觉得自己是在自己吓唬自己,灭自己威风。

    为了速战速决,森田对和他一样被困在二楼的士兵命令道,“往下面扔手雷,别炸着大门,将下面所有活着的东西都炸死,通通炸死!”

    “副部长!”

    霓虹士兵们惊呆了,他们不可置信的看向森田。

    下面的士兵可是他们的同胞啊,副部长怎么能够发出这样的命令?

    “这是命令,你们想抗命么?”森田也是急昏了头,掏出枪就朝着顺手的方向开了一枪,击中面前毫无防备一脸惊愕的霓虹士兵额头。

    “执行军令。”森田看着死去士兵的尸体,冷冷的扫了站在身边的士兵一圈。

    军令,必须执行啊。

    就像他们一开始来华夏这块土壤的时候一样,他们一开始也不是个个都是杀人狂的,刚从学校出来,就被逼上了战场,不愿意杀人的士兵,也被长官杀鸡儆猴的处决了好几个。

    渐渐的,他们对杀戮无辜百姓也麻木了,甚至还沉迷于虐杀村民的快感里。

    他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杀戮。

    可是现在,长官让他们杀自己的战友的时候,霓虹士兵发现,原来他们还是会不忍心啊。

    但是军令一下,他们还是遵从了。

    霓虹士兵搬来了储备在二楼的手雷,不断的往下扔。

    一楼现在还活着对抗老鼠的霓虹士兵被炸死的那一刻还不相信,自己竟然是被战友杀死的。

    这,就是报应吧。

    童心兰听着外面的动静,大概也知道现在这基地的最高指挥长已经疯狂了。

    为了快一点找出她灭了她,开始自相残杀了呢。

    那些霓虹士兵什么时候能够找到自己,童心兰一点也不着急,只要这些霓虹士兵大量的死亡,而救援又无法赶来,弹药也不断的消耗得不到补充。

    那,这里被关押起来的“马路大”就有活命的机会。

    之所以童心兰没有利用能力打开门,跑出去放出那些被关押的“马路大”,也是因为好多人已经被关押太久,身体情况根本就不允许他们参加决斗,逃跑都是吃力的事情,放他们出来打架,就是死。

    而且,若是现在让霓虹人觉得“马路大”无法控制的话,万一有霓虹士兵将楼梯放下去让那些老鼠跑上来攻击楼上被关押的“战俘”怎么办?

    所以,无论如何,童心兰现在都不能暴露,让基地里霓虹那边的决策者觉得事情还在他们的掌控里,事情还没有糟糕才行。

    现在看来,一切还是在童心兰计划里面。

    在这稍长的等待时间里,被童心兰拍晕的霓虹女人也醒了。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监牢里面,除了方水生是紧紧地搂着女人在睡觉,其余两个男人都是做做样子,而她似乎也仅仅只是躺在打晕她的男人身边,衣服都还是好好的。

    听着外面的动静,她面上的表情有些惊讶。

    不过很快,她恢复了平静,跪坐在地上,看着端坐的童心兰说道,“我叫佐佐木希,你叫什么?”

    佐佐木希的情绪有点多变,之前嘲讽现在又是端庄的模样,不知道她要耍什么花招,童心兰小心应付道,“贾新楠,有何指教。”

    “你还真是不绅士,一下子就敲晕女士。”

    “绅士?那是什么,可以吃么?”

    “你,……,算了。”

    两人说到这里,童心兰听到安/倍藤也搜索的距离终于拉近了。

    看着清醒的佐佐木希,童心兰叹了一口气,还是得利用一下这个霓虹女人给自己打一下掩护了。

    “我绅士有什么用?你可别忘了,这是你们霓虹人的关押我们华夏人的基地,我是囚犯吧,你要求我对你绅士,你觉得可能么?”

    “可是你的举动真的还是比较绅士的,和大多数华夏男人比起来。”

    “呵呵,华夏男人对自己的女人自然是呵护的,在现在这样的国情下,你要求其余的华夏男人对你绅士也是苛求了,而且,你见过的华夏男人,除了基地里面的,你还见过多少华夏男人呢?”

    童心兰故意说的这句话,让佐佐木希呆愣住了,虽然一开始她打得注意就是讽刺一下童心兰,却没想到被童心兰说到了她最在意的事情。

    “哼,见得多见得少,那又如何,华夏男人就是废物,若不是废物,就不会被抓了,若不是废物,国家也不会被我们霓虹打得四分五裂。”

    “那你们霓虹男人多厉害啊,厉害到让你们霓虹女人来当慰安妇,来伺候我们这些华夏男人睡觉,我想在我们来之前,你们这些霓虹女人也伺候你们霓虹军人睡过了吧,我就纳闷了,你当初怎么想的,来做这样的事情,还不如留在你们国内当一个艺伎类的呢,那样还能遇到绅士。”斗嘴的话,童心兰从未示弱过,虽然她现在是男人的身份,照理来说得绅士一点,但是绅士能救人么?

    “你,哼,我这是为了天皇陛下,为了大霓虹帝国,我是为国效命,我做的事情是光荣的、伟大的,并不是龌龊的事情,你怎么能拿来和艺伎相提并论,你这是侮辱我。”佐佐木希听到童心兰这么说,情绪波动比较大。

    童心兰笑了笑,说道,“你是在说服我,还是为了说服你自己?这么骗自己真的好么?你觉得你们这些慰安妇,真的会被你们的天皇陛下记载在历史书上,记录你们这些女人‘伟大’的献身?而不是作为一种难以启齿的耻辱极力去掩盖么?因为这说明了他们这些统治者的愚蠢、龌龊、无能。”(未完待续。)